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子书库 > 基础学科 > 心理学 >

《焦虑不安与自我调节》(7)

时间:2008-11-09 08:05来源:生物导航网 作者:bioguider 阅读:

  • 一只猫”的力量合起来能捕捉湖里的大鱼等等。
    当然社会生活并非漫画世界。但却说明靠集体的力量在现代社会解决每一个问题,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第五章 为因持续不安而惶惶不可终日的人
    我们在学校生活中,受到教育是追求事物绝对的、不变的态度。可世界中的所有事物都是运动和变化的---这是事物的本质。认清这种运动,掌握其变化规律,并积极有效的运用它,是本章运动观的要点。
    一、担心煤气开关、水龙头是否关紧的“不完全恐怖”
    藤春是位年轻的主妇,她每天照看自己的孩子,操劳家务非常繁忙。她从中学时代开始,就有较强的心理紧张不安,她为此一直感到非常痛苦。
    中学时代,藤村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她不想考机也高中,她的睞是中央有名的高中。为此他只顾埋头勤奋学习,准备考试。这样一来,逐渐感到周围同学都是竞争对手。藤春开始独处,并为此感到痛苦而落泪。
    以后,藤村总不能摆脱在房前通过的汽车声。吃饭或登山时,象全身长满了耳朵。稍微听到汽车声就感到非常恐怖。可是这种“汽车声音恐怖”,在她升学考试时就消失了。因此她能专心学习,终于如愿考取了重点高中的学校。
    藤村又燃起希望之火“从今往后,我要从早到晚的学习,准备考大学,实现我的愿望”。但是。最后没有实现她的愿望。藤村又一次卷入了入学考试的巨大漩涡中。在上高中时,她感到不顺利,被“不完全恐怖”所纠缠,整天感到恐惧害怕。她反复检查煤气开关、水龙头、电暖器的电源插头等。如果不检查,她就会感到极度不安,被“如果真的没有关好开关出事可不得了”的想法所纠缠,又无法摆脱而感到精疲力尽。
    后来藤村的“不完全恐怖”逐渐扩大,症状增多,对自己做的事情均有一种不安全感,和朋友一起滑冰,“借的拖鞋是否还了”?为此要担心好几天。
    由于这种精神状态,藤村没有考入她所喜欢的学校。可是在家待业她又感到非常无聊,所以她进入了第二志愿大学。
    不管怎样,藤村从升学考试中解脱出来,但却没有从“不完全恐怖”中解脱出来。
    藤村入学后,还适应大学生活环境,很少与朋友来往,只在公寓里孤独一人地生活。这时,紧张不安越来越强烈,她感到非常疲劳。藤村每当出门时,总要反复核实家电开是否关好,这样花费很多时间。上学路上,仍不放心。这种担心不安怎么也摆脱不掉。到了学校,由于一路上都在与紧张不安作斗争。所以藤村感到精疲力尽,非常疲劳,并出现了令人烦恼的头痛。藤村想,“头这么痛,是不是脑子里长了什么东西?”于是她到医院是看医生做了x线检查。其结果当然无异常发现。可是藤村对这家医院诊断不放心,又去其他医院检查,结果仍未发现异常。
    1、这样下去人生毫无意义
    由于藤村处于这样的精神状态下,她在大学听课,看电影时,虽然人在,但总效果也没有,她被这些症状干扰的心不在焉,注意力不能集中,越来越感到有一种被束缚感,无法自如行动。这时,藤村想;“如果无法摆脱症状,这样生活下去,人生将毫无意义”。
    即使这样,藤村仍有“无论如何想生存下去”的强烈愿望,想把自己从痛苦解脱出来,试图努力把精力调整到原来的正常状态。
    她找到神经科医生要求药物治疗,但效果不佳,由于药物剂量不断增加,最后因胃肠反应较重,治疗了半个月,藤村卧床不起,在朋友的劝说下,她去了教堂,读了圣经,可病情无一点好转。后来有人推荐她读费兰克著作集。“上面记载的紧张不安的强迫症状与我相同,我拼命地读,可结果,这种疗法不能挽救我”。
    就在藤村非常痛苦的处境中挣扎时,有一天藤村在书店里发现了森田理论书藉。藤村把这称为“机遇”。
    “读了森用理论的书后,那扇怎么也打不开的门,象一下子被打开了。我走了多么漫长的一段弯路啊”!
