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子书库 > 基础学科 > 心理学 >

森田式心理咨询-处理心理危机的生活智慧(3)

时间:2008-11-09 08:05来源:生物导航网 作者:bioguider 阅读:

 

  • 等,给人不好的印象,但他也装扮成游侠来回走动,或在喝酒赛中一口气喝400毫升酒等能吸引人注意的一面。当时,写日记在青年中很流行,正马是在毕业那年,也就是甲午战争开始后的第二年(1895年)开始写日记的,直到他临死前不久还坚持写日记。
    青年期
    初中一毕业,考虑到正马体弱多病,他父亲不赞成正马再继续读书。因此,正马只好自己争取到大阪的大黑田龙医师的奖学金,从而升入熊本第五高中。但是,当正马的父亲知道对方的前提条件是要正马做养子时,大吃一惊,为此决定自己出资供正马读书,并就此断绝了与大黑的关系。
    为了能控制住向来是我行我素的正马,他父亲提出上学的条件是正马必须与表妹九亥成婚。就这样,他们于1896年7月29日,举行了结婚仪式。虽说是结了婚,但他们只能在暑假团聚,而担任纺丝指导教师的九亥,结婚第二天就回到工作场所了。当时,随着产业革命的发展,自古以来的手纺织丝业就被机器取代了,生丝的生产力也得到了提高。她当时为日本经济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
    早在高中时代就一直关心宗教和哲学的正马,到了三年级时,决心学习精神医学,并于1898年春天,时年25岁考上了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由于正逢台风,很多地方的火车都停运,正马只能反复搭车,终于第二次来到了东京。回想到前一次上京,实际上跟离家出走一样是失败的,所以正马感慨万千。
    当时的东京,人多物价高。正马虽然努力利用余暇教德语以补贴日用,但开支仍不够开销,而父亲寄来的资助又常常晚到。这时偏又生了持续性的头痛病,到大学的附属医院去就诊,医生诊断为"神经衰弱兼脚气病"。按照医生的建议到箱根去疗养一段时间,然而仍不见好转。另一方面,又恰逢期末考试临近,逼得走投无路的正马只是想"随它去吧,如这样就死去的话,都要怪不按时寄钱来的父亲。"为此他拼命地学习。让人称奇的是,他竟感觉不到注意力不集中、脚麻、甚至连脚病也消失了,考试结果也取得了让朋友和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好成绩。就这样,从这次体验中认识到当时流行的所谓"神经衰弱是由于神经疲劳所引起的,并主张患者应休息"的观点是错误的。
    但考试一结束,正马的身体的况又趋于恶化了。就连特意到东京照料他的母亲也死了心,对正马说"你的头痛是自己想出来的,我不管了"。于是正马就想,若是再恶化的话,应该怪母亲的失职,而与自己无关。在这样的放松之中,头痛竟不知何时就好了。虽然有时在脑子里想要是恶化,那就是母亲的失职,但正马并未因此而怄气,反过来更加努力地学习,从中也可以看出正马有着强烈的"生的欲望"。
    第二年的1900年,妻子九亥来到东京,借住在真沙町,8个月后又搬到弥生町。这是个两间大小分别为6个草席和3个草席、不带庭和空地的屋子。正马由于自己的健康状况不理想,所以每次去听临床课时,老是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同样的病。当时,正值甲午战争刚结束,随着产业革命的发展,工人运动也发展起来了。铁道工人进行罢工,田中正造在起诉足尾矿的中毒事件。而自由民主运动处于低迷状态,此时正马参加了对自由运动的主要倡导人之一、患喉头癌而去世的中江兆民的见习尸体解剖。此外,先前列举的贝尔茨博士的最终讲义,也是毕业那年得到的。
    二、精神医学家
    森田疗法的诞生
    正马是在毕业之前,就已决定要专攻精神科了。为此,他前往府立巢鸭医院拜访了吴秀三教授,并成了他的助手。虽然正马的父亲一直抱怨他找了个收入少的专业,但正马却厌恶以能不能赚更多钱为目的而去选择职业的人。
