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神经科学 > 生命探索 >

美国作家揭秘"阿凡达"如何在恐惧中爆发潜力

时间:2010-01-13 13:54来源:163news 作者:admin 阅读:

阿凡达杰克在接受那威人的教导:如何在丛林中安全生活。
阿凡达杰克在接受那威人的教导:如何在丛林中安全生活。

阿凡达剧照
阿凡达剧照

网易探索1月13日报道 卡梅隆电影《阿凡达》中,初入潘多拉星球就落单的阿凡达杰克,在黑夜的森林里孤身一人 面对各种危险,尤其是当一群死神兽像饿狼一样扑上来的瞬间,他是怎样在极端恐惧中爆发出巨大潜能,用棍棒将它们打死的?对恐惧的过激反应能带给我们通常情 况下没有的力量吗?这个关于阿凡达、关于恐惧、潜能的问题,在最新出版的一本《极端恐惧:人的思维在危险中的科学》中,可以找到答案。

Palgrave Macmillan出版社12月8日出版了Jeff Wise的《极端恐惧:人的思维在危险中的科学》(Extreme Fear: The Science of Your Mind in Danger)一书,以下就是此书的节选部分。对人们受到威逼时被迫采取行动,这部书探讨了支持这种有力的原始激情的神经机制,同时向读者展示了来自认知 科学的最新发现。以下段落来自书中名为“超人”的章节,它让人们了解到当汽车辗过一名骑自行车的人时,一位普通的目击者由于受到巨大的惊吓而突发神力施以 援手。

这样的情形类似于:这一分钟你还在心不在焉地过着正常生活。下一分钟,你就被卷入一个紧张又真实的世界,在那里时间过得更慢,色彩更鲜艳,声音更清晰,好像整个宇宙都突然开始聚焦于一处。

那是一个温暖的夏夜,地点在美国小镇图森(Tucson),时间是晚上8:30。小汤姆•博伊尔(Tom Boyle, Jr.)坐在自己小卡车的乘客座上,他妻子伊丽莎白在当司机,从商场用完晚餐出来他们就因为交通堵塞等在路上。在博伊尔夫妇前面那辆雪佛兰喷着气、转着轮 子,突然发动起来,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橡胶摩擦地面的声音。伊丽莎白突然说:“天啊,你看到了吗?”

博伊尔瞄了一眼,看到从雪佛兰的底盘下除了升起一串红色的火花,还有一样东西:一辆被压得折叠变形的自行车。这辆车撞到了一辆自行车,骑车的人现在卡在雪佛兰底下。博伊尔当即甩开卡车的门朝那辆雪佛兰跑去。

在事发那可怕的几秒钟里,雪佛兰车还在继续猛进,自行车上的人,18岁的凯尔•霍尔特拉斯特(Kyle Holtrust)也不得不被拖着走。他的一条腿压在汽车底盘和自行车车架之间,另一条被自行车和沥青夹着。一直拖了20到30英尺后,雪佛兰车减速停了 下来。霍尔特拉斯特痛苦地叫着,一只空着的手使劲拍打着汽车的侧面。

博伊尔没有多想,够着汽车车架就把它抬起来。随着一声金属的哀鸣声,底盘向上送动了几英寸。霍尔特拉斯特在底下喊道:“好心的先生,再高点、还要再高点。”

博伊尔鼓足浑身力气,深深呼吸,然后用力往上举。底板的前端又翘起了几英寸。“好了,没压着我了,”车下的男孩这样说着,声音里几乎全是痛苦,“可 我动不了,把我弄出来吧。”这时,雪佛兰的司机,40岁约翰•巴格特(John Baggett)把霍尔特拉斯特整个人拽了出来。在第一次向上举起汽车45秒钟以后,博伊尔终于把它放下。

自行车上的男孩伤势严重,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惊吓,鲜血不断从伤口涌出。博伊尔跪下身把男孩搂在怀里安慰着他,直到警察和消防人员赶到。

