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人物 > 人物访谈 >

沈晓明:中国医学离世界一流有多远

时间:2005-08-28 20:36来源:文汇报 作者:bioguider 阅读:
        ——沈晓明教授在全国优秀院长论坛上的讲演  

        医疗教育学制与学位体系混乱,教育模式陈旧,住院医生培养制度不完善;医学科研重微观、轻宏观,重近期产出、轻远期效益,重实验室工作、轻床边研究,重个人作用、轻团队协作,跟踪性、模仿性研究多而原创性研究少;医生队伍总体素质不高,医院改革与经济社会发展不适应,使我国医学水平和世界一流水平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目前,中国医疗体制改革总体上比较强调市场的作用。但市场主导型的医疗体制需要市场支撑。即使欧洲许多发达国家的财力也不足以支撑医疗市场的发育,更何况中国。面对特殊国情,中国的医疗体制改革何去何从仍然值得深思。  



        沈晓明  

        讲演者小传  

        1963年4月生,医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兼医学院院长,曾任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校长、新华医院院长、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院长,兼任WHO新生儿保健合作中心主任、亚洲和太平洋地区新生儿筛查学会主席、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华医学会常务理事、中华预防医学会儿童保健学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医学会儿科学会主任委员等。  

        在儿童保健学领域成绩卓著,所主持的研究项目获得2000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04年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等,并获中国青年科技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通用汽车中国科技成就奖、全国留学回国人员成就奖、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卫生部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全国优秀院长等。  

        建国以来,我国在医疗卫生领域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根据WHO最近公布的资料,我国的卫生投入居全球第139位,但国民综合健康水平为全球第82位。和美国比较,我国医疗卫生投入占GDP的5.62%,美国是14%,美国GDP总量是我国的10倍左右,因而实际投入医疗卫生领域的资源绝对量大约是我国的近30倍,但美国要照顾的人群仅是我们的六分之一,即使这样,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也已岌岌可危,政府财政负担与日俱增,老百姓普遍不满。我国的医疗服务能使居民的平均期望寿命逐年增长,孕产妇和婴幼儿死亡率逐年下降,已相当不易。这归功于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也归功于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努力。  

        但是,成绩掩盖不了差距。通过理性研究不难发现,目前我国的医学水平和国际一流确实存在不小差距。  



        一、医学教育  

        1、学制与学位体系混乱  

        我国医学教育现有3、5、6、7、8五种年制,这种学制体系造成医学人才培养规格的混乱,更重要的是,由于难以制定准确、有针对性的培养目标和标准,造成人才规格区分不准确,培养质量难以全面保证,同时也不利于人力资源的管理。再者,该体系与其他国家医学教育体系没有可比性,势必阻碍我国卫生事业国际化。  

        1981年以来,我国只设置一种医学学位体系,即学士(5年制为主体)、硕士(7年制或硕士研究生)、博士(8年制或博士研究生),种类和规格比较单一。这种将培养科学研究能力为主的科学学位和培养临床实际工作能力为主的专业学位混谈的体制,不仅造成不同规格人才培养目标的局限和培养方式趋同,也反映不出学位获得者所从事专业的特征,当然,也不难理解“博士生不会看病”的传言。  

        2、教育模式陈旧  

        (1)教学内容陈旧、教学方法手段几十年基本不变。仔细翻阅医学院的课程表,再和二十年前比较,我们发现课程安排相差无几;仔细翻阅现在的医学教科书,再和二十年前比较,我们发现内容大同小异。唯一变化是现今的多媒体代替了过去大量的板书,但仔细一看,多媒体不过是事先写好的“板书”罢了。最近二十年是医学知识爆炸和医疗技术飞速发展的时期,医疗制度和社会环境也有了巨大变化,社会和病人对医学和医生的要求也有相当大变化,用老办法来培养21世纪的新医生显然有很大局限性。  

        (2)课程设置不合理。我曾研究过中美英法德五国有代表性的一所医学院校的教学计划,发现尽管我国医学教育总的学时数不低,达到5000学时左右,但实际用于医学基础和临床的学时数仅占60%强,而法国和德国通常会占90%左右。医学相关课程的学时数过低,主要有三方面原因:第一,我国7年制开设的体育、外语、计算机等通识类特殊课程,在其他国家医学教育阶段均不开设。第二,自然科学基础挤占了大量学时数。美国医学生是在获得学士学位后,具备了较深厚的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知识基础,开始从高起点直接进入医学课程学习。英国医学院招生尽管从高中起点,但入学考试相当于我国大学一年级水平,因此也不再安排数理化等课程。法国和德国从高中招收医学生,均开设自然科学课程,占总学时的10%左右。我国7年制的自然科学课程占了总学时的14%左右。第三,临床实习,多数国家均安排在毕业后,而我国7年制在校期间要安排48周左右毕业实习。我国7年制医学教育要比国际上长学制医学教育多用2年时间安排多种基础性课程教学和毕业实习,其专业教学要求只相当于国际上5年制的水平。  

        (3)临床技能训练不够。我国的医学教育对医学生的技能和操作的培训重视不够,见(实)习学时数和国外医学教育体系比相对不足。现阶段,由于种种新的情况和矛盾,学生实践操作机会更是大幅缩水。《执业医师法》颁布,使尚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的实习医师临床操作的合法性受到挑战,尤其是《医疗事故处理办法》出台后,实习医师动手机会越来越少。在大型教学医院,事实上连住院医师和进修医师也少有动手操作的机会。随着社会进步和法制观念健全,病人自我保护意识越来越强,有时已超出合理的程度。例如,有教学医院因为没有让见习医师回避妇科检查而被告上法庭。我认为,为了保障广大病人的根本利益,保障见(实)习医生得到较好临床技能训练,应该制定相关法规,以保证医科毕业生的质量。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