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子书库 > 基础学科 > 心理学 >

《登天的感觉》岳晓东(19)

时间:2008-11-09 08:04来源:生物导航网 作者:bioguider 阅读:


  • 临出门的时候,卫红还不放心地交待说:“可千万别让志刚知道我来找过你,不然他会多心的。”
    “放心好了,”我应声说,心里琢磨着她这句话的意思。
    我不满意你总是在回避矛盾
    过了两天,卫红再来见。她一脸的倦容,眼眶黑黑的。
    “我越来越感到我们的缘分是尽了。”卫红张口就说。
    “嗯哼,”我应了声,我没有告诉你一件事儿。就是志刚已变得越来越狭隘了,他很忌讳我与其他男人来往,这段日子内,他做了好几件极其无聊的事情,伤透了我的心。
    说到这里,卫红的声音略有些发硬。
    “看来事态是越来越严重呵。”我评论说。
    “是呵,志刚变得简直让我快认不出了。”
    “志刚究竟做了什么使你伤心的事情?”
    “唉,上个星期,他趁我上课之际,把家里的东西翻了个底儿朝天,找出所有人给我的来信,一一翻看。有几封信是我大学同学写来的,其中有一个男生以前追过我。他现在正在西北大学的沃尔顿商学院攻读MBA,我曾与他联络,为的是替志刚了解申请到他那里上学的事情。可志刚看了这封信,却醋意大发,说我们这是旧情复燃,还扬言说要打电话警告他。说实话,当初那个男生追我时,我并没有隐瞒志刚呀。志刚还让我自己选择,显得十分大度似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蛮不讲理啦?我这也是为了他好呵。他在美国拿了一个MBA,回去办他的公司,也多一分资本嘛,他怎么就这么不明事!”
    “志刚误会了你的苦心,你感到很伤心。”我张口说。
    “还有呐,我这学期选修了一门研究方法的课程。为完成一份作业,我要分别采方20名美国学生,20名中国学生,比较他们在学习动机上的差异。其中有些人是通过朋友介绍的,我一下子联系不上,就分虽给他们在电话上留了言。结果人家回电话时,志刚都没有好气,特别是对咱们大陆的男同胞,更是严加盘问。弄得人家都不敢再与我联络了,你说这事儿可气不可气?”
    卫红的脸开始有些涨红。
    “所以你很生气志刚不该这样影响你的学业。”我应声说。
    “有时候我上课回来晚了,他也不高兴。怪我从中国专门雇他来伺候我,当我的保镖,管家,佣人,信差,狗腿子。可他呢,能一天到晚地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就不能自己做顿饭?他也不是不会做饭的。”
    “所以你希望志刚能多分担你的压力。”我插嘴说。
    “对呀!什么是家,家不就是两口子共同分担家庭的义务嘛,你说是不是?”卫红问我。
    “你对家的理解很实际呵?”我反问。
    “我能不实际吗?这又不是在谈恋爱。说实话,早知志刚是这个样子,我绝对不会让他来美国的。现在他来了,我们两个人都活的很累,干嘛呀!”
    卫红滔滔不绝地抱怨着。
    等卫红停下来,我问她:“志刚变化这么大,使你感到难以再共同生活下去,那你觉得你自己又有什么变化呢?”
    “我——,我承认我也变了,用志刚的话来讲,我变得更加冷漠了,更加书呆子气了,更加在乎名利了,更加没有女人味儿了。”
    “那你怎么看待志刚对你的这些指控?”我又问卫红。
    “我承认志刚讲的这一切都是事实,我是不像以前那么纯情可爱了,那么温柔体贴了。可这儿是一个竞争的社会,我又要读书,又要写作业,又要打工,又要争取奖学金,现在又要操心志刚的事儿,我能不变吗?”
    我点一点头说:“是呵,你是活得很累。”
    “说实话,在国内读书,我从小到大都是受宠的对象,可在这里读书,有谁宠过我,我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又有谁来帮助过我?这些苦,我都一个人担着了,可志刚还是不能理解我,还嫌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对的。我真是——唉。”
    卫红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也随着叹了口气。
    之后,卫红忽然提高嗓门说:“我就是不明白一点,我来美国,不就是为了多读一点儿书吗?难道女人就不能比男人多读些书吗?难道女人就一定要做成功男人背后的影子吗?难道男人就不能屈尊做一回女人的狗腿子吗?”
