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疾病大全 > 内科 > 神经内科 > 抑郁症 >

早期治疗抑郁症可达到痊愈的理论依据

时间:2005-07-10 12:27来源:人民网 作者:bioguider 阅读: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授,专家Isaac Schweitzer就早期治疗抑郁症可达到痊愈的理论依据做了深度报道。



  我们经常会谈到抑郁症的结局,抑郁症是一种生物学疾病,也是一种社会性疾病,我们治疗疾病也要从生物学和社会生理方面来考虑,我们从寻症医学的角度来考虑,对病人进行诊断,给他们一个合理有效的治疗,不仅仅是症状改善,同时有社会功能或者是各种职业功能的恢复。



  抑郁症本身有生物学和社会学的原因。我首先会介绍抑郁症疾病的病程,最早大家认为抑郁症是一个无法治疗的疾病,实际上是可以治疗的,有神经解剖学的改变,对于没有治疗的病人,神经解剖学的改变会比较明显。另外,我还会讲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在抑郁症发病中所起的作用。



  抑郁症本身有生物学和社会学的原因。我首先会介绍抑郁症疾病的病程,最早大家认为抑郁症是一个无法治疗的疾病,实际上是可以治疗的,有神经解剖学的改变,对于没有治疗的病人,神经解剖学的改变会比较明显。另外,我还会讲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在抑郁症发病中所起的作用,这两种因素会导致大脑结构的改变。我们会考虑现在的一些资料和做的生物学研究的数据。实际上抑郁症的生物学改变或者是神经解剖的改变,经过长期有效的治疗可以改变,进行有效的治疗,短期的治疗预防长期的改变。我们知道,抑郁症是全球的公共卫生问题,是最常见的问题。



  在美国,这个很知名的西方国家,据估计,成人的终身患病率有六分之一,在西方国家澳大利亚也发生有同样的结果,有同样的数据。根据WHO的统计,疾病负担在全球排在第四位。所以这是在全球范围内一个自残率比较高的疾病,影响病人正常的社会功能。自杀是抑郁症病人最惨的结局,没有经过治疗的病人自残率更高。抑郁症在美国是第十一位自杀的原因,有一大部分抑郁症病人的症状不是很严重,但是很大程度的病人都有严重的社会、家庭工作和整体功能的丧失。实际上对于抑郁症来讲很难估计它确切的疾病负担和疾病愈后,对病人来讲,不仅仅影响个人的功能,同时对家庭、对社会都是不良的影响。因此,它是一个沉重的社会国家的经济负担。



  所以,实际上抑郁症的经济负担在全球都被低估了。尽管抑郁症的自杀率比较高,但自杀所导致的经济负担大概占到10%左右。



  抑郁症对个人的影响就是不能工作,不能参加正常的活动,因此这些病人不能正常工作或者参加正常的活动,这是他丧失劳动力主要负担的原因。我们同时很关注最近几年对于抑郁症的一些研究,因为把抑郁症作为全身心、致残性很高的疾病,美国的研究比较了大概11000多抑郁症,包括对高血压等等一些疾病的比较,有一些疾病比如高血压、糖尿病、关节炎,它的疾病的负担相对来讲比抑郁症低一些。在这个对比研究中,用了很多评估残疾工具的方法,因为对躯体疾病和抑郁病来讲,他们在家庭和工作中所起的作用,他们对自我的评价,可能这种造成的残疾会比躯体疾病更严重。



  同时,和躯体疾病来比较,抑郁症病人占住院病床的负担可能会比躯体疾病低。但是,抑郁症的病人,他们的社会职能和家庭功能,他们对自我的评价过低,这在抑郁症病人中,要比躯体疾病的人要严重的多。因此,抑郁症病人的社会功能在别的方面有一些区别。我们现在越来越意识到,抑郁症是一种复发性的疾病,发作过一次的抑郁症病人,他们非常有可能有第二次发作。很多的研究显示了病人发作过一次抑郁,在他以后的生活中非常有可能发作第二次抑郁,而且伴有社会功能的降低,而且逐渐恢变成一些慢性的、复发性的疾病。这是一个长期的随访研究的结果,三年以后有50%的病人复发,十年以后有80-90%的病人复发。因此,有过一次发作,非常有可能发生第二次。因此,对抑郁症病人的治疗也是一个长期的治疗。



