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疾病大全 > 疾病进展 >

非洲昏睡病卷土重来

时间:2006-12-08 21:53来源:家庭医生 作者:admin 阅读:
法国作家大仲马说过:"非洲吸引了全世界的人们去探索并不是偶然的。这可是个具有神奇魅力的地方!"遗憾的是,近代的非洲可谓多灾多难、祸不单行:战乱、饥荒、干旱、艾滋病、埃博拉病等灾难相继降临。最近,就连本已灭绝的非洲昏睡病又卷土重来--在非洲大陆深处的苏丹南部,在刚果和中非等地,非洲昏睡病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据媒体最新报道,在刚果(金)这个小国家,约有15万人患有非洲昏睡病,患者遍及全国11省中的9个。在安哥拉,特别是在安哥拉北部地区,每年大约12万人受到昏睡病的折磨。在苏丹南部的昏睡病爆发中心,患者多得让医生都忙不过来了,医院只好告诉众人,要是有人见面打招呼点头难而且背部僵硬,赶紧把他拉到医院来!无论男女老幼,患上昏睡病的最终样子是很凄惨的:整日昏睡,任凭亲人多么急切地呼唤,也难得睁开眼皮。腹部下陷,前心贴后背,鼻孔的细菌和粘液干结成堆,眼睛周围的皮肤松弛下垂,最后可人事不省而死亡。

  非洲昏睡病又名非洲锥虫病,它是一种严重的人畜共患疾病,人类对此病普遍易感。病原体为布氏罗德西亚锥虫(Trypanosoma rhodesiense Stephens et Fantham)和布氏冈比亚锥虫(Trypanosoma gambiense Dutton)。自史前时代以来,在非洲就有昏睡病,但第一个昏睡病的病例是阿拉伯旅行家伊本·哈勒敦在14世纪时记载下来的。患有昏睡病的病人如此乏力,以至于很容易因饥饿死去。伊本·哈勒敦访问的一个部落首领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两年之后他就死掉了,整个的部落的人都因昏睡病而死去。

  1902年,英国政府派出一个研究组去研究昏睡病,奥尔多·卡斯泰拉尼是研究组成员之一。通过尸检,他发现许多患者的大脑内有一种不知名的新寄生虫。次年,戴维·布鲁斯加入该研究组,他已经发现,牛患的"非洲锥虫病"是由一种称为锥虫的寄生虫引起的,并且这种疾病是由采采蝇叮咬人体后传播的。布鲁斯和卡斯泰拉尼当时发现,所谓的卡斯泰拉尼的新寄生虫也就是锥虫。布鲁斯在地图上标明了采采蝇出没的地点,发现这些地点和昏睡病的流行地点相吻合。于是就告知人们远离这些地区。

  罪魁祸首采采蝇

  大量的研究证实,非洲昏睡病的传播媒介为舌蝇属(Glossina)的采采蝇(Tsetse fly)。非洲昏睡病的分布与采采蝇分布密切相关,分布于西非和中非的热带地区,在非洲大陆北纬15°至南纬20°之间。当采采蝇叮吸被锥虫感染的人或畜的血时,锥虫和血液一道被采采蝇吸入体内。锥虫先在采采蝇的消化道内,然后至采采蝇的唾液腺内,经过2~3星期复杂的周期性发育繁殖,成为"后循环锥虫"。后循环锥虫是感染期,当此采采蝇再叮咬易感者时,后循环锥虫随同采采蝇唾液注入人体,而传播昏睡病。这是主要的传播方式。另外,也可以通过采采蝇或其他吸血昆虫在刺吸患者血液的数小时内,由污染的口器而传播给其他的人。也曾有先天性感染和通过性交而传染昏睡病的报告。锥虫从人的皮肤侵入血管,大量繁殖。人的免疫系统虽然可以抵挡一阵, 但无奈锥虫带有大量的基因,反抗能力极佳,把人体的免疫系统拖得筋疲力尽。经过数月甚至数年,有些锥虫会通过血管侵入人的大脑,患者开始嗜睡,然后昏迷,最终死亡。中晚期患者服用药物后,可以暂时将体内锥虫的数量降低,但不久锥虫的数量又会激增。

