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人物 > 院士 >

2009两院院士增选昨天出炉:师专毕业的席南华当选

时间:2009-12-08 11:09来源:科学时报 作者:admin 阅读:

中 国国家级科学院建于1928年国民党时代,名为中央研究院。20年后经过层层选举,选出了81名院士。新中国成立后于1949年10月成立中国科学 院,1955年成立学部(分学科),通过内部协商确定了233名类似于院士的学部委员,留在大陆的60名院士46人入选。1957年增补了18 人,1980年增至400人,1991年增至528人。1993年中国的院士制度发生了重大变化,一是将学部委员改名为院士,二是新成立了中国工程院。其 结果是在科技水平不断滑坡的情况下院士人数却发生了爆炸性增长。到2001年中科院院士已增至653人,工程院院士616人,共1269人。增长速度之快 为世界之最。与此同时,又宣布院士为终身制并与经济挂钩,导致院士水平急剧下降,腐败之风越刮越猛。这两年学术反腐炮声隆隆,结果2009院士增选从严。中科院院长路甬祥表示,此次增选坚持「科学、客观、公正、公平的原则」,「力求评审和选举结果能够经得起实践、社会和历史的检验」,看来此言非虚,而且做到宁缺勿滥(老江之子江锦恒亦落选)。院士每次增选总名额不超过六十名,但今年中科院只选出三十五名(候选人296)。数学16人仅选上2人。中科院数学所的46岁的席南华是二人之一。

    席南华本科毕业于偏远的怀化师专。1985年、1988年先后获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硕士、博士学位。1994 年成为数学研究所研究员,同年获首届国家杰出青年基金,2001年在第二届世界华裔数学家大会上获晨兴数学奖(全球华人数学奖)银奖,第十届陈省身数学 奖。席南华所从事的代数群与量子群研究是当前数学中的一个焦点领域,汇聚了一批世界知名的数学家,如美国科学院院士Kazhdan(Harvard大 学),Lusztig(MIT)和Langlands(Princeton大学);Fields奖得主Deligne和Drinfeld;京都大学中岛 (2002年国际数学家大会一小时报告人)等。在这样一个竞争异常激烈的领域,席南华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了一系列十分突出的研究结果。他对仿射A型 Weyl群证明了Lusztig关于基环的猜想,成为国际上很多后续工作的基础之一,是对代数群理论的重要贡献。此外,2007年席南华研究员的另一项工 作发表在国际顶尖数学刊物《美国数学会杂志》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Volume 20, Number 1, 2007)。这是中国大陆学者首次独立在JAMS上发表论文。有别于中国学术界急功近利之风,席南华的治学方法别具一格。从1990-2005到目前为 止,他只发表了18篇论文,但都是鼎力之作,其研究结果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关注与高度评价。


    席南华的同事尚在久说:“尽管席南华已经做出很多重要的工作,但对他来说,前面仍然有更重要的问题在等着他。他有很好的数学品味,从不在乎发表SCI论 文,他认为做了重要的工作才写论文。” 从1994年到2005年的10年间,席南华只申请了一笔经费,即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30万元的经费和科学院匹 配的20万元,共50万元,以后就再没有写过申请书。他妻子曾鼓励他申请中国科学院的“百人计划”,他说:“写这些东西太花时间了,不如将时间用在研究 上。” 他也从不主动申报奖项。席南华说:“数学是我的乐趣和爱好,很高兴还可以成为谋生的手段。” 他认为研究有两件事,一是做好的数学研究,就是要解决领域中现有的问题,或是提出新问题,开辟新的方向;二是带一批学生,让事业后继有人。他在学生身上花 了很多精力,曾单独为自己的一名博士生开过两门课。2002年初,科学院在北京中关村为科学家们兴建了一批条件较好的住宅小区,数学所有几个名额,席南华 有资格申请,这里的房子对他来说条件实在是太方便了:第一,小区距他的办公室步行只需10多分钟,而他现在从住家到办公室乘车至少需要半个多小时;第二, 小孩即将上小学,小学与小区隔街相望,接送孩子非常方便。但他对妻子说:“我是所里最早有三居室住房的年轻人,所领导已经很照顾我了,现在还有不少研究员 只有两居室的房子,我不能再申请了。” 尚在久说,席南华的工资其实并不高,但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住房也很好了,他从不与别人比较,也从不抱怨。席南华说:“我什么都不求,我只求数 学,现在有这么宽松的环境,我很满意了。”


