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神经科学 > 生命探索 >

【论文故事】狩猎采集者睡得比我们多吗?

时间:2015-10-16 04:18来源:果壳网 作者:Lucorta92 阅读:

你为什么还不爬上床去睡觉?是那还未装满(也无法装满)的购物车,不追不爽的剧集和电影,深夜才开踢的焦点球赛,还是让人欲罢不能的社交网络?在现代社会,人们在天黑之后能做的事情有增无减。许多人白天一直拖着一副“我困死了我没睡够”的样子,许多人觉得,生在这个诱惑满满的时代,人们的睡眠时间注定远少于前人。

那么,如果排除掉工业社会的这一切诱惑,回到狩猎采集时代,人类是否会睡得更久呢?近日,来自美国加州大学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杰罗姆·M·西格尔(Jerome M. Siegel)及其同事对3个远离现代喧嚣的部落进行了睡眠研究。研究结果[1]刚刚发表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上,你也许未曾想到,这些生活状况较为“原始”的人们,睡眠时间并不比工业社会的人长。

原始部落:从人类起源之地到迁徙的终点

西格尔所选取的3个部族分别是生活在坦桑尼亚北部的哈扎人(Hadza)、在非洲南部Den/ui村庄居住的卡拉哈里桑人(Kalahari San),以及在玻利维亚Maniqui河畔居住的提斯曼人(Tsimane)。其中,哈扎人是纯粹的狩猎采集者,他们完全依赖狩猎及采摘获取食物;桑人刚刚结束四处迁徙的生活,开始定居下来,但是目前也同样是以狩猎采集为营生;而提斯曼人则是狩猎-种植者。

【论文故事】狩猎采集者睡得比我们多吗?西格尔的研究地点。从左到右分别是提斯曼人(Tsimane)、桑人(San)和哈扎人(Hadza)的居住地。浅蓝色线标注的是赤道的位置。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西格尔接受科学人采访时表示:“这三个部落是最与世隔绝的一类人,他们的生活中没有电,也几乎不接触外界。哈扎人和桑人居住在非洲的热带地区,这里是人类的起源之地;而提斯曼人居住的位置则是人类从非洲向外迁徙的终点——南美洲。”这些特点使他们成为这项研究中极具代表性的研究对象。

研究者给三个部族的居民佩戴了Actiwatch 2(一种能够记录睡眠状态的智能手环),跟踪他们的睡眠情况。他们发现,尽管这三个部落在地理上相互分隔,但却在睡眠模式上有着很高的一致性——这提示,一如他们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这些原住民的睡眠模式也可能反映了人类祖先是怎么睡觉的。

【论文故事】狩猎采集者睡得比我们多吗?研究开始时,研究者在纳米比亚拍下的两位桑人原住民。图片来源:Josh Davimes

采集狩猎者睡得并不比我们多,却更少失眠

结果表明,这三支原住民每天只睡5.7-7.1小时,并不比居住在钢筋水泥中的我们睡得久,甚至还要偏少一些。跟午休爱打个盹的人不同,他们通常不会午睡小憩,即便在“夏打盹”的时节,可能睡午觉的日子最高也只到22%。在研究者记录的364个夏日中,桑人睡午觉的次数只有10次。

午后不休息,那晚上休息呗。研究者发现,这三个部落的居民平均在日落后3.3小时入眠,通常在第二天日出前,他们就已经醒来。西格尔对他们的入睡时间和当时的气温进行了统计,结果发现他们都是在气温开始下降时入睡,习惯于用睡眠的方式度过每天最寒冷的时段。他们的睡眠也呈现出了明显的季节性。在冬季,他们会比在夏季每天多睡53-56分钟。环境的温度变化,可能是调控他们睡眠时长的主要自然因素。

【论文故事】狩猎采集者睡得比我们多吗?哈扎人的睡眠时段统计。数据来自于对10名参与者超过60天的记录。他们在日落后平均3.4小时上床睡觉,起床时间是日出前1小时。当地温度是在哈扎人营地附近的塞伦盖提站进行测定的。从图中可以看到,他们通常的睡眠时间横跨了一天中温度最低的阶段。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论文故事】狩猎采集者睡得比我们多吗?冬夏季睡眠对比。图中蓝色的散点-线图为桑人的睡眠时间,绿色的柱状图为提斯曼人的睡眠时间,可以发现他们在冬天睡得更久。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按这样的睡法,这些狩猎采集者虽然睡得不比我们多,但他们一觉睡到醒,很少“起夜”,也几乎不会睡不着。西格尔在调查桑人和提斯曼人时发现,在这两个民族的语言中甚至都不曾有过“失眠”这样的词汇。经过一番沟通解释后,只有5%的受访者表示“偶尔会难以入睡”,9%的受访者表示“睡到一半会突然睡不着”——相比于工业社会居民的10-30%的慢性失眠率,这显然代表着更优秀的睡眠质量。西格尔对科学人表示:“如果我们能够在室内模拟大自然中的真实环境,尤其是每天的温度循环变化,或许可能会对失眠症或是其他睡眠疾病的治疗产生帮助。”

睡一场好觉,其实就很快乐

在科研之外,与狩猎采集者们相处的时光对于西格尔来说同样是难忘的回忆。“我本人并不是一个人类学家,但我的一些同事是。所以这样的研究经历对于我来说像是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使我更加了解人类曾走过的历程。”西格尔对科学人说,“我直接接触了桑人,他们完全与现代文明相隔绝,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活得也很开心。他们以紧密的群体形式合作谋生,就像我们几千年前的祖先所做的那样。”

“看到他们,你就会明白原来生存所需是多么简单,活得精彩其实并非难事,并且意识到集体比任何物质财产都重要得多。”西格尔说。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睡一场好觉度过寒夜,也可以是一种简单的幸福。

(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Yetish et al., Natural Sleep and Its Seasonal Variations in Three Pre-industrial Societies, Current Biology (2015), http://dx.doi.org/10.1016/j.cub.2015.09.046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