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神经科学 > 神经心理 >

失恋的痛苦来自何处 学者剖析爱情心理运作

时间:2004-09-01 10: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阅读:
失恋几乎是人类所能忍受的痛苦极限。为什么当浪漫关系出现问题时,人们会感觉痛苦异常?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说,这都可以在你大脑的神经网络和进化学方面找到依据。

  空虚、无望、恐惧、愤怒,
几乎每个人在人生的某一时刻都体尝过情场失意的痛苦。

  为什么我们要遭受这些呢?悲痛和愤怒在身体代谢上是很昂贵的,为什么人类没能进化出一种很容易摆脱失恋,并马上重新寻求合适繁殖伴侣的方式呢?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研究恋爱问题已有10年之久,她认为恋爱应该是一种进化的结果——人们进化出陷入恋爱的能力,把求爱的注意力集中到一个完美的伴侣身上,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和能量,进一步能够增进其生存和繁殖的机会。

  被你抛弃,我却更爱你

  失恋差不多是人类所能忍受的痛苦极限,所以,研究人员认为,应该有更多脑区参与其中。但他们考虑更多的是:从理论上说,失恋的痛苦也应该是一种具有特殊功能的进化性反应。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随着爱慕对象的溜之大吉,大脑网络活动的增强和大脑分泌的化学物质的增加会使我们产生更强烈的感情。

  精神病学家把失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抗议”,第二阶段是“放弃/绝望”。在抗议阶段,被遗弃的恋人为了让对方心回意转,自己会变得痴痴迷迷,他们苦思冥想自己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以及如何找办法来重新点燃爱火。他们有时会出其不意地、羞辱性地出现在恋人的家中或工作场所,然后咆哮而去;他们不停地打电话、发电子邮件和写信,一再地拜访俩人共同的朋友……然而,随着这些不幸行为的升级,被遗弃者有时对恋人的爱情却出人意料地逐渐加强。这种现象被研究人员称为挫折吸引力——即当一份浪漫爱情受到阻碍时,被遗弃者对恋人反而爱得更深了。

  这样奇怪的行为存在于什么样的大脑系统之下呢?精神病学家认为,这与多巴胺(多巴胺是一种控制肌肉运动、并让人产生满足感的化学物质)有关。研究表明,在浪漫关系的早期,产生多巴胺的系统被激活。在抗议阶段,多巴胺的活动也增加,使得遭到拒绝的恋人感觉到更为强烈的激情。多巴胺水平的增加可能有助于解释挫折吸引力的生物学原理。

  爱与恨是姐妹不是敌人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大脑系统——愤怒,在劳燕分飞的抗议阶段也经常变得活跃起来,就算分手恋人之间的忠诚、爱怜、社会荣誉和父母义务的关系已经断开了,很多遭到拒绝的恋人仍然在心碎和狂怒的感情旋涡中拼命挣扎。有的心理学家把这种反应叫“遗弃狂暴”,海伦·费舍尔称之为“爱之恨”。不管怎么称呼,这都是一个令人好奇的反应,愤恨和狂暴一般并不能诱导爱人回心转意,为什么爱会变成了恨?

  人们常常假设恨是爱的对立面。但事实并非如此,爱的对立面是冷漠,是不关心。所以研究人员猜测,爱和恨在大脑中是有联系的。研究结果的确如此。大脑控制愤怒的基础神经网络与“期望奖赏中心”——这里产生“爱”的感觉——紧密相连。事实上,动物实验已经证实了这些奖赏回路与愤怒回路是多么紧密地互相缠绕。刺激一个猫的奖赏回路时它会感觉特别舒服,不再刺激时它会发火咬东西,而不是保持平静。