    卫红的嘴角一颤一颤的,越说越激动。
    见此,我插嘴说:“卫红,我知道你受了很多的委屈。我也认为你提出的问题都是很实实在在的问题。我能理解你此时的心境,因为——”
    “理解管什么用”卫红忽然打断我的话,“我们谈了这大半天,你从来没有给我提出一个实实在在的建议,我不明白,我给你讲这么多废话有什么用?”
    “卫红,你指望我对你说些什么呢?是劝你们和,还是劝你们散?”我反问。
    “是和是散,是我们自个儿的事儿,你就不能提出一些具体的建议来帮助我化解当前的危机吗?”卫红两眼逼视着我。
    我感到了卫红对我的愤怒,但我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因为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典型的移情表现。也就是说,卫红在将她对志刚的愤怒发泄到我身上来了。而按照“精神分析学说”,认识和化解这种移情表现,是治愈一个人心理困惑的关键。我想我一定是在什么方面使卫红想起了志刚,才使她产生这样的移情反应。
    想到这里,我问卫红:“我听得出你对我有不满的地方,你能告诉我,你不满意我什么吗?”
    “我——,我满决你总是在回避矛盾。我来找你,是希望你能帮助我出谋划策,解决我当前的家庭危机。可你总是在躲躲闪闪的,好像生怕承担什么责任似的。我最讨厌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卫红忿忿地说。
    “噢,你说你不喜欢不愿承担责任的男人,你可否讲得具体一些?”我客气地问。
    卫红略提高嗓音说:“身为一个男人,就应该说话办事,果敢利索,旗帜鲜明。那样才能给女人以安全的感觉,就像一棵大树一样,而不是像一根稻草。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男人都应该挺身而出,去想尽办法加以克服,而不是躲在一旁,悲叹自己的不幸与无能,等待女人去替他擦屁股。”
    “像不是觉得我为你咨询的态度不够旗帜鲜明,有点像志刚现在的样子,是吗?”
    “是的!”卫红干脆地说,“其实我早就有这种感觉了,只是碍着面子没有讲出来。说真的,我不知道我们这样谈下去,对我还会有什么用处?”
    正在此时,电话铃响了,是下一个要来见的人来了,我起身送卫红出门。
    临别时,她对我说:“请你不要介意我今天的直率。我跟你谈话,总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我很欣赏你善解人意的功夫,要是志刚有你四分之一的功夫,我们也不至于吵得这么凶。”
    “感谢你对我的肯定,我会认真思考你提出的问题的。”我回答说。
    他变得俗气了,狭隘了。
    那天见过卫红后,我耳边回响着她说过的话。
    我能理解她内心的苦衷,但我也发现她思想上的两种倾向,一是自我中心的倾向,二是依赖他人的倾向。
    作为前一种倾向的表现,卫红在谈话中反复谈的都是“我”的感觉,而很少谈到“我们”的感觉。也就是说,卫红在思考中,没有充分考虑到志刚的感觉和利益。其实,她最初联系出国留学及后来联系到哈佛读博士,都是背着志刚做的,这都很说明问题了。
    作为后一种倾向的表现,卫红表面上是在批责志刚没有勇气承担责任,给她以大树的感觉,实际上却是为自己不局敢承担责任而开脱,说明她没有看到自己有什么问题,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现实。
    所以,我决定在以后的会面中,着重跟她讨论这两种思想倾向,以帮助卫红更好地认识自我,把握自我,克服当前的危机。
    两天后,卫红再来见我。她那天迟到了10分钟,气喘吁吁地进了门,直抱歉下课迟了。等她坐下来,我们先聊了些学习上的事情才引入正题。
    “你上次在谈话中讲,希望我能给你明确地提一些建议,所以我今天想与你讨论两个我观察到的问题,我希望这能帮助你更好地认清自我,处于是好当前的危机。”我开场白道。
    “咽,你说吧。”卫红望着我。
    “第一个问题是,我发现你在谈话中谈了很多你的苦衷,还没有听你怎么讲志刚有什么苦衷。当然,我理解志刚近来的变化令你很失望,但我想志刚的变化也是有着深刻原因的。你说呢?”
