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药健康 > 药学 > 中药 >

龙山中药普查:从野生千层塔到人工栽培的黄连、厚朴

时间:2014-05-13 16:45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未知 阅读:


竹节参、铁皮石斛、七叶一枝花、蛇足石杉。 潇湘晨报 记者 朱辉峰

去年,全国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试点启动,龙山县成为湖南省试点之一。竹节参、铁皮石斛、七叶一枝花、蛇足石杉四种野生药用植物既珍稀又危殆。种植面积达七万亩的百合,使得龙山成为全国最大百合生产基地。

并不是每个湖南人,都有机会去一趟龙山吧。它是距离长沙最远的以土家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县。在2017年龙永高速建成通车之前,仍然要在车上晃荡十多个小时才能抵达。但晴好的时候,那些简易公路旁闪烁的花树,一侧车轮旁的深谷,远处山崖上突然挂下的一小束瀑布,又会让你叹息,宁肯就这么在山路上盘旋下去。

三百多座1200米以上的高山耸立在这个边界之地,大灵山、八面山、猛必界、永龙界、曾家界、洛塔界……七大山脉由东北向西南迤逦。箬叶、烤烟、“黑金子林(漆树)”……像装饰画一样,遍布在最显眼的山上。这是当地主要的经济作物。但群山深处还有另一些秘密生长、沉默又尊贵的植物。它们到底是何模样?价值几何?不仅是当地人们所关注的,也是生物学界和医学界共同关注的。

大安乡5000亩厚朴栽培区,当地人对这种全身可入药的树木怀有深情。

4月15日,我们随县中医院中药资源普查科的科长殷学政,去大安乡的万宝村。殷在去年曾是普查队的队长,带着十余人在全县各乡各村忙碌了九个月。

大安系高寒山区,最高海拔1736.5米。我们跟着一位村民的摩托车往大灵山上缓缓爬升,云雾缭绕,沾衣尽湿。山下已是四月芳菲将尽,而山上还是初春气象,湿冷,阴寒,花树还未绽蕾,成片的厚朴林也刚刚发芽。当地厚朴林极多,与杜仲、黄柏并称“三木”,被村民广泛种植。大安缺水,沿途可见荒废的输水装置,人们试图从山上将泉水引下来。很明显,这项饮水工程并不成功。

村民田昌庆的家几乎就在山顶,一栋漂亮的木屋,半隐在云雾里。他不在家。我们像去瞧一位新娘子似地去看他种在屋后的几棵北三七。在民间传说中,这就是草药之王,可解百毒,治百病,其神奇是因为它含多种人参皂苷和三七皂苷。田昌庆的这几棵北三七是野生的,他发现后,挖回来移植在自家山坡上,特地搭了一个遮荫小棚。这种五加科植物对生长环境要求极为苛刻,只能生长在至少海拔2000米的地区,非常罕见。移栽之后,北三七的性状是否发生改变呢?“肯定会。”殷学政说。他见过的人工培植北三七,根呈团状;而野生北三七是竹节状,且横向发展。这种根系的区别完全由环境来决定。野外环境差,无人特地松土施肥,植物只能努力求存。家生和野生的北三七在药效上也有差别。

当地土家族、苗族既懂采药种药,也多少能用这些药治点小病。殷学政和同事们进行普查时,收集的民间单方验方有一百余张。他记得自治州土、苗医研究所总结出的用药歌诀:“爬不得坡,离不开矮陀陀;上不得坎,离不开倒触伞;打得一身垮,离不开四块瓦;要得一身松,离不开木通;周身发麻,离不开乱头发。”一些常用药物在歌词里生动起来。

回转时,我们在村路上遇到刚从山上采完药回来的兰光华。73岁的老人身材瘦小,穿着沾满泥的雨鞋,连帽子上、脸上都沾着泥浆。路旁的厚朴林就是他的。“今年种了七八十亩,还种了十几亩黄连”。黄连是当地的传统药材,整个大安乡黄连种植面积1000亩左右。在他的记忆当中,上世纪三十年代全村就开始大规模地种植了,那时兰光华家所在的药场村还没有并入现在的万宝村。即使并入后,他也仍然强调“药场村”。

他指着一棵远处的厚朴树说:“看见没有,那棵树上缠着一蔸藤。”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那是当地人叫做“三角枫”的一种药用植物,可以治风湿。他告诉我们,山上的野生药材还不少,白术、党参、白芨、独活……珍贵的还有淫羊藿、铁灯台(七叶一枝花)、半截烂。其中半截烂十分独特,“一边长一边烂,后边一截总是烂掉了”。这种药是土家族常用药材,学名“雪里见”,有散瘀止痛,解毒消肿的功效。多生长于石缝中、常绿阔叶林下、苔藓林下、石上以及石洞旁。目前还不能完全由人工大规模引种栽培。很可惜,我们没见到它。

