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聚集 > 学界动态 >

人类需要忘却?美法开始洗脑药物人体试验

时间:2004-11-10 11:14来源:生物导航网 作者:admin 阅读:

人类需要忘却?美法开始洗脑药物人体试验

  11.8国际先驱导报(格拉): 多.来,凯瑟琳·洛格饱受着对一次劫车事件的痛苦记忆折磨。几.之后,当一辆自行车把她撞倒在人行道上,洛格立刻惊跳起来,服下一种药物,因为这种药物很可能帮助她不让折磨她多.的痛苦记忆再次浮现。

  自行车事件并不是一次意外,它是洛格自愿参加的一项实验。这项实验旨在检验:在一次恐怖的经历之后,马上服用一种药物能否减少患创伤后压力紊乱症(PTSD)的危险。这项研究属于一个很有发展前途但颇具争议的领域——痛苦记忆能否被改变或者消除,即所谓的“忘却疗法”。

  擒住“压力荷尔蒙”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目前只有美国和法国在“洗脑”领域展开了少数小规模的人体研究,这些研究多数都是在测试一种叫作“心安得”(propranolol)的药物。心安得是一种广泛用于心脏病患者的药物,它能阻止位于大脑扁桃核中压力荷尔蒙的作用。根据它的这种特性,研究人员开始利用心安得侵蚀大脑中的记忆,从而预防PTSD。研究结果显示,药物也许能够在第一时间阻止创伤记忆被储存,或者在旧的记忆被暂时唤醒时,减弱其影响。

  洛格所参与的研究以及法国的一个相似研究均发现:在交通事故或者其它创伤经历后立刻服用心安得的人,数.之后拥有较少的PTSD身体症状。这些结果表明这种研究大有前途,因而美国、加拿大、法国和以色列等国的研究人员正在计划更大规模的研究,对心安得和大麻中的活性成份等进行测试。

  科学家们已经向开发疗法迈出了尝试性的一步:展开对一些情绪化事件(如“9·11”或者初吻)的新观察,设法弄清它们为何会产生难以抹去的记忆。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詹姆斯·L·麦高说:“在情绪激动时所‘学’到的东西往往被记得十分牢固。”麦高证明了强烈的情绪——爱、恨和恐惧等——触发了压力荷尔蒙(如肾上腺素和考的索)刺激扁桃核,从而产生超常清晰的情绪化记忆。

  阻碍“记忆蛋白质”

  目前的研究只是显示:记忆导致的情绪效果可能被减弱,但那些记忆本身并不能被抹去。但有些研究人员正努力走得更远:寻找可能隔离甚至抹消记忆的办法。

  “人们曾经设想:一旦某个记忆被储存或者隔离,它就会保留原样。”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卡里姆·纳德说,“我们无法证明那不是真的。”

  实验室老鼠被训练成害怕某种音调,当科学家在它们的大脑中注射一种药物后,它们完全失去了这种害怕的反应。那种药物的作用在于:阻碍记忆储存时所需蛋白质的形成。“当一种记忆被激活,它会以一种动态的状态回来,它必须再次经历与第一次储存时相同的程序才能重新稳定下来。”纳德说。

  让人类集体麻木?

  但从道德出发,怀疑者指出,记忆是一个人身份的基本组成部分,科学家对记忆的修改将走入危险领域。

  “我们所有人都认为生命中的创伤事件在发生之时确实非常可怕,但是它让我们成为了我们自己。我认为我们不会想擦去其中一些记忆,”华盛顿大学的医学道德论者丽贝卡·S·德雷瑟说,“我们不是上帝,无法确定什么对于世界而言才是最好的。”

  “我们的经历和我们的记忆在很多方面都在定义着我们是谁,”斯坦福大学生物道德中心的主管戴维·马格努斯说,“因而,那是一条走下去让人惊恐的路,可能会改变我们身份的核心本质。”

  有人还担心,这些为精神创伤严重的人所研制的药物,最终将被更随意地使用——甚至用于忘掉一次不愉快的约会,或者工作中的一次挫折。

  除了对个人的影响,道德论者同样担心研究可能给社会带来副作用。假设,有一个人是大屠杀的幸存者,他可能会通过减轻记忆的疗法很好地生活下去,但如果这种“人道主义”的干预广泛实行,记忆的集体麻木会让整个民族甚至整个人类更好地生存下去吗?

  医学家忽略伦理争辩

  研究人员承认这些伦理问题的存在,但是他们认为研究能减轻人类痛苦的潜力巨大,应该继续。“人们总能够滥用科学,”纽约大学的约瑟夫·E·勒杜表示,“但这不会是对记忆进行的激进手术。我们想做的是,帮助人们能够更好的控制他们想要的记忆,阻止他们不想要的干扰记忆进入头脑。我们不知道它是在抹去记忆还是在隔离记忆,但是从PTSD病人的角度看,这并不重要。”

  哈佛医学院的精神病学教授罗杰·K·皮特曼说:“我是从医学的立场看这个问题的。我不是说他们没有合理的考虑,但仅仅因为一些伦理上的思考,很难决定我们不应该从事这些研究。”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