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人物 > 名人讲坛 >

梁小文:“野蛮创新”成就中国“生物农药王”

时间:2013-05-23 16:41来源:江西日报   作者:未知 阅读:

再过几天,他就能“迎娶”自购的首架直升飞机;他正筹建我省首家民营通用航空公司,计划年内挂牌;他计划3年内再买3架直升机。不过,他买飞机的目的不是载客,而是用来消灭农林业害虫和防治草原鼠害。这个有着非凡魄力的人就是梁小文——江西天人生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5年间,他完成了退伍军人、国企职工、“破烂王”和企业家等多重身份的转变。凭着在外人看来近乎疯狂的“野蛮创新”,他成了中国“生物农药王”,让生物农药在中国大行其道。4月23日,全国绿化委员会发布了全国绿化奖章获得者,因在林业有害生物防治领域的突出贡献,梁小文名列其中。这让他感觉自己与山更青水更绿天更蓝的“绿色家园梦”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松树癌症”的治愈者

  最近,梁小文正忙着筹建自己的通用航空公司。再过几天,他购买的第一架直升机就将到位。此前,公司还自行研制了两款无人机,用于草原鼠害防治等领域。

  3月底,“江西天人”与世界银行下属机构国际金融公司就投资合作扩建生物农药项目和运营通用航空公司项目签约。梁小文带领的“江西天人”正在实现从生物农药制造商到病虫害综合防治服务提供商的转型,以更快捷地参与防治突发性病虫害。

  短短几年时间,梁小文率领的团队,完成了从生物农药领域国内拓荒者到全球技术领跑者的转变。

  2002年,梁小文走出实验室,创建了“江西天人”。稻草全利用过程中的最后一个环节,被他选作了突破点,用稻草、谷糠等农业废弃物作为培养基,通过发酵工艺生产生物农药。

  “小时候卷起裤腿,就能在小河里捞到鱼虾,田里摸到泥鳅、黄鳝,现在的农村很难看到了。”梁小文说,在啃过书本后,他明白,农村滥用化学农药、肥料切断了生物链。

  “每一种害虫都有克星,只要找到它,就能有针对性地以毒攻毒,既消灭害虫,又不会对其他生物造成伤害。”梁小文通俗地解释了生物农药的特点。

  松材线虫素有“松树癌症”之称,自1982年传入中国后,累计毁灭松林500多万亩,造成经济损失数千亿元。原先主要使用化学农药杀虫,“害虫被消灭了,不过连蜜蜂和鸟类也一并杀死了。”

  传播松材线虫的媒介昆虫主要是天牛,历时3年的科研攻关,梁小文带领的科研团队研制出对天牛有特效的生物农药——噻虫啉,既能有效切断松材线虫的传播途径,又不伤害人、畜。

  此后,生物农药被广泛用于庐山、黄山、泰山等名山大川的保护中。近5年来,累计防治松材线虫病面积1000多万亩,挽回经济损失500多亿元,被列为国家林业紧急用药。

  如今,“江西天人”是全球最大的真菌杀虫剂生产商,拥有世界前五位虫生真菌菌种保藏库,在国内真菌源生物农药领域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生物农药王”。

  梁小文说,在化学农药方面,国际巨头已有百余年积累,我们无法超越,只能采取跟随的战略;在生物农药方面,我们与国际巨头处在同一起跑线上,完全有机会跑在最前列。

  退伍兵出身的野蛮创新者

  “破烂商,破烂王,收破烂的人儿要自强……”1990年,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视剧《破烂王》在全国热播,讲述改革开放初期,一群东北废品收购人创业的故事。

  梁小文对这部电视剧印象深刻。就在这一年,他扔掉了“铁饭碗”跳入商海,也成了“破烂王”,收购废旧金属,卖给钢厂。此前的两年,他从部队退伍,分配在吉安市一家国有企业,“工作虽不轻松,但旱涝保收,日子过得去。”

  踏上创业道路后,一辆破卡车成了他的办公室和家,24小时吃住在车上,甚至一连两个春节都在卡车上度过。生意越做越大,结成了一张遍布新疆、云南、四川、内蒙古等20多个省市的贸易网,从事钢材贸易,给钢厂供应煤炭、炉料。

  他曾以为,自己的未来也会像《破烂王》中的主角一样,建钢厂,开煤矿。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他的人生。

  做钢材贸易期间结识了北京钢铁学院等高校的一帮朋友。1999年的一次聚会中,他听到一个新鲜的名词——发酵技术,就是用稻草发酵生产乙醇燃料、肥料、农药……把稻草吃干榨尽。之后他在日本出差时才知道,在日本,这种模式叫循环经济。