大安乡是厚朴的主栽培区域,合计面积有5000余亩,为全乡翘楚。当地人对这种树皮、根皮、花、种子及芽皆可入药的树木怀有深情。尽管此时厚朴林才都冒出一点嫩芽,不具初夏时蔚然招展的形态,兰光华还是执意选了一块他觉得最漂亮的林间空地,和他喜爱的厚朴们合了一张影。

坐标 龙山县:位于湘西自治州西北角,西与湖北来凤县、四川酉阳县和秀山县相连,北与湖北省宣恩县毗邻,东与本省桑植县、永顺县接壤,南与保靖县以酉水为界,全县南北长96.3公里,东西宽57公里。

名词解释

全国中药资源普查

迄今为止,我国经历了三次全国性的中药资源普查。第一次是在20世纪50年代初,普查以常用中药为主,在1959~1961年出版了《中药志》四卷本,收载常用中药500多种,成为1949后我国首部有关中药资源的专门学术专著。第二次是在上世纪70年代,结合了中草药的群众运动,将各地的中草药作了调查整理。第三次是在上世纪80年代,调查结果表明,其时我国中药资源已达12807种,其中药用植物11116种,药用动物1571种,药用矿物80种。

目前沅陵、龙山、慈利、桑植、溆浦、凤凰、茶陵等25个试点县(市)已经启动了普查项目。全国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普查员根据植物生境情况,选择有花或有果能代表植物特征的完整植株采集3-5株,制成标本,集中压制。 潇湘晨报 记者 朱辉峰 大安乡的另一位村民杨士国,是去年普查队的特聘向导,也是当地的“科技带头人”。

我们来到他家时,疑心又遇上了兰光华。他趿拉着一模一样沾满泥浆的雨鞋,一身辨不出颜色的外套,还缺了一只袖子。但他屋前屋后种植的数十种药用植物,却芳华正盛,可称之为真正的“药草园”。

前胡、开喉箭、吴茱萸、五加皮、扶芳藤、唐菖蒲、云木香、大救驾、川芎、虎耳草、八角莲……枝繁叶茂,屋后一丛药牡丹正开花,粉色姿容极为可爱。他种的一片七叶一枝花,最大的一棵有近十年了。曾经有人想来收购他所有的七叶一枝花,出价近万元,“不卖。我现在丰衣足食的,不靠这点钱,这些都是种起好玩的,就是想留个种——山里头挖完了,到时找哪个要去?省里面来的教授还叫我好好种千层塔,保留样本。”

杨所说的“省里面的教授”,指的是省中医药研究院副教授李岳。去年,他是整个龙山县普查工作组的技术指导专家。

李岳在1976年就被省委组织部抽调到龙山搞扶贫,身份是科技侦查员,指导大安玄参的种植。算来,他在龙山前后呆了六年。

千层塔是大安乡特有的一个珍稀药材,学名叫“蛇足石杉”。据李岳介绍,它的提取物叫做石杉碱甲,对治疗精神分裂症、重症肌无力及老年性记忆功能减退有显效或改善作用,尤其是治疗老年性记忆功能减退,国际上公认是效果最好的。“现在这种提取物卖到320万美元一公斤”。李岳第一年来龙山的时候,千层塔每年采十来吨没一点问题,但到去年底,他发现一年采500公斤都困难。药商在本地大肆收购,利益面前,越来越多的人扎进深山采挖这种珍稀植物。千层塔在整个湖南本就极少见,龙山县也仅大安与乌鸦两乡为主要分布区。而且人工栽培同样困难重重,“全世界都没有栽培成功的经验,全部靠野生,它又长得慢。我们正在筛选,着手搞这个试验,希望以后能大面积栽培”。

在这次普查中,李岳和殷学政他们还找到了三种以往从未见过的疑似新种植物,目前正在鉴定中。其中有一种,是在离大安乡大红村不远的犀牛洞发现的。

“那就是一个天坑,洞口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直上直下的几百米,人要用绳索吊下去,下面是个天然生态环境。可以看到有古人烧炭的痕迹——烧炭的窑都有。那棵新植物就是在里面发现的,长得有4-5米高,结的果子像大红辣椒一样。我们只拍了照,带不上来”。

我们最终在乌鸦乡周光超的药材收购仓库里见到了千层塔。他打开口袋,半干的绿色细小叶片蜷曲着现于眼前。今年,它的收购价格已经达到了500元每斤,而且“每年都在涨”。价格同样居高不下的,还有野生天麻、七叶一枝花、毛茨菇、白芨等贵重药材。其中,野生天麻更是高达800元/斤,且很难收到。

乌鸦乡光辉村的村民张正卫犹豫了一下,还是丢下手里的木工活儿,从屋里搬出一袋野生天麻让我们瞧瞧。晒干后的野生天麻扁扁的,淡黄色,有点像干萝卜,但比萝卜分量重多了,甚至也重过人工栽培的天麻。它过去一直依赖野生资源,20世纪70年代,野生变家种培育成功后,家种天麻才成为主要商品来源。关于这一袋子野生天麻是在哪找到的,张正卫不会透露一个字,含含糊糊“呵呵”几声就搪塞过去了,只说,“就在中宝山上九阳坪那一带。”“你们把它挖完了,又上哪里去找呢?”

