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聚集 > 科技评论 >

科学媒介中心:科学家与媒体的“红娘”

时间:2012-06-18 16:11来源:科学网 作者: 阅读:

  科学传播从本质上来说是传播活动,而传播就需要有信源、信道和信宿。在科学传播过程中,科学家应该是信源,是科学知识的生产者和传播者;媒体则应该承担信道的功能,科学家通过媒体把科学知识、方法、态度和精神传递给广大受众,从而促进广大公众的福祉。如果只有信源而无信道,抑或是有信道而无信源,科学传播都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因而科学家与媒体的通力合作才能实现科学传播的目的,让科学融入广大公众的生活当中。

  科学家的声音有时候难以传达给广大公众,部分原因是因为专业科学记者的缺乏,科学家担心他们不能如实地传达科学家的意思;而有时候媒体也找不到合适的科学家,因而偶尔会出现失真的科学报道。

  正是基于搭建科学家与媒体沟通桥梁的考虑,科学媒介中心悄然出现,并在发展壮大。世界上第一个科学媒介中心(Science Media Center)于十多年前出现在英国,其主要目的是为媒体提供科学且精确的信息,从而确保科学传播的有效性和正确性。到目前为止世界上正在运行的和成立之中的科学媒介中心大概有20多个,除英国科学媒介中心外,还有澳大利亚科学媒介中心、日本科学媒介中心、美国科学媒介中心、新西兰科学媒介中心以及加拿大科学媒介中心。而科学媒介中心也成为了科学家与媒体的“红娘”,比如澳大利亚科学媒介中心仅仅在2011年,就向海内外相关科学杂志推荐了800多名科学家开展科学传播活动。

  最近的一些媒体报道体现出一种研究转变,即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以及记者开始关注科学家与媒体在科学传播中的责任以及各自应发挥的作用。比如《人民日报》记者蒋建科曾写道,“期待更多的学者走进媒体,用自己的专业素养和道德良知,客观地向公众传播科学常识,提高国民的科学素养,明辨是非、理性应对”。北京理工大学教授翟杰全也认为媒体的科技传播在整个社会的科技传播体系中,应当占据更为重要的地位,进而对公民科学素养提升产生重要影响。在《科学普及有待传媒大作为》(《中国科学报》,2012年4月17日1版)一文中多位专家也就媒体在科技传播中的作用以及需求进行了阐述。

  如果说国外科学媒介中心成为了科学家与媒体的“红娘”,那么“科学家与媒体面对面”系列活动也应该发挥这种“红娘”的作用。到目前为止,该系列活动已经举办了13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举办的第12期与第13期更加注重科学家与媒体的互动以及科学家与媒体传播能力的相关研讨。第12期则直接把主题定为:科学普及——科学家与媒体人的社会责任。在活动中,嘉宾们不止一次地提到科普是科学家的天职,也就是要把科学的创新变成社会价值,通过科学传播来促进价值的最大化。

  但是有时候科学家并不善于做科普,也不太愿意从事科普,因为科普被一度看做是“不务正业”,同时有些科学家也不善于讲故事(讲故事对媒体来说是最好的方式),甚至有时候也担心记者的转述会断章取义。因为科学家与媒体是两个领域,他们使用的是两种不同的语言,因而对科学家和媒体来说,彼此进行沟通有时候是很困难的,因而科学家也需要进行培训,学习怎样把想传递的东西以最简单的、消费者最能接受的方式传递出去。但同时嘉宾们也强调媒体在科学传播中应该发挥重要的作用,而媒体科学传播能力的欠缺有时候会导致传播效果不佳,甚至是出现负面的效果。师昌绪院士在活动中提到:当前,一是媒体人不适应现代社会,媒体人对科学技术不太了解,或者也不太感兴趣,从而往往一个专业名词就要解释半天。从这个角度来说,提高媒体的科学素养和媒介素养也是科学传播的重要内容。

  科学家和科普对象的一个桥梁就是媒体,科学家和媒体的整合应该成为科学传播的常态,不应该是在社会热点和焦点问题出现的时候,科学家才从幕后走到台前,而媒体也不应该只在这个时候找科学家恶补科普,当然对大家一致关注的话题进行传播其效果肯定最佳,但是不能只是在危机出现之后才进行沟通。我们必须在没有出现危机的时候就进行科学家和记者之间的沟通,必须定期促进科学家和记者之间进行沟通,形成常态机制,这也是“红娘”应该发挥的作用。

  作为“红娘”,不应仅仅发挥牵线搭桥的作用,有时候还要下功夫促进双方彼此能力的提升。提升科学家开展科普的能力,让科学家学会如何面对媒体,如何讲故事,如何利用辅助材料提升科普的效果等;另一方面,对媒体进行培训也是重要的工作,如何让媒体深挖科学家所讲述的内容背后的知识,如何抓住科学家所讲内容的新闻点进行深度报道,如何问对问题等。国外的科学媒介中心一直在开展类似的培训和研讨活动,其他组织(如澳大利亚的Econnect)也在对科学家和媒体进行相关的培训,以期待提高科学传播的效果,让更多的科学家学会做科普,也让更多的媒体学会如何进行科学报道。我想我们的“红娘”也应该在这个方面有一定的考虑和实践。

  活动中,有专家提到国外有些组织和机构定期对开展科学传播工作效果明显的科学媒体进行表彰,这个做法值得借鉴。通过表彰来鼓励更多的科学媒体提升科学传播的效果,让更多的科学报道出现在主流媒体中,也让更广大的公众从中受益。

  总之,作为“红娘”,除了牵线搭桥之外,还应该集建立数据库、整合资源包、开展培训、进行数据收集与分析、进行表彰等功能于一体,这样才会更好地发挥“红娘”的作用。

  (作者系中国科普研究所科研办公室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glia)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