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人物 > 诺贝尔奖 >

为诺贝尔奖得主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时间:2015-12-23 18:07来源:果壳网 作者:胡晋川 阅读:

我2012年从中科院微生物所毕业后就加入阿齐兹·桑贾尔(Aziz Sancar)教授的实验室做博士后至今。我在系里面网站上看到桑贾尔教授是做DNA修复的,就申请了,当时甚至不知道他是美国科学院院士。

确定要去桑贾尔教授的实验室之后,我才开始了解他的工作,越读文献越觉得他在这个领域耕耘实在太深了。关于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有一种说法是授予三种修复途径:碱基切除修复、错配修复和核苷酸切除修复,实际上获奖的是四种途径——桑贾尔在光修复领域的成就一点不比在核苷酸切除修复领域差。

为诺贝尔奖得主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桑贾尔教授的实验室全体成员。这是我刚到老板实验室一年左右的时候的照片,实验室人很多。

诺贝尔奖得主的实验室和他的学生们

我们实验室是一个很普通的实验室,和周围其他实验室比规模不大不小,不算拮据也不是特别富裕。老板平时工作很勤奋,“work hard”(努力工作)和“life is short”(人生苦短)经常挂在嘴里,他自己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来实验室,但是并不push,也不强制要求我们周末来实验室。

他在科学上确实是几十年如一日,专注于他感兴趣的问题,而不是大paper。他经常说,重要的是把成果拿出去给大家看,好的东西不管发表在什么地方都是有价值的。他说做研究是要“answer question”(解答问题),而不是“do stuff”(单纯搬砖)。他从来没有炫耀他在CNS(Cell, Nature, Science)上发表的论文,尽管这三个杂志他都发表过。相反,他曾经自豪地跟我展示他的成果被写进经典的教科书,在他的口里中能进教科书的成果绝对是很高的评价了。

他在相关的领域简直就是百科全书式的存在。有些问题是几十年前的文章的内容,很不好查,我一般就直接问他了,他一般都能给出答案;要不就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很厚的书,翻到某一页给我看;或者告诉我几个人名甚至时间和杂志,让我去查文献,每次都让我特别佩服。

老板写东西很快,但是在电脑上打字很慢,经常会把写好的手稿甚至电子邮件交给我们输入到电脑上再用邮件发给他,所以我收藏了很多他的手稿。他年轻的时候差点入选土耳其国家青年足球队,现在也喜欢足球比赛。

他很喜欢小孩子,实验室谁的小孩带来了他都会抱一抱或者逗一下,在他办公室外面的白板上贴满了实验室现在和曾经成员的小孩照片。

为诺贝尔奖得主工作是怎样的体验?我们实验室的成员在庆祝会上。

诺贝尔奖得主,怎么做科研?

阿齐兹在科学上给我最深的印象一是对科学问题的关注。无论做什么实验,首先要考虑的是能回答什么科学问题,很多十几二十多年前就提出但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去尝试。第二是开阔的思路和敏锐的感觉。比如他总能从论文里找到和我们的工作相关的地方,从而开展进一步研究,让我们感叹“哦,研究还可以这么做”。

老板在科学上要求很细,我曾经因为对光修复酶的了解不够而被他“鄙视”。我并不研究光修复酶,但是工作中经常要用到它。有一次在讨论时我提到表达这个酶很麻烦,要两个色素分子才有活性,他就说我没认真读文献,一个色素分子就可以了,两个只是增强活性。我立刻祸水东引,说是纯化这个酶的同事告诉我的。下次开会时他又提起这事,说我批评某某了,在这个实验室20多年了还搞不清楚这个问题。我赶紧表示回去就认真读文献。

在管理上,我觉得他非常好地做到了抓与放,粗与细的平衡。简单说,在我们实验室,如果你没有合适的课题或者老板有特别的想法,他会直接指派课题给你。但是如果你有合理的想法,即使他觉得成功希望不大,只要你不放弃,他也会支持。在具体的指导方面,他首先关注的是大方向,同时因为跟每个人都有足够的交流时间,他甚至会讨论到实验细节,当然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方面,他都会尊重你的意见。

