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神经科学 > 生命探索 >

“人造生命”令世界不安 超越自然还是带来毁灭

时间:2010-05-27 00:00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 阅读:
  “人造生命”令世界不安



  “人类是否可以扮演上帝的角色?”美国科学家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创造生命”,再次激起了这个古老的争论。日前美国科学家克雷格·文特尔宣布培育出第一个由人工合成基因组控制的细胞,被认为是地球上首个人造生命形式。对这一成果,有人看到未来解决食品短缺、能源危机的希望,但更多的人担心这打开了“潘多拉盒子”。有网民在《纽约时报》的报道后留言称,“这是继原子弹后人类又一个可以毁灭自己的发明。”近年来,随着克隆技术、干细胞技术和基因工程等飞速发展,基因粮食和药物与人类越来越近,“人造生命”引发的有关伦理道德和人类存在的危机争论越来越激烈。类似于《生化危机》等描写人类几乎被自己制造的“非自然生物”灭种的影片在全球流行深深地反映出人类的恐惧。



  在电脑上设计生命



  5月20日,美国《科学》杂志宣布世界首例人造生命—————完全由人造基因控制的单细胞细菌诞生。主持这项研究的美国基因遗传学家克雷格·文特尔将这一细胞起名为“辛西娅”(意为“人造儿”)。他称:“这是世界上首个人工合成的细胞,这是地球上首个能够自我复制的人造物种,而它的母亲是一部计算机。”据《科学》杂志介绍,研究小组借助“DNA合成器”获取数百个含4~6个基因的合成物,然后把这些合成物注入事先“挖空”的一种“山羊支原体”细菌内。通过分裂和增生,最终成为一种完全为人造基因所控制的全新生命。



  《科学》杂志称,这表明新的生命体可以在实验室里“被创造”,而不一定通过“进化”来完成。据称这一研究让文特尔领导的20多位科学家花了15年时间。此次植入的DNA片段包含约850个基因,人类的DNA图谱上共有约20000个基因。研究小组称,这仅是一个更宏大工程的一小步,未来他们甚至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提供“定制”的有机物,如制造出能够产出石油或专以二氧化碳为食的“人造生命”。文特尔自信地说,“人造生命”将成为非常强大有用的生物学工具。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认为,严格地说,此次的成功还并不能称为完全意义上的人工生命诞生,因为不论如何,人造细胞仍然借用了自然细胞的躯壳,尽管文特尔称那仅仅是一个没有任何生命特征的空壳。不过,文章认为,这一成功为进一步的人工生命成果打开一扇门:从1995年人们宣布解开DNA序列至今不过15年,照这个速度,不用很久人们就可以在电脑上设计生命,并让它们按照自己意愿生长,从微生物到植物和动物。



  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高福称,从简单的病毒到复杂的人类,任何生命首先需要“原料”,即4种DNA碱基,然后通过不同的拼接形成不同的基因组,最后“组装”成各种生物。他说,这次研究与以前的克隆技术不一样。克隆技术是把基因从细胞里面挖出来复制,而这次形成的基因,是通过4种“原料”一步一步合成而来。可以说,前者是“复制”生命,后者是“合成”生命。



  高福认为,此次科研成果只是理论上的突破,证明了体外合成基因组是可能的,离“人造生命”还很遥远。他说,这次人工合成基因组是在一个被掏空了遗传物质的细胞“山羊支原体”内进行的,而这并非由人类制造。实际上,对于“人造生命”来说,合成了基因组固然重要,但制造合适的细胞环境更为关键,也更难。这就好比,我们“合成”了一条鱼,要把它放到水池中养起来。但现在,这个水池怎么制造,用什么样的水,我们还无法探知。



  发展前景仍是未知



  近年来,人类在基因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速度之快远超过人们的想像。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称,自从世界上第一只克隆动物,克隆羊多利的诞生起,引发了无数人的关注。近年来,从各种基因食品的出现,到人类可以把人类普通细胞变成生殖细胞,都曾引发世界激烈的争论。



  对于这一人造细胞,许多人称文特尔是想“篡夺上帝的位置”。哈佛实践伦理学教授列库斯说:“这推开了人类历史上最重要、最基础的大门———窥视生命的本质。他在向上帝的角色迈进:创造自然界从没存在过的生命。这种可能虽然远在未来,但所要面对的风险也是前所未有的。”



  《印度斯坦时报》题为“新生命,新前沿”的报道称,这一人造生命形式把人类对自然的控制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数千年来,人类一直努力重塑自然界以满足人类的需要。小麦是从野草杂交而来的,土豆最终变得可食用是因为千年来有选择性地培育的结果。现在人类仍然需要大力开发自然界的潜力,过去10年来世界人口和粮食生产之间的差距已经惊人地缩小了。但是气候变化在威胁着人类,人工合成细菌或许是解决问题的关键部分。



  更多人担心,这种能够自我复制的人造生物危险将远超人类的想象,即使不被恐怖分子和违法者利用来合成大量生化武器,万一不小心流入自然界,也可能造成让人类毁灭的生态危机。英国《独立报》的报道称,应该立即立法阻止“人工生命研究实验”。报道称,人工生命存在巨大风险,一旦失控,就可能从实验室中释放大量有害基因,从而对全球野生动植物的生存构成不可预估的危害。一个名叫ETC的加拿大环保组织认为,人工生命技术还可能被“邪恶国家”和恐怖组织所利用,制造出威力巨大的“生态武器”攻击人类社会。许多环保主义者抨击“科学家和企业家的疯狂组合”:文特尔得到埃克森-美孚6亿美元的资助,一些环保人士认为,即使人工生命研究不可逆转,也应尽快将这一技术透明化、公开化。