  现在有很多行政医学的研究证据显示,抑郁症是一个致残率很高的疾病,而且如果尽早的让他们痊愈或者让症状消失,社会功能恢复,是防止抑郁症复发的非常好的措施。过去有过一次发作的病人,他们的复发率大概有50%,所以有50%的病人发作过一次以后,就有可能发作第二次或者是第三次,如果过去有两次发作的,他们复发的风险有70%,如果复发三次以上病人,有80%-90%复发的风险。



  同时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这是一个在美国对于慢性病人的遗传学的研究,他研究同胞双生子,有三千多同胞双生子被纳入研究,来评估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在抑郁症所起的作用。从这个研究结果显示,遗传因素可能在抑郁症的发病中占到三分之一的风险,大概65%的原因是由环境因素导致的。有一些易感性的病人,容易受到生活事件影响的时候发病。



  在双生子中,环境因素和遗传因素所起的作用。我们看第一次发病的过程中,可能环境因素起的作用比较大,而且它对疾病的病程也会很有影响,有很高的遗传风险的病人,他可能需要很小的生活事件的诱发就有可能发病。因此,我们对第一次发病的病人进行严格的治疗,对他远期的预后有很大的帮助。这个是研究5-HT多态性转运体对抑郁症预后的影响的研究,它在抑郁症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同样,我们看出一些差别,一个短的等位基因是抑郁症的预感基因,短基因明显高于长基因的携带者,这个遗传学研究显示在病人中有一个遗传学的差异,遗传因素在抑郁症的发病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抑郁症并不是一个单一的疾病,实际上它相当于是一组的疾病谱。我们从这个研究组得到一个研究结果,他发表了很多有趣的文献和研究,在这个研究中提到了“点染假说”,对成千上万的同胞双生子的研究,很多的随访研究结果显示,应急性生活事件在抑郁症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而且抑郁症发作次数对预后有很大的影响,发作的次数越多,预后就越差,也可能一开始病人是很轻的抑郁症的发作,发作过几次以后,他会出现很差的预后。发作以后,会有一些生物学和神经解剖的改变,甚至脑结构的改变。



  现在有的资料显示,这种神经结构的改变,可能是可逆的,而且有神经原的损伤,这种神经解剖结构的改变增加了治疗的难度,使治疗更加的困难。因此,有效治疗抑郁症最好的办法是在早期就让病人有效地治疗,得到临床痊愈,这是非常重要的,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抑郁症病人有明确的生物学的改变,我们知道,抑郁症除了有各种生活事件的影响之外,对家庭和社会的影响,自身也有很大的生物学的改变。应急通过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素走,导致抑郁症的病人出现很多的生物学的改变,比如自主神经系统的改变、神经原的改变,或者导致神经功能方面的变化。我们现在也有一些生物学的模型来模拟抑郁症的生物学改变,我们知道,应急导致大脑的很多的变化,就像一个触发器,通过一个HPA过度活化,产生肾上腺系统,可能会导致肾上腺皮质增高,最后导致糖皮质激素的增高。



  现在的资料显示,糖皮质激素在我们体内存在的时间比较长,而且存在时间这么长,对身体会造成很多肌体的损害,也有人叫做糖皮质激素长时间存在造成抑郁症的各种变化。最后会导致神经原再生,神经原的生存都会发生一些变化。这就是应急以后导致的生理学的变化,我刚才讲到“点染假说”,我们知道在很多的动物研究里面,都显示应急导致大脑的CRF水平的增高,我们要给动物注射CRF,导致中枢CRF水平增高,会使动物的性活动、性行为减少,这种的研究在过去进行过很多。所以,大家认为抑郁症就是社会心理因素、环境因素、生活因素共同导致的疾病,它有生物学明显的变化。



  这也就是说,应急导致糖皮质激素水平增高以后,对细胞存活和生长的影响。是神经原生存活和营养必需的营养成份,如果减少会导致HPA减少,最后神经原萎缩和死亡,所以这就是应急最后导致神经原萎缩和死亡的过程。



  这确实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我们知道高水平的糖皮质激素最后会导致神经原的萎缩和死亡。现在比较好的消息是,通过现在的治疗能够预防和逆转神经原的损伤,从动物实验也提供了很多的支持性的证据,现在的一些药物治疗可能会逆转这种细胞的损伤,改变神经原的结构。



  我们看现在的各种药物的治疗,包括ECT的治疗,包括心理治疗,我们知道这些药物治疗和ECT治疗可以提高五千三和肾上腺的水平,它们会降低糖皮质激素的水平,会自发的升高PDF的水平。过去大家都认为,好象神经原的生长和存活是在出生以前的过程,似乎出生以后,神经原的再生就是不可能的事儿,对于在后天神经原的生长进行过很多的讨论和争论。