    1883~1895年,发生了相马事件。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相马藩主入院后,发生了一起篡夺他家产的阴谋,他原先的仆人被起诉了。以这件事为契机,日本在1897年颁布了有关精神卫生的法律《精神患者监护法》,并要求凡在家中关押着精神患者的家属,应到警察那里去申报情况。那年,吴秀三踏上了留学欧洲的征程,4年后他归国了,就任东京帝国大学的精神科教授及巢鸭医院的院长,将从欧洲带来的理论尝试着应用到实践中去。正马就在这位热衷改革的吴秀三手下,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
    吴秀三在回国后第二年即1902年,发起并成立了在瑞士的救治活动中学来的"精神患者慈善救治会"。相比之下,美国的比尔兹因控诉曾在精神病院住院时遭遇到虐待,之后发起了在康涅狄克成立"精神卫生协会"则是6年后的事。当时,以教授夫人为中心而组织的日本救治会里,正马有时也帮着推销入场券。1903年7月,最初的作业疗法在日本开始了,而已升为主任的正马,一边忙于购入风琴,一边还在院内的空地上进行耕种。
    接着,成了大学助教的正马,曾试图在根津须贺街借房子开业,但因忙于家乡土佐的有关犬神附体的研究,最终半途而废了。当他结束调查而从土佐回来时,慈惠医学专科学校的教授职位正等他上任。1904年,正马的弟弟弥在日俄战争的旅顺总攻击战斗中战死了。1906年,正马搬到后来住了后半辈子的蓬莱町,还担任了根岸医院的顾问。第二年,正马被推荐到千叶医学专科学校当教授,为此他经过一番名誉和事业两者之间到底要追求哪一个的苦恼斗争后,最终拒绝了邀请。
    在此再让我们眺望一下,当时围绕着神经症,在世界上有什么动静。1903年,在法国,比尔雅内发表了对精神衰弱的看法。他认为,当心理紧张力减弱时,就会产生强迫症状、人格解体的症状等。而在俄罗斯,巴甫洛夫成功地完成了用条件反射控制唾液分泌的研究。随着这些理论的发展,行为疗法的研究摸索出了理论根据。在精神分析学方面,新近加入的有1902年的阿德勒、1907年的荣格,并于1908年成立维也纳精神分析协会,开始在社人直发挥巨大的俢。
    那时,35岁的正马,也跟弗洛伊德一样,使用催眠术治疗了一部分神经症患者,但他还不满足于此。因为催眠术虽在排尿恐惧或心脏神经衰弱上取得了成功,但对于更多的红脸惧患者却是束手无策。因此,对催眠术死了心的正马,就用劝导法或皮斯旺格的生活训练法,但均不能尽善尽美。在此期间,他曾热心地帮助一些患者,让他们住在附近旅馆里边住宿、边治病。不料这种单纯热心的行动,却把他引到成功的道路上。
    有一次,早已是熟人的巢鸭医院永松护士长,由于得了神经衰弱来就诊。一般说来,对于熟人的治疗总是较为困难的,所以正马就安排护士长与自已夫妇同住在二楼,并吩咐妻子,平时可以安排永松帮她打扫屋子。巧的是,这样不到1个月,永松的病就痊愈了。这件事让正马想起了以往自己克服神经衰弱时的体验。因此,他就决定让一些患者住在自己家里,进行生活指导的治疗。这时,相继出现了病情好转的患者。特别意思想不到的是曾被他怀疑过难以治愈的红脸恐惧症也取得了效果,正马从中得到了极大的自信心。
    1920年,正马生了场大病。由于得到了朋友广漱医生的帮助,使他的病情得以缓解。他就利用这段卧床治疗的时间,整理自己的思路,写出了《神经症及神经衰弱的治疗》一书。当时,正马48岁。同一时期,在行为治疗领域中,华生对小白鼠恐惧症进行条件性治疗,琼斯对兔子恐惧症使用拮抗治疗取得了成功。另外最终夺走弗洛伊德生命的癌症,也是在此时期开始显现了症状。
    1922年,他把此书作为祝贺论文献给任职25年的吴教授时,吴教授劝他作为学位论文。为此,森田正马在日记中高兴地记着:"没法掩饰而喜形于色"。
    森田疗法的发展
    1925年,日本开始出现了无线电广播。第二年,很快就播出一档《漫谈神经衰弱》的节目。但是,森田疗法能成为广为人知则是由于森田正马治愈了已陷入杂念恐惧而无法安心写小说的小说家仓田百三,而百三又把当时的体验写成《主妇之友》的小说之事了。曾因写《出家及其弟子》、《爱和认识的出发》而出名的作家百三,自35岁开始,便因束缚于强迫观念而无法写小说。后经森田疗法的门诊治疗,病情得到好转。虽然还有强迫观念,但已可以带病写小说了。百三以《没治疗而治愈了》的标题,介绍了当时的心境。
    在学会里,经过与东北帝国大学精神分析派的丸井清泰教授的反复争论,开创了森田疗法在学会中占有重要一席的时代。相对于必须追索以往的原因,试图弄清问题的来龙去脉的精神分析来说,正马认为与其问患者过去的事反倒有害。还不如着眼于目前状态。
