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聚集 > 生物产业 >

从学术界到产业界:一位神经科学家的选择

时间:2016-09-27 10:59来源:GSK中国   作者:未知 阅读:

从学术界到产业界:一位神经科学家的选择

利民博士2012年入选中国第七批中央创新人才“千人计划”(“千人计划”是中国政府于2008年设立的一项人才招聘计划。该计划旨在招聘高技能的海外大学教授和研究人员回国发展。)。高中毕业后,他考入武汉大学并获得学士学位,之后获得中美生物化学联合招生项目资助赴美深造,并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取得生物学博士学位。在32岁时,利民博士获聘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系教授,在疾病和药物机理研发等领域建树颇丰。20年后,他放弃了霍普金斯大学终身教授的职位,在2014年加入了GSK。作为一名文科生,从名校教授到产业界研发领袖,利民博士的职业生涯可谓传奇。他如何做出人生重大抉择、实现跨界转身,中间有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为此,我们专程采访了利民博士,探寻他决定回国领导药物开发、造福中国和世界患者这一路走来所作过的那些重要决定。

问:您加入GSK并领导中国研发中心和全球神经系统药物研发系统已经快三年了。您现在还认为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绝对是正确的。从教授到研发中心负责人的转变是一个很大的决定,我承认自己当时有一点忐忑。那时,加入GSK意味着我要离开美国,离开学术界 - 这个我生活和成长了20多年、为我带来成就和自豪感的环境。为什么最终还是决定回到中国、离开学术界、进入产业界呢?对我来说,这个决定是出于多方考虑,其中之一是,和你们很多朋友一样,我也渴望有所作为,希望把个人的聪明才智回馈社会 - 进入产业界是一个自我挑战的机会,可以通过科学研究开发新药物来改善人类的生活。

问:回顾您的科学事业,您是从哪里起步的?是哪些关键性的决定让您走到了今天?

我从小在武汉长大、上学。一直到高二我都是学的文科,一部分原因是那时我喜欢唐诗。虽然后来在老师的劝说下从文科转读理科 - 大概老师觉得我文科一般(笑)。回想起来,这是一个改变我一生的重大决定,虽然当时还看不出来。

从武汉大学毕业以后,我和一批与我一样的小年轻一起离开了家,手里拎着两个行李箱,兜里揣着仅有几百美元,心里装着对未来的梦想,第一次坐上飞机去往美国。赴美国读书是另一个很重要一步。

问:你决定离开学术界、来到GSK中国研发中心,能不能谈谈个人感想?

当时决定要加入GSK后,我第一时间卖掉了巴尔的摩的房子,打包了所有的东西,预定了回国的机票。回想那时的心情,和30年前第一次坐上飞机去美国时的感觉莫名的相似 - 我又一次离开了自己熟悉的世界,踏入了陌生的领域。然而我知道,我又一次进入了一个令人激动的人生新阶段。

问:从学术界进入产业界是一个巨大的转变。在产业界的经历是不是和你当初设想的一致?

是,也不全是。在霍普金斯大学的时候,我不仅仅是一个只教课的“纯教授”。课堂之外我还领导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中心的药物筛选工作,也有机会促成过几个学术界和行业合作的研究项目,所以我也算对这个行业有点经验。就我个人的职业发展而言,我认为加入GSK对我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原因有这么几个:在中国的跨国制药公司中,GSK中国研发中心是非常独特的,我们拥有完整的新药产品线,不断推动着我们开发新的药物;我们的研发活动有全球自主权,比如我们在英国、美国有神经系统药物研发分部向中国总部汇报,我们拥有一个完整技术平台和包括业务开发、项目管理等职能部门的支持;同时GSK中国研发中心也是全球研发系统的重要一部分。

不能说有什么特别意外的,但我对药物研发的系统程度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学术界比较讲究个人,产业界拼的是团队。我加入的是一个致力于创新研究的大家庭,能够和全球各部门的优秀科学家一起合作,他们中许多人有丰富的研发经验。令人感动的是我的同事,特别是年轻同事,他们面对困难时坚定不移的精神。

问:您能谈谈目前中国研发中心正在开展的研究方向吗?

以药物研发为目的的研究激发特别的热情 - 我觉得像我们这样以科学研究为职业并能够运用科学造福患者的人真的很幸运。中国的GSK研发中心有三个业务部门,每个都有自己关注的特定患者群体:神经科学部致力于为患有神经系统疾病的患者开发药物;医学团队把全球创新药引入中国,造福中国患者;传染性疾病和公共卫生研究所专注于中国至关重要的公共卫生挑战。

在神经科学领域,我们正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 - 我们比以往更加了解大脑是如何工作的,我们对大脑的理解正在不断深入。中国研发中心正在着手解决一些世界上重大的医疗难题,比如阿尔茨海默症、帕金森症、疼痛、抗生素耐药性、结核病、艾滋病。我非常期待这些项目的成果和药物,它们将改善中国和全球患者的生活。

回头看看我的道路,我很荣幸能回国从事现在的工作:与几百名中国和全球的优秀科学家并肩,为广大患者开发药物 - 这无疑是我人生非常有价值的一个篇章。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