“不会挖完的,会留种,明年再来挖。”他很是为“做记号”的事伤脑筋。野生天麻多在深山,同一个地方来年再去找,很可能就被疯长的其它植物掩没了。必须做一个隐蔽的记号,既要让自己找得到,也要防止别人发现。

周光超的仓库里堆放最多的要数玄参,他每年过手的有4-5百吨。这也是乌鸦乡的拳头产品,种植数量在全县位居第一,当地的交易量在800多吨以上。

周在后院挖了一个大坑,隔出四个大炕,一个炕上能堆放12吨玄参,下面架上柴火,连烧三天三夜,用这种传统方式烘干,这样下来,一个炕得烧掉500公斤柴。“我们是不用硫黄熏的,用柴放心些”。

玄参产量虽巨大,但品质仍在逐步退化。周光超觉得,现在收上来的玄参“个头小了,产量也不如从前,可能跟过度用化肥有关系”。李岳也认为,从1954年开始种玄参,种到现在确实退化了。病虫害多,个头小,品相不好,但是,它含有的哈巴尔苷成分还是很高,药用价值很好。

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没人对药材进行精细种植与管理,连加工药材的活儿,周光超也不得不请老人们来做。在小加工作坊里,一群“银发族”正忙着用小铲刮掉黄柏上的粗皮,技术熟练的,一天能挣八十多块钱。

据龙山县中药资源普查报告的数据显示,当地有以经营和批发原药为主的中药材经营户10余家,拥有湘西自治州规模最大的药材市场。2012年,当地7000吨中药原药销往安徽、浙江、上海、云南、河南、广西、成都、广州等地区。

普查一年,采集标本的药用植物有1018种,殷学政能辨识其中八九百种

普查过程中,植物标本的采集,本身就是一个学习和强化的过程。殷学政现在能辨识的植物大概有八九百种,普查队的其他成员大多也能认识四五百种。

他们以蜡叶标本采集为主,在影像拍摄完成后,根据植物生境情况,选择有花或有果能代表植物特征的完整植株采集3-5株,现场按技术规范要求认真填写普查采集记录表(包括采集地点、植被类型、生态环境、经纬度、海拔、土壤、习性等),并按深景、生境、群落、单株、特写、工作照、入药部位等顺序,将拍摄的植株照片一一记录在采集记录表下端。采集到的植物标本先保存在带薄膜的塑料袋中,采集5-6个标本时再集中压制。并在标本的主干挂上填写完整的标本签。新鲜标本必须坚持每天换纸整理,及时烘烤尤为重要,否则容易造成霉烂。

药材样品的收集,要根据药材成熟的季节来采收,采收照片、药用部位照片、重点药材5株照片及称重数据均可归集到原植物标本采集记录表。

种质资源收集每品种采收50克,并拍摄群落、单株、成熟果实局部特征照片,也归集到原植物采集记录表。

和第三次普查相比,第四次普查的操作方式又向前迈了一大步。技术手段先进了。比如GPS定位,做样方调查。所谓“样方”,就是根据前三次的普查,确定湖南和龙山县有哪些重点品种,哪些国家急需的,紧缺的,要发展的,确定以后,就用这个重点品种进行“样方调查”:在一个10×10(米)的范围之内,先调查乔木类的中药材,如黄柏、杜仲、银杏、苦楝子之类;然后里面再加一个5×5(米)的范围,调查灌木,如金缨子;然后在四个角上,加一个2×2(米)的样方调查草本植物,如半夏、益母草等。这个方法可以把药用植物的蕴藏量算得比较准。

报告

龙山县中药资源普查数据

共调查30个乡镇,占全县34个乡镇的88.2%,面积2969.8平方公里,占全县面积的94.8%,共分六大片区,九条样带,38个样地,实际完成样地43个,样方215套。

经验谈龙山县中医院中药资源普查科科长殷学政

标本采集保鲜可采用带薄膜的夹层尼龙袋,定量集中压制,既省时省力,又避免标本遗失。

下乡时间较长,最好带上鼓风机,晚上闲时对压制标本进行初步干燥,避免霉烂,提高标本完好率。

每个国土面积较大的县市,普查队最好组建两个外业普查队,一队负责样带、样地、样方的调查,一队负责植物标本采集,能提高标本完整率,不易错过花期或果实。

经费的拨付最好按县域面积的大小、丘陵、山区等地形地势不同来决定。

 撰文/王砚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