    席南华当选院士,说明中国学术界在进步,尽管这个进步姗姗来迟,还是唤起人们的一线希望。关于席南华,还有一个动人的故事。转贴如下,以觞读者。


【转贴】挽救数学家席南华生命的“生死时速”

    远在美国访问的席南华突然被疾病击倒,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立即展开救援,在中美两国间“上演”了一场:挽救数学家生命的“生死时速”

    对数学家席南华和他妻子小刘来说,2005年4月16日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就在这一天,一场悄然而至的疾病突然间改变了他们的生活。3个多月以后的7月31日,席南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的情景,病来得太突然、太意外了。”

    席南华是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数学研究所的研究员,我国代数群和量子群研究领域的领头人之一、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首批获得者。今年1月,应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教授伦纳德·斯科特的邀请,他作为访问教授到该大学访问半年。

    疾病突然袭来

    4月16日是一个星期六,席南华感到有些疲倦,他想自己可能是太累了,因此还是决定到超市将一周的用品买回家。早晨7点过,他和朋友开车去超市,在路上他 觉得越来越没有劲,到超市时都没有下车,朋友帮忙将东西买回,到家时,他觉得呼吸很困难,不能走路了,但他认为也许是感冒了,不要紧,于是就躺在家休息。 可是,下午5点多,他发现自己呼吸已严重困难,于是拨通了急救电话“911”。救护车将席南华送到了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急诊室,紧急抢救一直持 续到晚上10点多。

    由于有12小时的时差,弗吉尼亚的夜晚正好是北京的白天。4月17日早上10点多,小刘在北京的家中接到一个电话,这是一个来自美国的长途电话,弗吉尼亚 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医生告诉她,她丈夫席南华呼吸困难,肺部严重感染,正在急诊室抢救,需要做手术,请她立即到美国。小刘万般着急,但她认为丈夫可能是 劳累过度生病,做了手术就好了,当务之急是尽快获得签证到美国去照顾他。

    小刘4月18日早晨上班,她将情况向部门领导反映,并请求科学院帮助她尽快获得签证,中科院高技术局领导和国际合作局领导给予了极大的帮助。4月19日上午10:30,她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获得签证,下午2:30便登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小刘于当地时间4月19日深夜11点抵达弗吉尼亚,随即赶往医院,她看见病床上的丈夫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呼吸困难,说一句话要费力地喘几口气。当时的诊 断是:右肺积水,左肺感染,呼吸困难,而且肺部有气孔。考虑到席南华曾经患过肝炎,医生说还需要做进一步的全身检查。

    4月21日下午,医生在病房中向席南华夫妇讲述了诊断结果:严重肝硬化、肝部肝癌早期,右肺积水、左肺感染。小刘说:“当时我们俩人都没有讲话,我惊呆 了,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医生说惟一的救治方法是做肝移植,并建议他们回中国治疗,因为在美国肝源非常紧张,做肝移植手术需要等1~2年的时间,席 南华的病情不容等待。

    小刘对肝癌和肝移植一无所知,她恳求主治的美国医生到中国去为丈夫做手术。医生对她说:“中国医生做肝脏移植手术的经验已很丰富,成功率很高,而且中国的肝源要丰富一些,更有利于席南华的治疗。”

    医生还安慰她说,自己的一位美籍华人朋友也是医生,去年到广西做肝脏移植手术,两个月后回美国,现在状况还不错,也许可以和他谈谈。小刘当天晚上和这位美 籍华人医生在电话里谈了两个多小时,从他那里得知国内肝脏移植的情况,以及应该如何努力。肝脏移植手术的选择非常重要,直接关系到移植的成功与否,肝脏移 植得越早,今后的复发率越低。她决定立即与国内联络,回国治疗。

    成立紧急救助小组

    4月22日早晨8点左右,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数学研究所副所长尚在久刚到办公室,电话铃就响起来,小刘在电话里告诉他:席南华因呼吸严重困难 住院,后诊断为肝硬化和肝癌,病情严重,希望能尽快回国做肝移植手术。尚在久感到非常震惊,觉得事情严重,问她是否需要什么帮助。小刘说,在美国暂时不需 要,美国的教授对他们照顾得非常周到,请所里在国内帮助联络可做手术的医院。尚在久立即将情况向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王跃飞汇报。