  “农村的稻草都是烧掉的,漫天灰尘、烟雾缭绕,如果能把稻草变成燃料替代石油,这不仅是生意,还是造福人类的好事。”梁小文说。他义无反顾地停掉贸易生意,要把这个还停留在实验室的理论,变成可推广的工业化产品。

  当时,他的举动在许多人看来是“疯子所为”。但是,他招募了几十名科研人员,三四年时间里,耗资千万元,用一次又一次的实验,来证明自己的选择。

  “胆子大,脸皮厚。”事后,梁小文这样总结自己的“疯狂举动”。没有专业背景,他就去请教中科院、北京钢铁学院等高校教授,晚上回住处啃那些枯燥的专业书籍。

  最终,他只证明了这个理论的可行性,却不具备大规模推广的条件,“成本太高,短期内根本不具备商业价值。”

  梁小文是国内循环经济的最早探路者,只是,他的“稻草变黄金”梦想最终没有实现。不过,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门——生物农药。如今,对有着中国“生物农药王”头衔的梁小文,有人评论:梁小文的创业史,实际上就是一部“野蛮创新史”。

  “企业的使命就是创新,一天不创新,你的结局就是失败。”在梁小文眼里,技术研发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因此,公司创立之初,他就确立了自主创新的发展战略,构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农药创制平台。

  公司承担了国家“863”、国家科技攻关等多项重大科研项目,“江西天人”每年投入的研发经费占销售收入的5%,这个比例让不少高科技企业望尘莫及。

  目前,“江西天人”除了与国内众多高校和科研院所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梁小文的身边还聚集了改革开放后中国最早一批赴美留学的生物学专家,他们在拜耳、孟山都等世界知名企业实验室就职多年,回国后与“江西天人”建立了紧密合作关系,给企业带来了国际前沿的技术和市场信息,这让“江西天人”一直站在国内生物农药领域创新的前沿。

  “绿色农业”的领跑者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农产品安全问题在梁小文看来,“这不仅关系着百姓的‘菜篮子’、‘米袋子’,更关系着我们民族的未来。”

  “化学农药已到了泛滥地步。”梁小文说,人们只知道“敌敌畏”、“甲胺磷”杀虫效果好,没想到其毒性长时间残留在土地不能降解,生物多样性也被破坏。

  如果说,10年前,梁小文致力于实现“绿色家园梦”。那么,从现在开始,他已经在着手圆自己的第二个梦想——“绿色农业梦”,按照自然的生物学过程管理农业,用生物学方法防治病虫害,实现农业环境的生态平衡。

  由于长期使用化学农药、化学复合肥料等,土地受到污染。早在3年前,梁小文就带领科研团队,研究利用生物技术修复土壤,用于分解和消除进入环境中的污染物和有害有机物质,目前,该技术已进入推广阶段。

  实际上,像土壤生物修复这样的“高精尖”产品,“江西天人”还有不少。梁小文说,比如中药中的大黄具有杀菌功效,可将其开发成生物农药,用于葡萄等瓜果蔬菜基地使用。这就是手头研制中的植物源农药。

  “江西天人”也是国内最早研制植物疫苗的企业,通过激发植物自身的免疫反应,使其具备抵抗病虫害功能,且有优化品质、无毒副作用等特点,目前已在遂川、婺源等地的茶叶和瓜果蔬菜基地使用。

  梁小文说,相比化学农药,生物农药价格更高,效果也不能“立竿见影”,因此,大范围推广一直是难题。目前主要应用于高端市场,如有机基地、供港蔬菜等。梁小文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早日普及生物农药、生物化肥,从生产源头解决农产品安全问题。

  记者5月5日见到梁小文时,他刚从吉安的科研基地回来。脚上的皮鞋粘着黄泥巴,口袋里揣着两部“过时”手机。乍看上去,军人出身的梁小文并不像企业家,温文尔雅的气质,更接近许多人对老师的印象。

  总结自己走过的路,梁小文说,绿色家园也好,绿色农业也罢,讲究的都是四个字:天人合一。

  “古人所讲的天人合一,与现在所讲的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其内涵是相近的。”梁小文说,“所以公司取名为天人,我们以生物防治农林病虫害为主业,追求的就是创建天人合一的绿色家园。”不过他又说,其实,自己的最终梦想是做一名小学老师,他希望能够将创新精神从小就融入孩子的血液,让更多的人能够一路前行。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