当地媒体称赞博伊尔情急而生的神技,基督教青年会为此给他颁奖,报业和电视台都采访了他。各方的赞美让他既感到荣幸和为此十分骄傲。不过,即使到了 今天,博伊尔还是有些事自己也没弄清楚。对他来说为什么他要那么做并不是秘密――“我可能看到别人遭受那样的痛苦会害怕,甚至不想去帮助。”他虽然这样 说,但还是不能完全解释怎样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说:“现在我根本没法抬起那台车。”

需要指出的是,博伊尔根本不是一个柔弱的人,他在6英尺4英寸的举重架上可以举起280磅。不过这样想想:博伊尔曾经举起的最重杠铃有700磅,世界举重记录是1008磅,而一辆市售雪佛兰重达3000磅。即使考虑到杠杆作用的影响,事发那天晚上也有很了不起的奇迹出现。

那就是身体对恐惧的反应。当我们发现置身于紧张压力中时,恐惧就释放出平时保留的那种难以企及的能量,我们就真的成为了超人。

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人体的交感神经系统为身体有力的求生行为做了准备工作。肾上腺分泌大量的皮质醇和肾上腺素进入血液。血压激增,心跳加速,给肌肉输送氧气和能量。这就在生物学上等同于打开了发动机的节流阀。

弗拉迪米尔•扎齐奥尔斯基(Vladimir Zatsiorsky)是宾州人体运动学教授,他对举重的生物力学进行了广泛研究,并且在人体肌肉理论上能运用的力量之间做出了区分,这类力量他称作“绝 对力量”。而由于有意识地行为产生的最大力量被他叫作“最大力量”。他发现,一个正常人只能在训练期间聚集65%的绝对力量,而一名训练有素的举重运动员 能发挥超过80%的这种力量。

在竞赛时,一名经过训练的运动员能把这一数据提高12%之多。扎齐奥尔斯基称这一更高的竞赛表现力量为“竞争性最大力量”。这个参数不是确定的,竞赛越激烈,它就会升得越高,因为大脑的恐惧意识中枢由于现场的表现而进一步地消除对力量的禁锢限制。

这样说来,运动项目的世界记录在象奥运会那样的重大比赛中会被打破也就并不是巧合,因为奖赏越高的时人的压力也就越大。比如,迈克尔•菲尔普斯在2008年奥运会上赢得8枚金牌时有7项世界纪录被打破。不只如此,当他在男子100米蛙泳赛中以50.58秒冲过终点线时,打破了前奥运会记录,而其他7名选手中紧随他其后的3名也把前记录抛在脑后。

然而,恐惧能让人的反应多快速、多强大还是有限度的。我们都听过关于惊恐的母亲把汽车举起救出她们孩子的故事。它们流传了很久,以至于我们中很多人 都认为这是真实的。不过扎齐奥尔斯基的研究表明,恐惧确实比最激烈的比赛还能激发人们达到接近完全力量的水平,而且没有其他方式能超越它的效果。据他的研 究数据显示,出于母性的极度恐惧,在健身中心能举起100磅重量的一位女性能举得起135磅。她却不能突然举起一辆3000磅重的汽车。汤姆•博伊尔曾经 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举重运动员。6月的那个夜晚,肾上腺激素让他达到了极限,但并没有把他变成“绿巨人”。

让大脑能聚集人体更大的储存力量的机制还没有很好地开发,而它可能与另一种恐惧产生的的超级力量:痛觉缺失,又叫失去痛感有关。我在健 身中心时,完成哑铃练习的最后一个重复动作时肌肉都绷得很紧,很难想象我的肌肉还能在那种状态下再次多使一半的力,我只感觉疼得要叫出声来。

然而,在极度紧张的环境下,不管是健体的比赛,还是孩子在车底陷入困境,或者遭到熊的袭击,你都不会觉得肌肉有多疼。身体摆脱了所有的限制,让你发挥到极限。你不会感到肌肉疼痛,也不会感到伤痛,只不过把需要做的做了。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