  我们知道,很多的疾病发病以后,就存在着神经原的再生,现在包括对痴呆病人的研究,因此我们可以告诉病人,我们现有的抗抑郁药的治疗就可以增加神经原存活和增长,甚至包括ECT的治疗。对于ECT来讲,在澳大利亚是一个常用的治疗,但是ECT的治疗确实能够改变大脑的功能和治疗。现在有数据显示,ECT确实有促进神经原增长的功能。



  我们知道,大脑存在神经原的生长,但实际上是在大脑不同的神经活动中枢,我们现在知道有几个大脑中枢跟抑郁症的发病有关,在治疗中也会出现这种神经原生长的过程,实际上我们知道,在抑郁症的时候,大脑的脑区并不是孤立地起作用,大脑中枢起相互调节的作用。



  以海马为例,这是前联合和前额,包括杏仁核,在抑郁症的时候,这些脑区都存在着不同功能的异常。抗抑郁药治疗可以改善病人的愈后,同时对这种神经解剖,海马体积也有影响,海马体积是可以测量的研究,海马在很多的记忆和认知功能的活动中枢,但目前有很多的研究,虽然做了一个很重要的研究,研究海马体积迁移神经原的变化,这是比较重要的研。这个研究就显示随着抑郁症时间的延长,海马体积会逐渐的减少,尤其是对于未经治疗的抑郁症病人。我们看横轴是抑郁症治疗前的时间,在治疗以前,你拖的时间越长,可能最终造成海马体积会越来越小。



  有很多资料显示,在抑郁症病人中存在神经解剖学的改变,现在关于神经解剖改变和抑郁症相关的证据越来越多,比如抑郁症海马体积缩小,我们检测抑郁症个体的时候,发现海马体积减小,而且对于慢性或者复发的抑郁症的病人,尤其是未经治疗的抑郁症病人更明显。在症状消退以后的很长时间,大脑的改变仍然存在。所以这种解剖学的改变可能在发病前,也可能是导致疾病慢性化的原因。对于抑郁症和长期存在大脑改变的相互关系,对于早期尽快治疗有很重要的意义,因为抑郁症可以导致大脑进行性和积累性的改变,这也是导致抑郁症病人容易慢性化和复发的原因,所以有一种说法说抑郁症是神经退行型的疾病。



  随着抑郁症的发展,神经解剖的变成进行性的,对于预防抑郁症的慢性和复发性的病程,最好的策略是早期积极的治疗,而且是彻底的,比较完全的治疗,让症状达到痊愈。所以,早期完全和彻底的治疗,在预防抑郁症的慢性和复发性是关键的一个策略。



  我们知道,抑郁症涉及几个神经递质,包括区甲肾上腺素等,我们现在的这些抗抑郁药能够改变抑郁症病人神经递质的水平。刚才也讲了,大脑的中枢是相互作用的,这些神经递质也相互调节中枢的各种功能,只有它们能相互作用的调节人体的心境、情绪、身体症状和认知功能。



  最早有一些证据显示,抗抑郁药能够减少五羟色胺和区甲肾上腺素的再摄取,所以增加五羟色胺和区甲肾上腺素,最后降低糖皮质激素,导致胞内的一些第二信号系统传导的变化。通过第二信号系统的调节作用,升高BDNF的水平,这个BDNF的水平升高以后,会导致很多功能的变化,比如在生物学上神经原的营养,改善神经原的功能,甚至突出的形态功能导致细胞的存活。在动物模型中,我们实验了抗抑郁药引起神经原生长的过程,治疗五天、十天后,神经原的生长有很大的提高,这个会解释抗抑郁药的疗效。



  还有另外的一个研究,我们看这个五羟色胺小鼠的研究和野生型小鼠的研究,抗抑郁药神经原的生长,包括氟西汀和丙咪嗪,在野生的小鼠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氟西汀和丙咪嗪对细胞有生长和促进的作用。



  这是抑郁症病人在治疗的过程中,有神经原再生的证据,BHA水平下降,与接受过药物治疗的抑郁症病人来比较,没有接受过抗抑郁药的病人,他血浆的BDNF的水平是很低的,海马组织BDNF水平是增高的。些药物是通过什么途径和什么部位来起作用呢?主要是通过五羟色胺系统,它们作用的靶点可能是脑内的杏仁核和海马。(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