    藤村参加了生活发现会,参加集体活动,反复阅读领会森田理论,并在行动上做了一些努力。
    “想反复检查煤气开关和水龙头,”“如果不检查就感到非常不安”。这种情绪时常困绕着藤村,使她无法摆脱,但不管怎样,检查行为必须控制在正常范围内,做到不能出现多次反复的检查行为。但这样,对藤村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怕出事故的恐怖心情依然存在。但是,她按照“任恐怖情绪存在,做当前应做的事情”去认真实践。
    开始时,藤村就象在黑暗狭长的隧道中一步一步的摸索前进一样,对“顺应自然”、“恶性循环”的意义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这样藤村终于战胜了持续了很长时间并为之苦恼的不完全恐怖。
    藤村最近这样说道:“我接受到顺应自然的道理,已经能够把注意力集中到现实生活上,这真是一条狭长的隧道,我现在有看到出口光亮的感觉
    强迫症是不治之症吗?
    象藤村那样,经常因一些无法控制的想法而引起焦虑不安,在精神医学上称为“强迫性神经症”。过去强迫性神经症被认为无法治疗,这并不过分。不过今天有人认为强迫症不能治愈。因为有此教授、专家们认为强迫症是顽症,因而想到了精神外科疗法有效。
    所谓“精神外科”就是破坏煤大脑组织某区域的一部分,从而制的心理状态发生改变的一种手术方法。
    一说起脑叶切除术,很多人会说:“啊,我知道。”目前包括脑叶切除术在内的精神外科在日本精神神经学会第72次总会(1975年5月)上已形成决议。无论从治疗效果上考虑,还是从人权方面考虑,作为治疗手段,应避免使用精神外科疗法。
    “为什么不能那样做,如果稍微损坏脑的一小部分,大脑一下子不是成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吗?”这就是精神分析法的要点。但是这么做是无法解决人类心理问题的。
    现在主张“精神外科”疗法的教授常收到一些患者的来信,“我做了手术,可是强迫症一点也没好,我每天仍然生活在痛苦之中”。我也曾收到过一位女士类似的信件。
    象藤村那样抱定“不管怎样,也得生活,也得治愈”,并为症状痛苦的人们,摆脱紧张不安的最佳方法是森田疗法的理论。即具有顽固的紧张不安的强迫性神经症的症状是在运动变化的,掌握这种运动变化规律,就能战胜、克服此症。
    3、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在运动着、变化着
    世界上的事物都在不断也运动、变化着。世界最高的喜马拉雅山脉,远古时代是海底解部分。我们所居住的日本列岛,从前是亚洲大陆的一部分,由于地壳的运动,使它与大陆脱离。
    天空中闪耀的恒星,作为星座在我们看来,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排列有序的,但实际上它以每秒几十公里惊人的速度在运动着,只是因为距离非常远,看起似乎排列不变。
    运动和变化不仅在自然界存在,整个人类社会也在运动和变化着。在日本历史上,也经经过石器时代,原始民族时代,从天皇家大和朝庭以武力统一农耕时代到幕府武士统治的封建社会,在这之后由于明治维新又进入了工场、银行、毗临皆是的资本主义社会。
    这种社会变化在世界各地大至相同
    人们的思想也具有不断变化的共性。在中世纪,人们坚信“我们生活着的地球是个大平板,大阳人是运动着的”。但1552年马赛兰和他的同事们,在海上在向西航行,最后及回到了出发地,他们证明地球是圆的。1543年哥白尼提出了“我们生活的大地并非平板,而是球形,并且地球环绕着太阳做圆周运动”。由此发表了地动说。渐渐的这种观点被人们接受,成为一种常识。
    牛顿定律(1687年)也因爱因斯坦的相对论(1905年)得到了修正并引出新的思考,随着科学的进步,人们的思想、认识也不断地运动、变化和深入。别人,战前和战后,日本则对于关于天皇和性问题的认识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地球上的生物进化到上古时代已发生相当大的变化。
    人类的血液及母体内胎儿、羊水成份与海水成份相似、另外,人类胎儿血液中的血色素与上个月左右的七锶鳗(八月鳗)的血色素有相同成份。这说明远古时代人类的祖先也许是从海中低等动物进化而来。人类的一生从婴儿时代开始在到老年生命的结束,体验了各种各样的变化。
