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聚集 > 生物安全 >

生物质电厂突遭停产 凯迪电力转型困境

时间:2012-07-23 09:18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未知 阅读:

一场突如其来的“供应链危机”,令凯迪电力的生物质发电项目正遭遇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

6月29日,凯迪电力董事长陈义龙在股东大会上透露,在公司最近针对旗下生物质发电厂燃料供应链的一次自查行动中,发现存在大量的中间商加价、燃料恶意掺水、甚至公司部分燃料采购主管内外勾结损害公司利益等多种违规行为。

其后果是,作为生物质电厂的主要燃料秸秆等原材料的采购成本陡增,这让尚处在商业化探索阶段,盈利能力并不强的生物质发电项目雪上加霜。

在此背景下,凯迪电力旗下部分生物质电厂开始停产整顿。陈义龙也证实:“最近,我们停了部分电厂。”而据陈义龙透露,按照计划,停产的生物质电厂,要到8月份才能恢复生产。

但陈义龙并未透露,此次生物质电厂停产,对公司利润带来的影响。2011年,凯迪电力生物质发电营业收入4.69亿元,实现净利润3758.35万元。

事实上,生物质新能源是凯迪电力这家昔日主营脱硫和电站建设的公司,未来转型的主要方向。能否度过这次“供应链危机”,亦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但值得注意的是,截止记者截稿,凯迪电力尚未就旗下生物质电厂停产事件,对外发布公告。

失控的供应链

在整个生物质发电项目的运营中,如何保证持续足量的燃料供应,往往是项目运营成败的关键。

据记者了解,目前凯迪电力旗下投入运营的生物质发电厂共有六个,其中除了五河、望江两个电厂外,其余四个电厂的燃料供应链基本处于失控状态。

陈义龙表示,燃料供应最突出的问题,一是燃料的品质;二是供应的价格。生物质发电厂的燃料一般为秸秆等农作物废弃物,其收购模式通常是按重量计价,并由此产生了大量的燃料收购中间商。

在凯迪电力针对供应链的自查中发现,大量的秸秆等燃料,存在通过人为添加灰沙、掺水,以增加燃料重量提高收购价格的做法。“有的运输燃料的车辆,甚至特意将燃料淋湿,再运到我们的仓库。”谈及至此,陈义龙颇为愤慨:“原本是绿色环保工程,现在反而增加了能耗。”

据陈义龙透露,正常情况下其燃料中灰沙含量应该不超过4%,但在去年凯迪生物质电厂采购的燃料灰沙含量达到12%。

不止于此,在凯迪生物质电厂供应链中,还存在大量的中间商恶意加价现象。据陈义龙介绍,一般秸秆的收购价格不超过250元/吨,但经过中间商加价之后,电厂的收购价格达到每吨360元到380元。

更为严重的是,大量的中间商,实际是凯迪生物质电厂的燃料主管与之内外勾结。所谓燃料主管,主要是指负责燃料采购的电厂工作人员,而凯迪电力的燃料主管一般都是当地人。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目前的燃料供应链基本上被燃料主管内部人控制。”陈义龙透露,旗下一处生物质电厂的燃料主管,甚至通过在外注册一家公司,做起了凯迪电厂的燃料中间商生意。

对此,陈义龙也坦陈,凯迪电力在电厂供应链的管理上,存在严重的失误。面对失控的供应链,凯迪电力不得不自断其臂。陈义龙表示:“上个月(指今年5月),我们把基本上全部的燃料主管就地免职。”

不止于此,为了有效的打击中间商囤积燃料,从今年5月份,凯迪电力部分生物质电厂自行停产。“我们希望能把燃料价格,每吨降下100元。”陈义龙表示。

生物质能源的转型困境

“供应链危机”的背后,反映了凯迪电力对于进军生物质新能源项目的困难,明显估计不足。

事实上,自凯迪电力宣布将全面转型生物质新能源产业以来,其公司内部一直争议不断。部分高管甚至因此与董事长陈义龙分道扬镳。

2011年,作为凯迪电力战略转型的主营业务,其生物质发电营业收入4.69亿元,实现净利润仅3758.35万元——这与此前公司制定的销售收入约6亿,净利润过亿元的年度经营目标相距甚远。

与之相伴的是,在二级市场上,凯迪电力的股价在2011年经历了一轮“过山车”般的行情。

2010年凯迪电力生物质发电业务营业收入为9376.92万元,实现净利润1,435.95万元。这意味着,凯迪电力在2011年初承诺的生物质发电“销售收入约6亿,净利润过亿元”的业绩目标,则是在上一年度基础上,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增长近7倍。

“近7倍”的业绩预测增幅迅速点燃了二级市场的激情。凯迪电力股价从2011年年初的15元起步,一路上扬。不止于此,去年4月,陈义龙还公开宣称,凯迪生物质新能源产业“万亿不是神话”。受此消息刺激,在去年自4月中旬大盘调头下行的背景下,凯迪电力的股价继续逆势攀升,去年5月17日涨至最高25.25元。但随后,大股东随即宣布大规模减持计划。投资者对此一直非议不断。

不止于此,凯迪电力的生物质电厂建设模式,主要通过大股东自建,然后高溢价注入上市公司。其超过60%的溢价,亦难摆脱对大股东利益输送之嫌。

面对投资者质疑,陈义龙则公开回应称:“公司主要还是专注转型生物质能源产业,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而此次生物质电厂遭遇的“供应链危机”,则令凯迪电力的生物质转型之路再遇考验。

据凯迪电力大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财务总监陈义生介绍,在原来的燃料主管集体辞退之后,凯迪拟在每个生物质电厂派驻20个大学生做燃料主管,通过分析当地的燃料品种、位置分布、数量、季节性等信息,构建一个燃料供应的数据库,并在此基础上做燃料的收购价格核算。

但该模式,将极大的增加燃料的运输、信息搜集、人力等成本费用。在生物质发电项目盈利能力有限的当下,如何平衡采购成本与有效的管理,依旧是凯迪转型面临的挑战。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