    1930年,发起了神经症研究会,并创刊了《神经症》杂志。虽然同人杂志中出现了高良武久、野村章恒等后来进一步发展森田疗法的人名,但杂志的特征是不在于办学术刊物,而是基于专家和一般人都能接受并运用于实际生活中。认为正是发展了这一想法的基础,才有了现在自我帮助小组和生活发现会。
    死别
    那年,正马的独子正一郎死了。他生来病弱,自从前年因发热躺在病榻上后,由于病情越来越恶化,在他20岁生日那天因肺结核去世了。
    正马夫人生的第一胎是死胎,因此有过流产的经历。而15年后生下的正一郎,偏偏是体重只有2010克的早产儿。这种打击,更加深了正马夫妻之间的感情。面对着正一郎的死,正马在葬礼上放声大哭,医务科同事把他带到外面去。正马无奈之下,只好踮起脚,从站立着的人缝当中望着自己儿子的遗容,伤心地哭着。想想自己在儿子生前,在平常的日子里,不去仔细注意儿子的脸容,而如今竟与儿子永别了,因此目光不愿移开。
    正马为了克服这种丧子的悲痛,着手写了《亡儿的回忆》。书中写道,儿子出生的那年夏天,在酷热的夜晚,与妻子两个人守着孩子熬通宵的事,儿子患过各种疾病的名称,儿子说的第一句话和信。正马在书中写道:"我写的这些事,对于各位读者来说,也许尽是无聊的琐事,但对于我来说,放下笔禁不住擦拭自己的眼泪。"不过,正马写着写着,还是沉浸在与独子共处20年来所得到的幸福感中。
    不得不承认,正一郎能在这20年生涯中,多达1/4世纪的时间里,战胜魔并活到现在,也是件难能可贵的事。在他走完的这20年生命旅程中,也读完了5年中学。可告慰的是他在有限的生命里,尽了自己全部的努力。他没有在5岁或10负死,也多少减轻了曾生下纤弱的他,父母所背的沉重负罪感。
    如果奢望他或者活下来,或者毕业于慈惠医科大学那倒是陡然的,这反倒会折麿父母和令父母茫然。
    读了《亡儿的回忆》最后一段话,从心底里可以感到,对于正马来说,失去爱子的痛苦是多么的沉重,而克服这一点却获得了心境的解放。
    正因为这样,所以正马给患者的感觉也是难舍难分的慈父形象。也正如正马常常自语的"各位,哭过之后,才能长大"一样,正马虽然经常训斥别人,但大家都知道是为自己好,所以到后来,这些反倒成了难忘的往事。正马对于患者来说,既是严格的老师,又是慈祥的父亲。正因为这样,才有了正马回忆吴秀三教授时说的一句话:"在吴先生的所作所为中,曾有一事,直到最后也没怎么领会其真谛,那就是先生说的患者是客人,应重视他们这一句话。我从来不认为由于医生是救助患者的,所以患者就只得应该信赖、服从和感谢医生。"
    吴秀三曾通过实际调查,看到众多不能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精神病患者后说过不能不爱护患者的话。正马则是从精神疗法的观点出发,考虑到怎样对待有依赖特性的神经症患者。再看一下一个高中生的日记:"明天就要出院了,看着先生像慈父般温存地嘱咐我的各种各样应注意的情景,觉得仿佛是在梦境里。回到房间后,我的眼泪像瀑布一样,止不住地流下来。因害怕哭声会传到邻室,我就在贮藏室里尽情地哭着。"
    1932年,恩师吴秀三去世了。1935年,作为森田疗法的助手、与正马共患难的妻子九亥,因脑肿瘤出血也去世了。正马感谢妻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看护的同时,深深对妻子过去一直主诉眼痛这一病症却没怎么关切而遗憾不已。读了《九亥的回忆》后,我们能感受到,对于体弱多病的正马来说,妻子曾给予他无微不至的护理是多么大的支持。他写道:"九亥,在专心地按摩我的背脊时,常念叨:'很苦的吧。想办法不做不行吗?'由于她全身心的专注着,所以,虽说是静静地按摩我的背,但其所用的力度和按压的地方都 恰到好处,好像也能听得到她那和谐的呼吸声......九亥,在我生病的时候,能看透我的担心和放心,使两个人的心情完全吻合,在不言中能起到以心会心的作用。因此当我生重病时,只要九亥在身边,我心里就踏实多了。"
    就在这样好的妻子死去不久,正马的体力也日益衰败了。
    1938年2月,90岁高龄的母亲龟女又去世了,此时的正马真的成了孒然一身。就连当年4月在学会上所作的《神经症问题》
  •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