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药健康 > 医学 > 禽流感 >

SARS与禽流感有何异同

时间:2006-01-16 08:52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bioguider 阅读:
  记者:第一个SARS患者庞佐尧称他并未接触过果子狸,那么他为什么还会被感染?

  钟南山:事实上,我们无法判断庞佐尧是不是第一个感染了SARS病毒的人,只能说他是第一个被诊断的SARS病人。SARS是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染的,所以很可能是别人将病毒传染给庞佐尧。只不过,那个传染者自己康复了或是没有早于他发现。目前来说,基本可以肯定的是果子狸就是SARS冠状病毒携带源。

  记者:人们吃果子狸已经很多年了,为什么在2003年这会引发SARS?

  钟南山:很难说清楚。就像禽流感一样,其实是鸡瘟。它存在几千年了,为什么今天会大规模暴发并感染人?我想:人的生存环境的变化、气候的变化等等因素,都会造成病毒的变异,产生适合在人体内存活的病毒。禽流感的感染目前只存在禽类之间,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在人体内变异,并造成人与人之间的传染。现在还有很多问题,对我们来说都是谜。

  记者:SARS还存不存在再次暴发的威胁?除了果子狸,还有别的病毒携带源存在么?

  钟南山:果子狸是非常重要的SARS冠状病毒携带源。如果能控制住这个环节,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控制SARS。目前还有人研究出,果蝠(学名叫中华菊头蝠)身上也可能携带有与SARS类似的冠状病毒。SARS还会不会再次出现,无法保证。但即使再出现,也不会产生2003年那样的疫情了。

  记者:SARS病毒的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还存在么?

  钟南山:2004年的实验室泄漏是个很大的教训。此后,实验室都制定了严格的管理条例,加强对病毒实验的控制,不会再发生像上次那样,有人把病毒从一个实验室带到另一个实验室,从而发生泄漏的情况。

  记者:SARS治愈后的后遗症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心理方面的后遗症呢?

  钟南山:SARS治愈后出现的股骨头坏死病症是使用皮质激素过量所致。目前治疗SARS的方法,仍需要使用皮质激素,只是一个适量的问题。

  至于心理方面的后遗症,不太明显。我所接触的病人中,表现得已越来越好,逐渐都脱离SARS阴影了。毕竟,那场疫病已经过去三年了。

  记者:从防疫主管部门公布的信息看,去年禽流感也最早在广东出现。这是什么原因?

  钟南山:至于广东的禽流感,与季节有一定关系。广东是养禽密度很高的地区,又有三条候鸟穿越过境路线,所以出现禽流感。

  记者:您能否比较一下禽流感和SARS的异同之处?

  钟南山:相同点就是,都是动物传播,基本呈现流感一样的症状———SARS和人感染的禽流感都表现出肺炎的症状。

  不同之处在于,首先,SARS的感染人群集中在中年人和壮年人,而禽流感则多感染孩童。第二,禽流感的死亡率比SARS高许多,已接近50%,广东SARS病人的死亡率只有3%左右。第三,禽流感如果在48小时之内确诊,是可以用药物治愈的;而SARS直到目前都没有药物能直接治疗,只能针对不同的症状分别用药。



专访中国第一例SARS患者庞佐尧

  曾被媒体大肆报道的黄杏初——39岁的广东河源男子——并非SARS第一人,一位名叫庞佐尧的广东佛山农民,才是中国首例SARS患者。

  “有关方面最初把庞佐尧定为世界第一例SARS患者,”庞佐尧的主治医生、佛山市第一医院ICU病房主任周立新说,“考虑到影响,后来依次改为中国第一例SARS病人、广东省第一例SARS病人、珠三角第一例SARS病人,最后结果定为佛山市首例SARS病人。他的发病,比黄杏初早。”

  但在过去三年里,庞佐尧谢绝了所有采访,为此他甚至还躲避过一段时间。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官方认定的“SARS第一人”,关于他染病的原因也像谜一样仍未揭开。

  

  谜一样的传染病

  2005年年末的一个早晨——SARS爆发三周年之际。和往常一样,庞佐尧开着车来到佛山市某村村委会上班(应被访者要求,隐去其生活地点)。

  上午10点,记者出现在他面前。

  庞佐尧脸上的笑容马上变成了警惕。“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他摆出送客的架势。

  在记者的劝说下,他又坐了下来。这位40岁的男人一副典型的广东汉子的模样——中等身材,略微发胖,鬓角有些发白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不再想它了。”说着,他把眼镜摘了下来,用双手使劲地揉着脸部。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得SARS,得病时还没有‘非典型性肺炎’这个说法。”庞佐尧回忆说,“应该说,我是被‘追认’为非典患者的。”

  2002年11月16日,庞佐尧突然出现了发烧、头痛、干咳、乏力等症状,被紧急送进了佛山石湾医院。医生用多种方式为其退热,但他39.5度的高烧一直“坚持”了多日。9天之后,他被转到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由于庞家经济条件不错,他直接住进传染病科,很快又转到了ICU病房,同时上了呼吸机。

  由于所患的是肺部疾病,庞佐尧的脑子当时还算清醒。但罩着呼吸机的他不能说话。这个病人表现得异常恐惧和烦躁——因为他不清楚自己的病是怎么回事,连给他的医生也不太明白。

  “那时候,大家称怪病为‘原因不明的呼吸道传染病’,”周立新回忆说,“我们采用各种方式治疗,热虽然退了一些,但他的呼吸仍然不畅。医院请专家进行会诊,最后大家认为:应该用抗病毒药治疗,尤其是使用大剂量的类固醇激素和球蛋白。而病人必须严密隔离以杜绝感染。”

  但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庞佐尧的妻子、舅妈、舅舅和舅舅的女儿先后出现和他同样的症状,全部住进医院。其中,舅妈的病情特别严重。当然,正在住院的庞佐尧当时并不清楚形势的严峻。

  好在医护人员没有被传染。按照专家会诊的方案治疗,庞佐尧的病也奇迹般地好转。病人找回了自己的信心,1月8日左右,他康复出院了。

  一家五口人花费了约40万元医药费,这并不是个小数目。“我当时想,平白无故得了场怪病,40万就这样没了,也挺可惜的。”庞佐尧说,“但后来又想:命要是没有了,再心疼这些钱又有什么用呢?”

  当时,中国还没有大规模出现SARS疫情,人们也没有把这个病放在心上。

  然而在2003年1月15日,广东省中山市出现了十几名以发热、肺部感染为主要症状的患者,并且传来多名医务人员被感染的消息。(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