    “志刚当然也感觉很苦。他为了我不异蒙骗家人,牺牲了在国内的事业发展,眼下又在打工受苦。我从来没有说志刚不能吃苦,我只是说,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不能更坚强一些,像个男子汉那样,去承受生活中的种种挫折和磨难,况且我们的生活不可能总是这个样子吧。”卫红说。
    “卫红,现在我们是在谈志刚的感觉,怎么又说回你的感觉了?”我插嘴说。
    卫红皱了下眉头说:“嗯,反正志刚的感觉也很苦,我也说清。”
    “你与志刚是夫妻,每天都在一起,怎么可能说不清志刚的感觉呢?”我又问。
    “我就是讲不清嘛,而且我现在跟志刚在一起,都不怎么说话啦,要想听,你去直接问志刚好了。”卫红不耐烦地说。
    “卫红,你不能说清志刚的感觉,你不觉得这很说明问题吗?”
    “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你们之间缺乏沟通,说明你不够理解志刚。”
    “我怎么不理解志刚,不理解他,我怎么会与他结婚?”
    “那你又怎么解释你们现在面临的婚姻危机呢?”
    “怎么解释?是志刚变了,他变得俗气了,狭隘了,不像以前那样能理解人,也不像以前那么有闯劲儿了。”
    “所以你觉得是志刚的变化造成了你们之间的婚姻危机,是吗?”
    “至少大部分是这样吧。”
    “那你呢?你觉得你的变化占多少比重?”
    “我变了什么,我变来变去不就是为了多读几年书,这又有什么不妥的?”
    “问题就在这里了。你瞧,你总是在强调自己出来读书是无可非议。从你在国内背着志刚联系出国留学,到拿到硕士学位后来哈佛读博士,再到现在让志刚出来陪读,你始终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无可非议的,是可以理解的。所以你感觉是志刚影响了你的学业,拖了你的后腿。你不觉得你在这事儿上想自己太多,想对方太少了吗?”
    我终于说出了我一直想说的话。
    卫红迟疑了一下反问我:“噢,照你这么说,难道我立即从哈佛退学,随志刚回国经商去,就是想对方多,想自己少了吗?难道我结了婚,就不可以替自己着想了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感到,你与志刚之间缺乏沟通,在某些重大事情的决策上,你采取了先斩后奏的做法,这样势必影响你与志刚的感情。你觉得呢?”我又问卫红。
    “我承认我在出来留学和来哈佛读博士这两件事上,是先斩后奏了。但我不那么做能出得来吗?特别是从国内出来那次,如果我听从了志刚的劝告,等候国内的公派机会,恐怕现在不在排队呢。”
    “可惜,你并没有坦诚地与志刚讲明这一切呀,而是采取了以既成事实的方法来逼志刚接受你的打算,你不觉得这么做有问题吗?”
    “可我这是为了读书呀,又不是为了什和别的事儿。”卫红不甘地申诉说。
    “但在夫妻关系上,这又有什么区别呢?”我反问。
    卫红不再说话,眼睛斜望着地毯,过了很长时间才开口说:“你是说,如果我与志刚早讲明这一切,志刚或许会支持我的?”
    “你说呢?”我再问卫红。
    接着,我又提示她说:“我相信志刚也一定是很出色的。不然,你不会选择他做丈夫的,是吧?而现在,你们已变得形同路人,难道这都是因为志刚不够理解你吗?“
    听了我的话,卫红说:“志刚近来总是说我太自私了,难道我真的这么自私吗?“
    “你好好想一想,不过我想,志刚说这话,不会是一点根据都不有的吧?“我评论说。
    这时候,我们会面的时间又到了,我起身送卫红出门。望着她一脸沉思的样子,我知道我的话她是听进去了。
    如果就这么分手,我感到真的欠他很多。
    过了3天,卫红依约再来见我。
    她一坐定就告诉我,那天与我会面后,她试着与志刚认真地谈了两次话,谈到了他们两人自从卫红出国以来产生的所有冲突。她首次向志刚承认,自己在留学的事情上想自己太多,想志刚太少。志刚也为自己来
  •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