    得知消息,王跃飞十分心痛,他曾担任数学所所长,深知席南华的价值。席南华是国内在代数领域做得最好的几个人之一。1988年他在华东师范大学获得数学博 士学位后来到数学所做博士后,因研究水平很高,在博士后期间就应邀到美国加州伯克利数学研究所访问。1990年留在数学所工作,同时接到美国普林斯顿大 学、德国马普数学研究所和法国高等研究中心的邀请,他在3年的时间里分别访问了这3个世界著名的数学研究所。多位国际著名同行专家对他的工作都有很高的评 价,但他在国内默默无闻,因为他从不自动申请经费、申报奖项,15年间只发表了18篇论文。他痴迷数学,对数学问题有很好的品味,从不在乎外部环境的影 响。王跃飞说:“我们拼命也要救他。”

    研究院高度重视席南华的病情,立即成立了紧急救助小组,王跃飞任组长,陈敏(研究院副院长)和尚在久任副组长,院办公室主任、医务室主任、物业中心主任等 任成员,救助小组成员杨志凌和张洪云分别负责联系医院、机场接机和救护等事宜。王跃飞要求小组成员24小时待命,手机24小时开机。他和尚在久保持与小刘 联络,随时了解席南华的情况。他说:“最重要的是做好各种应急准备,让他尽早顺利回国接受手术。”

    研究院办公室的杨志凌女士负责联系到了武警总医院,但医院按规定是需要事先看病历和体检后才决定是否住院,杨志凌苦口婆心向院方解释:这是一位非常重要的 数学家,国家培养这样一个人才很不容易,他在国外病情危急,回国后需要直接住院。院方被她的话感动,破格决定在没有病历、未做检查的情况下接收席南华入 院,并做好了手术的准备。

    小刘救夫心切,得知国内进展后决定立即回国,她买了当地时间4月26日清晨6:00的美联航票,并告诉了王跃飞回国的时间:北京时间27日下午2:30。 王跃飞立即召集紧急救助小组开会,布置方案,在27日当天兵分两路,一路负责机场与医院的协调,一路直接进入机场停机坪内接人,还有两位同志专门照顾孩子 和提取行李。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席南华归来,但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情况突然变化

    4月26日午夜,睡梦中的尚在久被电话铃声惊醒,小刘在电话中用近乎绝望的声音告诉他,他们不能回来了,因为考虑到席南华呼吸还未正常,美方的3人治疗小 组中有2位医生同意他上飞机,但有1位医生不同意,没有院方的证明,航空公司不让他们上飞机。尚在久感到小刘的焦急和无助,也知道手术时间对于席南华生命 的价值,而自己却远隔重洋不能伸出援助之手,怎么办呢?情急之中,他想起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看能否请他们联络中国民航帮助席南华回国。他立即起身以个人 的名义给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写了一封信。

    尚在久向周文重介绍了席南华的病情和乘坐民航飞机受限的情况,他说:“我恳请您是否能够指示有关部门和人员尽快与患者家属、Virginia大学和美国医 院取得联系,了解患者的具体困难,给予患者和家属适当的关心,并且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恳切希望您和驻美使馆能够给予患者及其家属来自祖国的关心和 帮助。我们能够想象远隔重洋的患者和家属目前该是如何的焦虑无助。我们单位尽一切可能安排好他们回国后的所有事宜,他们在美期间的有关事宜希望得到您和使 馆同胞的关心和帮助。”

    他在信中留下自己的办公室和家里的电话以及手机号,4月27日一早通过传真将信发至位于纽约的中国驻美国大使馆。

    这天一早,王跃飞与尚在久讨论后,向科学院院部汇报了这一情况,并请求帮助席南华尽快回国。

    各方伸出援助之手

    美国的医生认为必须控制肺部感染后才能让席南华上飞机。小刘盼望丈夫尽早回国做手术,急得和主治医生争执起来,医生理解她的心情,并和美国肯尼迪航空中心的医生联系,询问如何处理宇航员在空中呼吸受窘的问题。

    4月28日,尚在久接到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教育处给他的传真信,信中写道:

    “4月26日您给周文重大使的传真悉。关于你所青年科学家席南华在美国弗吉尼亚患病事宜,我们正全力以赴帮助病人及其家属安排尽快回国。

    “周文重大使对席南华罹患重病极为关心,根据周大使的指示,我处公使衔参赞刘川生和管片干部于第二天(27日)专程赴弗吉尼亚看望了席南华研究员,并向病人及其家属转达了周大使的慰问。