为诺贝尔奖得主工作是怎样的体验?今年论文发表后,我们两个共同第一作者(我在右边)和老板一起照了相。

老板看起来很严肃,实际上是一个很nice的人。来到实验室半年后,我侥幸解决了一个10多年没有解决的问题,第一次从细胞内找到了核苷酸切除修复的产物。自从体外实验中发现这个切除产物以来,他一直想从细胞内找到这一产物,从而直接证明细胞内和体外反应的机制是一样的。但是若干博士后前赴后继,就是没有找到。当我在组会上拿出初步的结果,他当场掏出一美元给我,说这是他几年前悬赏的,我当时就愣住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不是唯一的一次,他遇到比较难的问题就会半开玩笑立下悬赏。

事实上就在我做之前两个月,另一个博士后刚宣布放弃这个课题(我们实验室不鼓励内部竞争,所以一般大家不会同时做相同的课题)。我告诉他我想试试的时候,我想他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不过他还是支持我购买各种试剂尝试一下,幸运的是我第一次实验就成功了。

从细胞内提取了切下的DNA片段后,忽然有一天老板问我,能不能把这些片段拿去测个序看看,这个问题直接开启了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项目。也许他当时也没有想太多,但是这种敏锐的感觉确实令我印象深刻。

今年我们第一篇测序的文章发表之后,我想建立一种新的测序方法,然而前两次实验简直惨不忍睹。我就跟他说,我需要怎样怎样来改进。他说,你是专家,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到。曾经一度我都觉得我可能做不到,说要不我们降低要求,先做一个低分辨率的方法,他再次表示,要做就做最好的,我相信你能做到。最后我花了5个月时间建立并完善了这个新方法,最近刚完成。

总的来说,相比我听说过的其他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工作是一种很好的体验,老板既不push也不放羊,科研上也有相当的自由度,而且老板很懂科学,无论是背景知识,大方向的把握还是具体结果的分析。

得了诺贝尔奖,实验还是要继续做的

关于诺贝尔奖,老板在今天采访结束后告诉我,三年前,保罗·莫德里奇(Paul Modrich,2015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另一位获奖者)的博士导师莱曼(Lehman)曾经在一封邮件里对他(阿齐兹)提到,“If ever a Nobel Prize is awarded for DNA repair, your name should be at the top of the list.”(如果诺贝尔奖颁给DNA修复,那么你一定是最顶尖的三人之一)这算是对他得奖的预言吧。

为诺贝尔奖得主工作是怎样的体验?老板在庆祝会上发言,左边是UNC的校长。

从星期三早上开始,忽然一切都不一样了。上午本来老板要和我一起跟一个合作实验室开会,结果当然是只有我去,老板已经被闻风而至的媒体围上了。中午学校就布置好了一个小型的庆祝会,校长、医学院院长和UNC另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都出现了。随后几天我们都晕乎乎的……老板只会比我们更晕。

老板获奖在土耳其引起的轰动比屠老师在中国的影响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毕竟华人获奖的已经不少了,所以土耳其媒体来得非常多。然而喧嚣过后,我们做的还是那些工作,即使现在可以在工作前面加上“诺奖级”这个修饰词,可是本质上还是那些东西,没有任何改变。诺奖是对老板以前成就的承认,可是绝不会让我们的实验更容易成功。

所以诺奖的影响肯定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作为实验室的成员,我们还是希望能尽快恢复正常的工作节奏。另外,我真的佩服老板,今天居然能拿出一篇新的论文的手稿,虽然大部分是得奖前写的,但这几天他居然还能写东西也真的很让我吃惊了。

为诺贝尔奖得主工作是怎样的体验?“诺贝尔奖得主专用停车位”,老板得奖的影响已经延伸到了方方面面。

现在我们实验室的工作分为两个大方向:DNA损伤反应和修复(这其实又是两个小方向)和生物钟的分子机制。我从事的是实验室最传统的核苷酸切除修复方向的研究。今年我们刚发表的论文中,使用现在流行的第二代测序方法在基因组水平上检测了核苷酸切除修复。

以前的研究主要是基于体外重组的修复系统和特殊设计的DNA底物,但细胞内的DNA不是裸露存在,同时除了修复,还有复制,转录等诸多反应同时进行。虽然科学家们也尝试在体外模拟体内环境,但是实际情况肯定比模拟的要复杂的多。新的方法联合现在已经普及的RNA测序,组蛋白ChIP测序及其他高通量测序方法让我们可以直接研究转录水平和染色体结构等因素对核苷酸切除修复的影响,这也是今后我们的研究方向。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