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神经科学 > 生命探索 >

肢解:古人的奇特丧葬仪式

时间:2015-10-10 13:33来源:果壳网 作者:小明.orinoco 阅读:

2007年,研究者在巴西中东部发现了一具距今有9000年历史的尸骨。本来,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儿了,但这具尸骨的摆放方式却让人感到费解:整具尸骨只有一个头骨和一双手,躯体其余部分都失踪了。而仅存的这三部分的摆放方式也非常奇特:右手指尖朝下贴在左脸上,左手指尖朝上贴在右脸上。9000年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真相只有一个:他曾遭到肢解,并被以这样奇特的方式下葬[1]肢解:古人的奇特丧葬仪式图中所示的即是Lapa do Santo遗址中被肢解的个体,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最古老的肢解

这具尸骨是迄今为止我们已知最古老的肢解葬,被发现于巴西中东部的Lapa do Santo遗址。遗址由马克思·普朗克学会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安德烈·斯特劳斯(André Strauss)率队发掘。研究者是在几块大石板下发现了这具摆放奇特的尸骨的。这种史前时期的肢解葬在中国也存在,其中最为壮观的无疑是广西邕宁顶蛳山遗址距今8000~7000年的的肢解葬墓群[2]。顶蛳山遗址最初于1994年被发现,并在两年后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傅宪国教授率队发掘,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的李法军教授进行人骨研究。在顶蛳山遗址发掘出的300余座坟墓中,至少有64座单人墓和4座多人墓属于肢解葬——而事实上,这一数字还可能更大。顶蛳山史前居民的肢解葬俗也足以让人感到古人真是脑洞大:他们将尸体的头颅割下来塞进腹部或胸腔。而死人的四肢也被割下,整齐地码好放在原来头部的位置。不过,这只是其中最经典的肢解方式,并非所有被肢解的个体都得到了如此待遇。

肢解:古人的奇特丧葬仪式左图为顶蛳山遗址的中心部分,右图即是几处经典的肢解墓葬,图片来源:参考文献2

肢解?还是大自然的杰作?

不过实际上对史前人类来说,肢解只是他们处理尸体的一种方法,而肢解葬是史前人类群体中较为通行的一种葬俗。那如何判定一个人在死后遭到了肢解?这似乎是个很傻的问题,因为身体被大卸八块还看不出是肢解实在说不过去。但是,判断一个史前人类是否遭到肢解就有些困难了。除非是变成了木乃伊或冻成冰人,史前人类的遗骸留到今天必然已是森森白骨,皮肉上的肢解痕迹早就荡然无存。一副看起来好像遭受了肢解的四散的骨架,可能只是雨水冲刷或自然埋藏环境的杰作;而一个安然躺在墓中,胳膊腿一条不少的史前人类遗骸反而有可能被肢解过。在这种情况下,切痕(cutmarks)分析就成为了判别骨骼是否遭到肢解的权威手段。

在人体被肢解的过程中,刀具或其他锐器会和骨骼发生接触,尤其是在关节部位,很容易产生切痕。这种切痕在Lapa do Santo遗址的人骨上就比较明显。通过共焦距显微镜,研究者在其下颌骨以及颈椎第六节处发现了多处切痕。此外,他们还发现死者的第一节颈椎断裂并向左偏了42°,这说明死者的头是先被切割,然后又直接拔下来的。

肢解:古人的奇特丧葬仪式Lapa do Santo遗址的人骨表面有许多直接留下的切痕,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说真的,对切痕进行分析是个苦差事。有些切痕确实十分明显,例如上文提到的全世界最早被肢解的这位巴西哥们儿,其桡骨远端被直接切断。这种简单粗暴的肢解方法留下的切痕是显然易见的,但是许多其他切痕案例就没有这么容易找了。顶蛳山遗址中人骨的切痕大多不甚明显,以至于缺少经验的人往往找不出切痕所在。一些肢解切痕的长度可能不及1厘米,且深度很浅,颜色又与周遭一致。为了防止此类切痕漏网,有责任心(或强迫症)的研究者必须把每个个体的几乎所有体骨在放大镜下过一遍。这样的工作量是极大的,因为一副完整的骨架会有206块骨骼,而顶蛳山遗址埋藏有300余例史前人类。