    大自然、人类、思想、社会、世界上的万事都是在运动着、变化着,这是事物本质所决定的。
    “世界上的事特静止不变是暂时的,运动变化才是永恒的”。这种观点就是森田理论所说的“运动观”。
    4、追求“绝对”而导致心理冲突
    至此我们至此看到,因神经质的紧张不安而烦恼的人们都有许多共同的体验。在摆脱这种烦恼的过程中,也存在共同的特点和规律。
    例如:“恶性循环”、“顺应自然”、“过健康的生活”、“从事实为根据”、“行动吧!”还有“为了他人应尽为而为”。
    我们只有认识这些事物的共同性质及运动、变化规律,才能在考虑问题、处理问题时、取得良好的效果。
    我们从小开始,由于受到学校或宗教的教育、强调作为人生的基本要点就是追求“绝对的事物”、“永恒不变”的事物。
    我们也往往追求“绝对的事物”。例如:金钱和财富、地位和名誉、权力、信用和爱、自己的力量,双亲、兄弟与自己有关系的人等等。但作为人来说,对上述事物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但是,上述这些事物也决不是“永恒不变的”,而是不断变化的。
    如果我们认为事物的本质是“永恒不变”或“绝对不变的”,就会产生失误,遭受挫折和失败,紧张焦虑不安束缚也会随之而来,烦恼也必然出现。
    也许有人会认为“事物的变化和运动是本质的”,这与佛教所倡导的“诸行无常”所有的事物都在运动变化是一致的。
    但是这种“诸行无常”考虑问题的方法,会产生“盛者心哀”或“寂灭为乐”的想法,感到世界虑幻无常,会产生躲避现实的消极的态度。
    对这种现象,我们主张“运动观”,即事物的运动、变化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这种规律是积极的,人们在生活中要把握及灵活地运用这一规律。
    这种鲜明性和实践性与佛教法仍然有不同。
    二、对生活方式是否有疑问?
    因神经质的焦虑不安和束缚而引起烦恼的人,对于我们提倡的森田理论“首先从家庭内的简单劳动做起”表示怀疑,他们会想“这样能解决自己的烦脑吗?”我们知道每一件事情都不是一下子发展起来的,必然有一人类心理活动个发展过程。因此,必须有一个一个进步,成果堆积的过程,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树木的生长,每天我们都看不出来,可过了一二年时间,会有种“什么时候长这么高了?”的感觉,与此相同,成果的堆积,必然造成很大变化,即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只有一步一步努力去做,就能达到你的目的,很多人的体验都证明了这一点。
    不急躁,不怠慢地从事有意义的行动,日复一日的成果积累,表面看起来好像遥远,但实际上这是最佳选择。
    我在大学毕业时,就想从事神精医学研究,可是由于对自己缺乏自信,再加上当时精神医学界的精神外科“在患者脑后手术”电休克疗法等疗法,我认为是非常野蛮的。因此我决定放弃进行精神医学研究的想法,进入了神经生理学研究领域。
    在神经生理学研究室,我最初考虑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枢神经的生理,以此来解决精神医学或心理上的烦恼等问题。
    因此,我埋头在实验室里,在动物身上进行大量、艰苦的实验工作。其结果,所能发现的只是初级的神经冲动这一研究成,距离解决人类心理烦恼这一难题相差甚远,所以我提出疑问“不接触社会上的人们,只在实验室里苦干,这种做法对吗?”
    现在看来,当时我对自己的事业产生疑问时,不放弃工作,只是冷静的考虑,重新计划自己的工作。离开研究室,进入精神医学研究领域,从事精神医学的研究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在一定要干到得出结论的过程中,我自己也悟出许多东西,促进了自身的成长,学习精神医学理论对我来说受益匪浅。我在实验研究中,培养了科学观察事物的方法。从而得知仅从中枢神经机能方面探讨人类心理活动有很大的局限性,这是我作为社会人所得到的最初体验。
    如果我们知道“每一事物的发展、成长是有阶段的。”即使我们现在没有看到结局,但只要认真的从事工作,有可能出现
  •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