    “现病人已经出院回到住处休养。根据弗吉尼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出院嘱咐,要求病人休整一周之后,根据复查结果,方可旅行,以确保病人旅途安全。病人家属认为目前病情稳定,已计划于5月4日启程,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班机回国,大学也决定派一名护士随机护理。

    “刘川生公参亲自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驻纽约分公司总经理联系,介绍情况。民航获悉情况后非常重视,表示一旦病人允许长途旅行,民航会安排机组予以照料。

    ”我们将继续关注事态进展,直到席南华安全登机离境。”

    这天,科学院办公厅也来电话,表示如果确实需要,院部可以与中国民航联系,安排席南华乘坐国航班机尽快回国。

    使馆工作人员的看望和帮助给了小刘极大的安慰,她的心略为平静了,开始仔细考虑回国的细节。因为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到北京的飞机是从纽约起飞,搭乘国航的飞 机需要先从弗吉尼亚经10多个小时的陆上交通到纽约,这对病人是不利的,她最后还是决定搭乘美联航的飞机从华盛顿回国。

    这时快到“五一”长假期了,王跃飞要求急救人小组的成员一刻不能放松,“五一”期间不可外出,随时待命。他说,那段时间打美国的长途电话就像打市话一样, 在家里、办公室随时有情况就打电话。小刘所在单位的领导和中国科学院院部也给予了极大的支持,科学院为出据各种所需证明大开绿灯。

    一切都是为了保证病人的安全,每个细节都考虑到了,不能出一点点差错。

    “手术非常成功”

    5月5日下午2:30,席南华乘坐的班机平稳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在机舱出口处,当周向宇(数学所所长)和尚在久等人看到坐着轮椅出来的席南华时,都拥上 前去问候,终于回来了——两周来大家悬着的心也落了地。但是看到席南华虚弱的样子和有些走形的脸庞,大家都不禁难过得要流泪。机场事先安排好的救护车直接 将席南华送到了武警总医院,杨志凌早已等候在那里,并安排好了有关住院的所有事宜。

    检查结果显示,席南华适合接受肝脏移植手术,待体力恢复并有适合的肝源后即可做手术。医生护士精心地照料他,席南华对治疗满怀信心。在席南华救治期间,研 究院和数学所领导数次前往医院探望,王跃飞说:“他在病床上还很乐观,相信自己的病一定能治好,还在给我们谈病好以后做什么样的数学问题的事。”按照计 划,席南华负责于六七月份在晨兴数学中心举办一个学术活动,邀请了几位国际著名数学家来华讲学,为使活动能够继续顺利开展,他把这项工作托付给数学所徐晓 平和潘建中两位研究员具体负责,在病床上多次就有关问题进行讨论。周向宇告诉他,所里会把这项工作安排好的,请他安心养病。尚在久对席南华说:“你千万不 要再想数学的事了,肝病需要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是最重要的。”

    小刘又面临新的压力。肝脏移植手术费一般在30万元左右,术后病人需要终身服用昂贵的药物,而所有的费用都是自费的。王跃飞安慰她说:“不要担心费用的问 题,我们会尽一切可能、想尽一切办法帮助您们。”研究院院领导班子十分关心席南华的病情与救治,院长郭雷院士为此专门召开院长特别会议,讨论席南华的问 题,给予了尽可能的帮助,同时研究院还提出为席南华捐款,但被他婉拒,他说:“自己生病已给大家添了太多麻烦,费用的问题自己想办法解决。”

    6月8日,武警总医院有中国“肝脏移植第一把刀”之称的沈中阳医生为席南华的手术主刀,手术持续了8个多小时。晚上11点,医护人员将昏迷中的席南华推出 手术室,送往重症监护病房。手术成功了,但看着丈夫的模样,小刘说:“太痛苦了,我一个人木呆呆地在门诊大厅坐了半个多小时才回家。”第二天早晨6点一 过,小刘就来医院等候丈夫苏醒的消息,早上8点半左右,护士告诉她:席南华醒了。

    医生说,手术顺利完成只意味着完成了肝脏移植整个过程的一半,术后的治疗,同样对于是否能最后成功起着重要作用。而术后也要经过很多“关卡”,比如有些病 人会出现排斥反应、感染等并发症。一般情况下,术后一个月,病人可以出院回家调养;三个月后基本可以恢复正常工作、适当参加体育运动,这样就可以认为肝脏 移植完全成功。