除此之外,一些“假切痕”的存在也让判别肢解的工作难上加难。总的来说,骨骼上有这样几类现象容易与肢解切痕混淆:

  1. 人骨表面的血管沟或神经沟;
  2. 植物根茎破坏骨骼留下的沟槽,
  3. 考古发掘或清理时在骨骼表面留下的痕迹。

这其中,考古发掘工作造成的假切痕比容易排除,因为其断口没有埋藏学痕迹,一看就非常新鲜。但是前两者就要依靠研究者多年的经验积累来判断了。

肢解:古人的奇特丧葬仪式一小块用玻璃陨石打制而成的石器。图片来源:李法军

肢解工具:石器

史前人类肢解尸体所用的是何种工具呢?笼统地说,是锐器。但具体是何种锐器还是要看切痕分析。现代法医人类学已经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比如钢锯肢解人体的切痕是常有重叠的,电锯造成的切痕多为平行弧线。著名的法医人类学家威廉姆·R.美普斯(William R.Maples)就曾表示,他不仅能通过切痕找出是何种工具,还能认出工具是哪个牌子的。

当然,这些史前人类不会使用电锯,要摸清他们所用的工具还是需要实验模拟。所谓实验模拟,就是用各类工具来切割动物尸体(如果能肢解人当然最好),将所得的切痕和断面与人骨对比。一些研究者会选择肢解大肥猪,而顶蛳山人骨的研究者,李法军教授则用石器肢解了一只鸡。

不要小看这些石器,它们可是用珍贵的玻璃陨石做成的。在顶蛳山遗址中分布有7000多片玻璃陨石碎片,其中一些十分锐利。“所以我们推测这些玻璃陨石碎片可能是肢解的工具。”李法军说,“不过,也不能排除其他石制工具,或者螺壳等工具曾作为肢解之用。”肢解这只鸡的过程让李法军颇为难受,因为玻璃陨石做成的石器又滑又小,持续用力会让手指关节十分劳累。“肢解这样的小型动物就已经很费时费力了,要是肢解一个死人那得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为了保证逼真,随后他又把肢解完的鸡埋进土里以观察其骨骼表面切痕变化。不过遗憾的是,其对比结果仍然没有公布。

肢解:古人的奇特丧葬仪式图中即是李法军教授,他不仅是个出色的生物考古学者,还是一个颇有生活情趣的人。图片来源:李法军

肢解:古人的奇特丧葬仪式用石器对鸡进行肢解,以比对所得的切痕和断面与人骨之间的差异。图片来源:李法军

背后的文化因素依然不得而知

为什么这些史前人类会选择把死者肢解后埋葬呢?这个问题还没有最终答案。首先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肢解葬并不代表着残忍或野蛮。在许多人看来肢解葬难以理解,但是那些史前人类可能也觉得我们把逝者火化的做法更不可理喻。肢解葬的背后有支撑它的信仰,实践它的仪式。Lapa do Santo遗址的遗骸其右手指尖朝下贴在左脸上,左手指尖朝上贴在右脸上。这可体现着非常明显的二元对立原则:左手——右脸;右手——左脸;指尖朝上——指尖朝下。这种二元对立的思维在各类人类仪式中极为常见,而二元对立也是人类普遍具有的思维结构。现代中非的一些土著部族在进行巫术医疗仪式时,就这种二元对立的思想表达得淋漓尽致:他们将相互对立的男人与女人,庄稼与野生植物,鲜血与清水,热药汤与冷药汁置于空间上对立的左右两侧,上下两面,并以此来象征着生与死,吉与凶。同样的,我们所谈的这种肢解仪式的背后也应该有着一套象征符号体系,只是我们没有找到,或许以后有机会吧!(编辑:球藻怪)

参考文献:

  1. The Oldest Case of Decapitation in the New World (Lapa do Santo, East-Central Brazil) Strauss A, Oliveira RE, Bernardo DV, Salazar-García DC, Talamo S, et al. (2015) The Oldest Case of Decapitation in the New World (Lapa do Santo, East-Central Brazil). PLoS ONE 10(9): e0137456. doi: 10.1371/journal.pone.0137456
  2. Li, Fa-jun, et al. "AN TIQUIT Y." Antiquity 8.332 (2013).

文章题图:参考文献1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