  所以,浪漫的爱与由爱而生的恨或许在大脑里就密切相关了。当爱的驱动受阻时,大脑就将爱的感情转变为狂怒。

  为什么我们的祖先把我们的大脑进化成让我们怨恨我们所珍爱的人?愤怒于你的健康不利:它使血压升高,对心脏造成压力还抑制免疫系统。所以,这种由爱而生的恨必是为了解决某些关键的繁殖问题而进化出来的。对此,海伦·费舍尔的观点是,这是为了让被抛弃的情人从已经走到尽头的恋爱中解脱出来并重新开始而发展进化来的。

  放弃的愤怒也激发了人们对其后代福利的争执。这种情况当然也存在于离婚行为中:为了最大限度争到孩子,男人和女人都变得刻毒甚至暴力起来。

  在一项由124对伴侣参加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罗曼蒂克的爱与愤怒的感情是独立的,你可以同时具有这两种情感,也就是说,你可以勃然大怒,但同时也仍然深爱着对方。

  抑郁的积极作用

  然而,被遗弃的恋人最终会罢手。接下去他或她会面对新的折磨:放弃和绝望。独自啜饮爱的苦酒,他们哭喊,他们躺在床上,冲着天花板发呆,他们喝酒麻醉自己或者蜷缩在家里看电视。心中充满了抗议和愤恨的感情,有时又思量着重归于好或重新见面。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陷入了深深的忧郁之中。

  加州大学的社会学家曾对114个被恋人拒绝的人进行评估,发现大约有40%的人属临床抑郁症,这其中,12%的人患中度或重度抑郁。有些人甚至会自杀或因心碎而亡。有精神病学家报告说,心碎的爱人可能会因为抑郁引发心脏病发作或中风而死。

  放弃或绝望的表现也存在于其他哺乳动物。哺乳动物的婴儿被母亲遗弃时,最初都表现出抗议或恐慌,然后他们跌落到精神病学家所说的“绝望的反应”中。

  绝望和大脑中的几个网络有关,其中之一就是奖赏系统。当被遗弃的伴侣意识到他们所期待的奖赏永远也不会回来的时候,中脑制造多巴胺的细胞就降低了它们的活动水平。多巴胺水平的逐渐减低导致人和动物产生无精打采、失望和抑郁的现象。此外,压力系统也参与其中。压力是慢慢释放的,它也抑制多巴胺和其他有效神经递质的活动,参与产生抑郁的感情。

  像这种放弃的怨恨和绝望的反应,好像对个体的发展是起反作用的。为什么人们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上面呢?

  有科学家认为抑郁作为一种应付机制已经进化了几百万年。这方面的理论很多。有些人提出的想法比较独特,他们认为,抑郁在代谢上是高代价的,但其实是有其社会价值的:抑郁是一种忠实、可信的信号,它告诉自己和他人,有些事情已经不可救药地错了。它是受到压力的人被迫发出的求救和呐喊,他们在为自己的强烈需求请求及时的支持。

  抑郁还有另外一个进化上的有利之处:它给人以见识,使人心智敏锐。抑郁的人承受一种称之为“拒绝的失败”的情感,使之能够对自己或他人做出忠实的评估。严重的抑郁可以迫使一个人必须面对严酷的现实,并做出最终促使他们继续存活以及成功繁殖的艰难决定。

  爱情是进化的产物

  当然,不是每个人在失恋时都遭受同样程度的抑郁。研究人员认为,爱情是寻求配偶的主要驱动力之一。而性的驱动是被进化而用来令我们的祖先可以和合适的个体相交流的。爱情的进化是用来让我们的祖先集中注意力到一个完美的伴侣身上,这样就可以节约宝贵的交配时间和能量。而且,这种长期的配偶关系进化是为了激发配偶双方像一个团队一样来养育他们的孩子。

  所以,“爱上”是我们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也是最强有力的事。它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社会在遗传方面的未来。

  结果就是,在恋爱失败的时候,我们的身心要承受可怕的痛苦,首先是抗议分离和试图挽回旧爱,接着才能彻底放弃,拍拍身上的灰尘,重振旗鼓,再次去爱。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作者:吕静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