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神经科学 > 生命探索 >

“人造生命”的困惑

时间:2010-05-25 00:00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阅读:
  创造生命不再是神的特权,美国基因组学先驱克莱格·凡特5月20日宣布,科研人员在为期15年的研究项目中,已成功制造出全球首个“合成细胞”,一种称为丝状支原体的细菌。这是第一个由计算机设计、能够自我复制的生物,这意味着人类能够制造出自然界从来不曾出现的“人造生命”。也有科学家认为它只是一个带有人造基因组的生物体,而非人造生物。不论如何,人造生物已经在科学与宗教等领域引起了震动与恐慌。



  在人类所有文明的神话里,宇宙万物与我们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都是神所创造,即使达尔文提出生物进化论学说,他推翻了机械的神创论,但依然保留了一种自然驱动的生物演化论。而人造生命的产生使人与自然关系面临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人类由自然之子摇身扮成了造物主。这将带来人类对自身角色的困惑,诸如到底谁有权力去制造本属于自然的生命等等。



  这些困惑是人类文明演进的必然产物。现在人类更担心的是,人造生物会不会是潘多拉之盒,这种技术以及他们所创造的生物会不会被恐怖分子利用从事邪恶的破坏活动,或者说科学家在试验中创造出可能危及世界的怪物。甚至,人类很可能失去对新物种的控制,因为任何人造生命都有可能演化成与地球上现有的生命形式完全不同的生命。这种恐惧伴随着人类每一次生物学的突破,从克隆技术、干细胞技术到基因工程,引发的伦理和道德之争也从未停止。



  进入现代文明之后,  “上帝已死”解放并刺激了人类的好奇心、创造力与征服欲。但是,人类总是惊恐于未知的未来,尤其是智能机器人与“异形”生物等人造物对人类的威胁,这些是好莱坞永不落伍的主题。与人类可以掌控的物质工具不同,不管是人造生命,还是人工智能,都有自我繁衍和进化的能力,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不受人类主宰,成为人类的敌人。这种恐惧随着人类发现和发明越多而越严重。这既与人类在新的世界面前愈感渺小有关,也是对自身的怀疑,因为人类就无法控制自身的贪婪、消耗与破坏。



  不管是自然的原因,还是人类活动的破坏,毫无疑问,地球的资源越来越少,人类生存的环境越来越恶劣。这意味着现代文明是一条不归路,人类不断地破坏与征服自然并被迫拯救自己成为宿命,在这个征途中伴随着绵延的危机与恐惧。



  因此,政治家应该鼓励这项技术的发展,但是必须提前找出监管他们不被滥用和失控的方法。未知总是令人恐惧,但是人类必须继续前进。或许,只有更深的认识和发展这种技术,才能控制它带来的潜在的破坏性,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与此同时,这也会避免因恐慌而阻止技术发展影响到其有益的用途。显然,造物主也会有无尽的烦恼,但这种烦恼只是造物主无法控制自身造成的,人类应该约束自己对世界的破坏,而这种约束,或许只能求助于神灵。(责任编辑:glia)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