    7月6日,席南华回到家中休养,妻子每天为他护理伤口、监督他服药、给房间消毒两次。

    冰冻三尺 非一日之寒

    对席南华和认识他的人们来说,这场疾病来得确实太突然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据武警总医院肝脏移植中心医生介绍,肝癌早期患者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因为肝脏由癌变到出现临床症状之间需要约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所 以早期的肝癌很难被发现。80%的肝癌患者出现自觉症状后才就诊,但这时病情已经到了晚期。当然,肝癌虽然是恶性度比较高的一种肿瘤,但早期发现可以彻底 治愈。因此,定期体检是早期发现的一个有效方法,尤其是肝炎等肝脏疾病的患者,最好每三个月到医院进行一次有针对性的体检。

    据称,目前还没有药物可彻底治愈肝炎,过度疲劳、精神压力过大均会加重病情。目前治疗包括肝癌在内的终末期肝病的惟一有效方法就是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席南华说,自己早在10多年前被诊断患有乙肝,之后他一直非常注意治疗、饮食、锻炼和休息,也看了许多这方面的书籍,在北京最好的中西医院接受过治疗,也 尝试过中药偏方。去年秋天,在去美国之前,他还专门到北京一家医院做肝脏B超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仔细分析这次突然发病的原因,他认为是自己对这种疾 病的认识有问题:自以为了解,也尽了努力,但实际上还是不清楚的,甚至有些错误的做法加重了病情。妻子则认为,丈夫用脑过度导致抵抗力下降、病情加重。

    “不能失去他”

    7月25日,第十届陈省身数学奖颁奖仪式在山东省威海市隆重举行,数学家席南华和段海豹获奖。颁奖词介绍:席南华从事代数群与量子群方面的研究,在这一领 域取得了一系列优秀的成果。他对仿射A型Weyl群证明了Lusztig关于基环的猜想,是对代数群理论的重要贡献。他是一位杰出的青年数学家,其研究结 果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关注与高度评价。

    席南华的研究得到了国际数学界的承认。1994年,他在德国施普林格(Springer-Verlag)出版社出版了一本长达137页的专著;2002年,他又在美国数学会出版了一本长达95页的专著。但从1990年到目前为止,他只发表了18篇论文。

    尚在久说:“尽管席南华已经做出很多重要的工作,但对他来说,前面仍然有更重要的问题在等着他。他有很好的数学品味,从不在乎发表SCI论文,他认为做了重要的工作才写论文。”

    从1994年到2005年的10年间,席南华只申请了一笔经费,即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30万元的经费和科学院匹配的20万元,共50万元,以后就再没有 写过申请书。妻子曾鼓励他申请中国科学院的“百人计划”,他说:“写这些东西太花时间了,不如将时间用在研究上。”他也从不主动申报奖项。

    席南华说:“数学是我的乐趣和爱好,很高兴还可以成为谋生的手段。”他认为研究有两件事,一是做好的数学研究,就是要解决领域中现有的问题,或是提出新问 题,开辟新的方向;二是带一批学生,让事业后继有人。他在学生身上花了很多精力,曾单独为自己的一名博士生开过两门课。

    2002年初,科学院在北京中关村为科学家们兴建了一批条件较好的住宅小区,数学所有几个名额,席南华有资格申请,这里的房子对他来说条件实在是太方便 了:第一,小区距他的办公室步行只需10多分钟,而他现在从住家到办公室乘车至少需要半个多小时;第二,小孩即将上小学,小学与小区隔街相望,接送孩子非 常方便。但他对妻子说:“我是所里最早有三居室住房的年轻人,所领导已经很照顾我了,现在还有不少研究员只有两居室的房子,我不能再申请了。”

    尚在久说,席南华的工资其实并不高,但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住房也很好了,他从不与别人比较,也从不抱怨。席南华说:“我什么都不求,我只求数学,现在有这么宽松的环境,我很满意了。”

    对王跃飞来说,从4月下旬到今天,救助席南华一直是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谈到为什么要这样做时,王跃飞说:“国家培养这样一个杰出的人才不容易,人才是可 遇而不可求的。席南华是我院代数学方面的学术带头人,一个学科就是由这几个厉害的人撑起来的,我们难以承受失去他的损失,我们拼命也要救他!” 

《科学时报》,记者王丹红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