  美联社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得知这一消息后表态说,这项新进展引发了“切实的担忧”。他第一时间要求美国国家生命伦理委员会在本周举行听证会,“评估此研究将给医学、环境、安全等领域带来的任何潜在影响、利益和风险……保证美国能够在伦理道德的界限之内,以最小的风险获得此研究成果带来的利益”。



  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历史学教授琳达·巴克特曼说,人类能制造出火箭,控制原子的能量,但对生命却很少知道,也无法治愈一些疾病,因此许多科学家致力于通过生命科学的研究找寻人自身的奥秘。巴克特曼说,与核能一样,人造生命同样是具有天使和魔鬼两付面孔,现在人造生命的研究发展很快,但相应的伦理道理研究、立法和监管远远滞后。更可怕的是,人性是不可控制的,生命一旦成活更不可控制,这种技术不但可能使人类被“坏人”控制,还有可能被“坏的人造生命”掌握,这对人类将是灾难性的。



  人造生命让人类恐惧



  最近几天来,世界各国科学界和媒体对这一研究成果越来越担心。《爱尔兰时报》称,除了对恐怖分子利用来作生物武器的担忧外,人类从历史上就对生命的创造有一种天生的敬畏。一旦这种技术走出实验室,将成为社会的一部分,如同潘多拉盒子被打开,魔鬼将从中逃出。



  几十年来,世界有关科学狂人怎样制造出怪物来毁灭世界的影视节目层出不穷,在《生化危机》中,科学家制造的一种原来用于抗衰老和治疗神经方面疾病的T-病毒却能使人类成为像僵尸一样的活死人。日本《苹果核战记》系列动画片讲述了一场人类和由人类制造的“完美基因人”之间的战争。有分析在对《苹果核战记》的评论中称,在人造人之初,开发者考虑到基因人有可能会对人类造成的威胁,但同时又希望通过人造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对人造人的欲望进行了控制。这种控制与反控制就像是一柄双刃剑,有可能帮助自己也可能伤害自己。随着科技的极度发展,这种斗争将给人类带来空前剧烈的毁灭。



  在《纽约时报》有关人造生命诞生的报道后,许多读者留言表示担心。一个名为特雷格的网民说,“我们的科技能力几乎将摧毁我们人类。”来自波士顿的苏姗称,“看看我们杀人能力的进化进程吧,现在我们能从很远的地方杀死大量的人。我们越来越有能力干成我们不想干的事,这就像缘木求鱼。我们需要科学创造,但更要注意可能带来的后果。”网民康思格里奥说,“一句话,太恐怖了。”



  美国戴姆科网站上题为“人造生命是福还是祸?”的评论称,很多伦理学家开始考虑这项新成果可能对人类生活造成的影响。想一想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吧,当初他对让原子精灵走出瓶子持保留意见,在后半生中,他一直反对制造原子弹。我们只希望人造生命的制造者们不要再重复奥本海默的经历,为广岛和长崎的大量生命沦为受害者而懊悔不已。



  由于资源缺乏,日本一直把生命科学视为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希望领域,对其推动和关注比别国更为急切,在生命科学研究的规制较宽松。除了对人类克隆和人兽复合克隆技术严厉禁止以外,在非人生物的生命研究方面较少限制。但日本民众却对人造生命抱着强烈的否定态度。日本尼崎市民间教育监督委员会委员藤本喜久代女士对《环球时报》记者称,美国公布的人造生命,是一些低等生命体,这些肉眼看不见的生命,正是人类多次大劫难的罪魁祸首。例如黑死病、伤寒、天花等,都是这些生命造成的,其危害更甚于虎豹。由于它们繁殖力特别强,所以一旦成灾,人类的药物对其杀灭能力总是呈现递减趋势。如果人造合成类似生命体,也许会造成与我们已经认识到的疾病完全不同的新病种,因为一个失误而给人类造成灭顶之灾。她说,“地球已经很拥挤了,作为岛国的日本感受很深,每次出现新的传染病,我们都十分紧张。所以,在技术不是有十分把握之前,不应人为制造新的危险。”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生命本来是自然的,美国科学家创造出自然界本不存在的人造生命,是生命科学里程碑式的事件,此前转基因植物、试管婴儿,都只是人类对自然生命的干预和改变。



  张颐武说,人造生命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涉及到宗教、习俗和文化各个方面,需要谨慎地研究。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的西方国家对人造生命更敏感。他们认为上帝是造物主,如果人能创造生命,也许对人类来说是灾难。张颐武认为,对人造生命的争议实际上是人类知识和价值的矛盾。有自然科学开始,这个矛盾就有了。生命科学这些年的发展遇到了很多伦理上的困扰。任何科学技术的发展都有不可预测的后果,但同时科技的发展总的来说是有益于人类的。人造生命最好还是在伦理的全程监控下发展,避免风险。核武器虽然危险,现在人类不是建立了一套有效的管理机制,把它控制得很好吗?▲(本报驻外记者  纪双城  萨苏  陶短房  本报记者  钟玉华  王燕  陈一  杨孝文  柳玉鹏)(责任编辑:glia)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