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药健康 > 医学 > 艾滋病 >

女大学生勇敢公开爱滋病情 出版艾滋日记(图)

时间:2006-01-13 09:01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作者:bioguider 阅读:
  感染艾滋病的女大学生朱力亚不仅在网上公开了自己的病情,还把自己患病前后的经历写成了《艾滋女生日记》这本纪实性的小书,由北京出版社出版发行。在10日该书的首发式上,这位颇有点“惊世骇俗”的勇敢女孩出现在地坛医院。

  烫着时尚波浪长发的朱力亚只有22岁,她的脸色红扑扑的看上去十分健康,走路也带着年轻女生的活泼。在百十号各界人士的注目之下,朱力亚走上前台讲述了自己写这本书的目的:“希望健康人通过我的书了解一个艾滋病患者真实的世界,希望看过这本书的年轻人不要犯和我相同的错误,也希望和我一样的艾滋病人有活下去的勇气,更希望感染‘到我为止’。”

  《艾滋女生日记》2005年5月15日

  在我的生命结束之前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虽然我知道我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是不应该这样消耗时间的,但我又不知道做我想做的事情该如何做起。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疾病的威力能够比得上艾滋病,它可以让众多的患者如此痛苦、绝望,甚至摧毁年轻的生命。

  我要做点什么?这个念头一直在我的心里闪着。我是由于当初的无知,不太了解艾滋病知识,不懂得自我保护,导致生命走向了尽头。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更多的年轻生命重蹈覆辙。于是更加坚定了公开身份的想法,我深信:如果用公开我一条生命的悲哀,能够唤醒一个正在犯错或者即将犯错的年轻朋友。挽救一个年轻,鲜活的健康生命。那么我公开身份是值得的……

  关于外国男友

  “我对他‘爱’或‘恨’的感觉都不强烈,我想双方都有责任”

  朱力亚的艾滋病是被她的外国男朋友传染的。在书中,朱力亚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记录了他们交往的过程,不乏浪漫的回忆。如今,这位叫“马浪”的男朋友已经不在人世了,但直到马浪被中国医院发现患有艾滋病被遣送回国为止,他始终对朱力亚隐瞒自己艾滋病患者的身份。“你不恨马浪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朱力亚迟疑了一下才含糊地回答说:“在离开我之前,他的艾滋病症状已经很明显了。他本人就是学医的,应该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不过,也许他之前并不知道吧!现在,我对他‘爱’或‘恨’的感觉都不强烈,也不好评价他是否‘道德’,我想双方都有责任。”

  

 

  关于艾滋日记

  “虽然书中文字都是我自己写下的,但每看一遍,我都会流泪”

  朱力亚告诉记者,知道自己得病之后,写日记就成了自我解脱的方式之一。在那段特别压抑的时期,我谁也不想见,写写日记好像心情才好受一点。”这个从大学一年级就开始担任学生干部、学习优秀的女大学生,被发现感染艾滋病后被委婉地劝离集体宿舍楼,“连垃圾都得有专人整理”,一度面临崩溃。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到了自杀。“我买来安眠药,又喝下二锅头,希望这样快速地结束自己的生命,但这方法居然没起作用,也许是假酒假药太多了吧!”

  真正让朱力亚重新有活下去的勇气,是她在一名志愿者的带领下来到河南文楼,看到那里大批的艾滋病患者在艰苦的条件下挣扎着活下去,朱力亚觉得自己可以帮助更多的患者。去年夏天,怀着一种责任,她首先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艾滋病患者的真实身份,没想到却招来骂声一片。“大部分帖子简直就是人身攻击,甚至有人说,中国男人这么多,你为什么要找老外?要不就不会得艾滋了!还有人说,我现在出书就是为了炒作自己,天知道,我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痛苦炒作呢?虽然书中文字都是我自己写下的,但直到现在,每看一遍,我都会流泪。我知道那些文字并不优美,但我就是想通过这些没有任何修饰的语言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朱力亚,我不想再抱着一个痛苦的秘密生活。”

  关于有生之日

  “活着对于我是件痛苦的事情,但为了父母,活着是一种责任”

  朱力亚的事情在她读书的武汉某大学如今已经尽人皆知。对自己去年开学后回到学校上课的场面,朱力亚记忆犹新。“那是我公开自己病情后第一次回学校。记得是上高级英语的大课,之前我设想了两种场面,一种是同学们见我来都走了,并且闹着让学校‘隔离’我;另一种是他们集体不让我进教室。可是这两种情况都没发生,大家见我进来了只是沉默,低头看书。在讲述自己的暑假经历时,我用英文说:“如果我的到来影响了大家,我会选择离开这里。”让朱力亚欣慰的是,没有一个人反对她回来上课。

  “尽管大家没有排斥我,但我觉得自己和他们有很大的差别。在我眼里,他们还是一群喜欢韩剧,研究什么F4的小孩,而我,要考虑许多更现实的问题,生存的问题。”朱力亚说,自己现在对生活要求不高,“只要别人要我,我什么工作都可以做的。”她的语气中流露出对自己未来的担心:“我对未来不敢有什么计划,因为很多东西对于我都是无法实现的梦想。”说到这,朱力亚叹了口气,忽然,她问起报纸会不会发行到陕西去,问可不可以不登出自己正面的照片。“那是我的老家。现在只有父母还不知道我的病,我希望有机会亲自向他们说出来,而不是通过其他渠道,真的怕他们受不了。活着对于我是件痛苦的事情,即使命运再给我十年,我也会先他们而去,但为了父母,活着是一种责任。”(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