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药健康 > 医学 > 禽流感 >

科学所知有限不应成恐慌理由 H7N9考验公众理性

时间:2013-04-11 11:11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未知 阅读:

  SARS过去10年,H7N9袭来,我们当如何应对?具体而言,科学家的回答必须诚实,政府官员必须尽责,公众的表现应该理性。

  科学家:“我们知道的还很少”

  截至记者发稿时,全国已有28人被确诊为身染H7N9禽流感病毒,其中9人不幸死亡。新的病例仍然在增加中。此时,公众最为关心的是,病毒来自何方,又将如何演变,是否会造成SARS那样严重的伤害?

  对此,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副所长、国家流感中心主任舒跃龙说:“目前,我们对H7N9所知甚少,只知道它是一个重配后的新病毒,拥有了感染人的能力。至于H7N9是何时生成的,又是在何种情况下突变而来,以及传播力怎样,稳定性如何,都尚未可知。”

  当舒跃龙第一次看到H7N9时以为自己搞错了,它的特征不属于任何已知病毒。通过连夜的实验,中国疾控中心终于确定这是一个新病毒,并且迅速将此情况通报给世界卫生组织。

  “我们知道,流感病毒的重配是很容易的,就像积木的再组合那样。H7N9可能是两种或者三种禽流感混合变异而成。我们还知道,通过变异,它能够和哺乳动物细胞相结合,从而致人生病。”舒跃龙说。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通过实验证明,在新病毒8个基因片段当中,有两个片段(HA和NA)来自H7N9病毒,6个片段(PB2、PB1、PA、NP、M和PS)来自H9N2亚型的禽流感病毒。和其他的禽流感一样,H7N9对热敏感,对低温抵抗力较强,65℃加热30分钟或煮沸(100℃)两分钟以上可灭活。不过,和早前H1N1不同,H7N9并没有和人相同的基因片段。

  舒跃龙说,尽管至今未发现H7N9人传人证据,但是尚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中国疾控网络将密切关注它的动向。这将是下一步防控的重点。

  “打仗最怕不知道敌人是谁。尽管我们现在对H7N9所知有限,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了它。相信假以时日,科学终归能知道打败它的办法。”他说。

  “告诉公众实话天塌不下来”

  这几天,卫计委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梁万年被问到最多的问题之一是:政府如何避免重蹈SARS的覆辙,做到不因向公众隐瞒而造成更大损失?对此,他的回答是,10年来,一方面,中国卫生应急体系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为信息及时公开提供了物质支撑;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对疫情也形成了一套规范透明的程序,不至于使信息遭到瞒报和漏报。

  今年正好是SARS暴发10周年,不少人在反思当年的灾祸何以那么严重。人们有一个共识,如果政府在疫情发生时能够“打开天窗说亮话”,很多损失和伤害本来可以避免或者减少。然而,当时各级政府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这样做,总是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终于使事情变得越来越糟,不可收拾。“告诉公众实话天塌不下来。”有评论总结说。

  SARS之后,中国政府投入100多亿元,用于全国公共卫生系统的重建。这从负压病房上即可见一斑。目前,这种专门用于接收呼吸道传染病病人的病房,不仅在医院得到了普及,部分城市还配备了负压救护车。另外,一套信息报告制度已然形成。这套覆盖中央、省、市、县、乡五级行政机构的信息系统,可以将全国31个省份包括传染病疫情在内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通过网络直接报告给中央政府。

  与这种硬件改善相映的是,政府对信息公开的认识和决心。H7N9刚一现身,卫计委就承诺,依法及时发布信息,积极宣传健康知识,及时向社会公众发布疫情。组织专家访谈、发布疫情防控知识问答,为公众解释疑惑。

  中国政府关于此次疫情信息的及时公开透明,也赢得了国际主流舆论的肯定。10年前,世界卫生组织曾因为封锁SARS疫情而严厉地批评过中国。但今天世界卫生组织说,中国政府一直在“不懈努力”,包括在积极开展现场调查之后,及时通报并快速共享信息,加大对疫病的监控防治力度,并对那些有不明原因呼吸疾病的人进行追溯检测。

  我们要理性面对疫情

  迄今为止,H7N9尚未给中国老百姓的生活造成太大影响。除了江浙部分地方偶发的多购板蓝根和个别人的造谣、传谣外,人们都在平静地关注着疫情的发展。

  “在这次疫情中,不仅中国政府的表现有所进步,而且老百姓的科学素养也在提高。”协和医科大学教授杨功焕说,尽管我们对H7N9还没有全面的了解,不确定性也的确意味着危险,但是这不是全民恐慌的理由,我们的民族应该有对未知的事物保持正确态度的能力。“到目前为止,这一次我们做得还不错。”

  和当年SARS不同,今天的中国并未出现人心惶惶的局面;和之前日本核泄漏时不同,今天的中国也未出现抢盐的闹剧。人们对疫情保持着关心和警惕,却也没有紧张到神经兮兮的地步。

  “经过之前的种种经历,大家已经认识到,无谓的恐慌只会带来烦恼、伤害和损失。在疫情面前,我们普通人也需要一个科学、理性的精神。即便H7N9继续发生变异,我们也要相信人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办法。不管这些办法是什么,但一定不是恐慌!”杨功焕说。(董伟)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