  采采蝇似蜜蜂样大小,黄褐色或灰褐色。停留时,刺刀状的口器向前伸出,翅膀叠起,是肉眼能看到的显著特征。采采蝇主要见于湿热的丛林、灌木丛、大草原与河谷地带。锥虫的天然宿主为非洲羚羊、狮、鬣狗、牛和南非狷羚。非洲昏睡病的潜伏期因病原体不同而长短不一。感染布氏罗德西亚锥虫潜伏期2~3周;感染布氏冈比亚锥虫潜伏期可达数月甚至数年。研究发现,锥虫在人体内的寄生场所是血浆、淋巴液及淋巴结、肝、脾、脑、脊髓等器官的细胞间隙中。当感染性的后循环锥虫体随采采蝇的唾液侵入人体后,在皮肤里停留1~2个星期,可引起局部炎症反应,称为"锥虫性下疳",面积约2~10厘米。以后锥虫侵入血流和淋巴系统,孳生繁殖,引起血管和淋巴管周围炎以及巨噬细胞增生和坏死。伴随的症状有驰张热、头痛、神经痛、瘙痒、红斑皮疹、水肿、呼吸困难、食欲不振、失眠等。淋巴结一般肿大,特别是后颈部、腋下、腹股沟淋巴结肿大。由于巨噬细胞系统有病变,所以一般肝脾肿大。当锥虫侵入中枢神经系统后,产生脑组织病变和退化。病程进入脑膜期,引起昏睡病。患者严重头痛,表情淡漠,肌肉痉挛,手指震颤,迟钝思睡,甚至吃饭也能睡着。若不及时治疗,患者变为极度消瘦衰弱,如不及时治疗常常危及病人生命。

  早诊早治是关键

  昏睡病虽然不像艾滋病和癌症那样无药可医,但是,即使现代的药物也不能非常有效的治愈严重的昏睡病病例,尽早用药是治愈的关键。 第一种用于治疗昏睡病的药物是砷的化合物(一种致命的毒药)--日尔曼宁。早期病例(如果脑脊液未发现有细胞和蛋白含量的变化),对罗德西亚锥虫感染选用苏拉明(Suramin),对冈比亚锥虫感染则选用戊脘眯(Pentamidine)。这两种锥虫病感染后期,可使用米拉苏普路( Melarsoprol)又名阿苏波( Arsobal)治疗,但是5%~10%的病人可能产生严重的副作用。治疗后,病人应在第3、6、12和24个月复查,以便及时发现可能出现的复发。 乌干达马凯雷雷大学研究者最近发现了一种可用来制作防治昏睡病疫苗的蛋白。报道说,在马凯雷雷大学兽医系分子生物实验室主任卢贝加博士的领导下,研究人员从昏睡病毒中提取了一种名叫TUBLIN的蛋白,他们利用这种蛋白对老鼠进行注射实验,结果发现能使老鼠免受昏睡病的侵染。 研究人员认为,这一发现将为防治昏睡病开辟一条新路,他们将进一步进行研究,尽快研制出能预防昏睡病的合成疫苗。

  个人防护保平安

  预防非洲昏睡病的关键在于消灭传播媒介和加强个人防护。在疫区要努力保持环境的清洁卫生,设法消灭采采蝇。虽然国际旅行者感染此病的危险并不高,但是前往疫区的旅行者还是应该采取预防措施。移动的交通工具、黑暗的环境和对比鲜明的色彩似乎对采采蝇有特殊的吸引力。这种昆虫能够透过单薄的衣服叮咬人。采采蝇在侵扰严重的区域,趋于散在分布,但当地人通常知道哪些地方采采蝇多。为了预防感染非洲昏睡病,旅行者最好不去采采蝇多的地方。有感染该病危险的旅行者,应该无一例外地在暴露的皮肤上涂含有避蚊胺(Deet)的驱避剂,并穿着色彩与背景环境调和的长袖厚上衣和长腿厚裤。

作者 奇云(安徽省淮南职业医学专科学校副教授)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