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疾病大全 > 内科 > 神经内科 > 抑郁症 >

噩梦醒来——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述(14)

时间:2008-11-09 08:04来源:生物导航网 作者:bioguider 阅读:

 

  • 激起的不顾一切的行为驱动力。这种强烈的亲近的欲望简直是撞击心岸的海涛,沸腾热血的酒精,使你激动,使你迷醉。性爱的冲动性往往是强劲、失去平衡或短暂的。冲动性难以遏制并有时带有非理性的色彩。
      直觉性是性爱独具的一大特点。能否产生性爱,往往在双方直觉性的感知中便可断定。当然,这种直觉性是当事人长期观察、体验、想象异性的积累在某个个别人身上的印证。平常我们常听人说:“这个人我一看就舒服”,“这个人我一见就讨厌”,这就是直觉性。
      隐曲性是性爱区别于血统爱、友爱、敬爱的主要特性,它显示出隐蔽、不让人知、不让人见的特点,特别在性爱的初期,这个特点更为突出。欧美国家的情人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但就亲吻者的心理而言,总不如在幽静处悄悄地进行更满足。
      在具体性行为上,性欲是通过性冲动迸发出来的。而冲动性又是由直觉性引发激起的。由于抑郁心理的压抑,抑郁症患者的直觉性的障碍又制约着冲动性,抑郁症患者的心理障碍几乎使他们丧失了冲动性,即使有了性行为也十分勉强。
      怎样理解抑郁情绪对性冲动的干扰呢?小说《复活》中有这样一幕:当聂赫留朵夫遛到玛斯洛娃的卧室的门外要求她开门时,玛斯洛娃虽然意识到开门的后果,但这时她已无法控制自己。于是他听到一只手摸索着找到门扣的声音。“咔”的一声,门终于打开了,当他把她抱起来时,她虽然嘴上说:“哎,别这样,放开我吧”,可是她的身子更偎紧他了。这说明玛斯洛娃由于性爱冲动而失去了控制。如果玛斯洛娃此时患了抑郁症,就不存在无法控制自己的问题了,她只能是躺在床上装作没听见。如果聂赫留朵夫患了抑郁症,他就不可能遛到玛斯洛娃的窗外,即使他们在一个房间,他也不会表现的那样冲动和狂热地把她抱起来。
      抑郁症患者的冲功能障碍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生理上的障碍,一是心理上的障碍。
      首先我们分析生理上的障碍,前文已经叙述过,当患者在急性抑郁状态时,饮食、睡眠都发生了障碍,饮食明显减少,甚至进食困难,严重失眠,身体明显消瘦,这自然地影响到性功能。男性一般则出现阳痿,女性一般的反应是阴冷。接着再分析心理上的障碍。这一点是最重要的,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几乎丧失了人生的一切欲望,也丧失了一切希望。其中包括对性的欲望和希望。性心理障碍,主要表现在性的憧憬上,无须讳言,所有的人都有性的憧憬。几乎所有的人,包括那结妻妾成群的帝王,性的憧憬都大于性的现实。抑郁症患者的性爱的憧憬上和性爱的现实上,都大大地打了折扣,尤其是在性的憧憬上更为减少。急性期过后,待患者的体力有所恢复后,也或多或少的有些性行为要求,但是也表现得特别勉强,缺乏性冲动。诚如前文介绍的那样,进食时那种享受感消失了,性生活那种冲动的愉悦感也消失了。需要指出的,抑郁症患者的性障碍主要是心理上的,对性兴趣不大,严重时甚至丧失。但是,抑郁症患者的阳痿反应又与一般的阳痿患者不同,一般的阳痿患者有性交的欲望,其性障碍主要是生理上的障碍,而抑郁症患者既有心理上的“阳痿”,主要是无性的兴趣和欲望,又有生理上的阳痿。抑郁症患者的阳痿反应随着抑郁情绪的好转而自愈,完全是精神因素所致。
      那么,抑郁症患者对他(她)们性伴侣还有性爱吗?
      有一位女患者,患病时由于抑郁心理所至,产生了性冷淡,其丈夫认为既然她没有性要求,又为了更好地照顾她,把她送回了娘家。抑郁症患者比常人还要挂念亲人,虽然暂时丧失了性欲或性欲降低,但他(她)还有对性的依恋。她思念丈夫和孩子,当她和心理医生叙述这些时,竟流出了眼泪。于是,心理医生邀来了她的丈夫,向她介绍了抑郁症患者性心理的特点,动员其丈夫把她接了回去。患者的配偶一定要理解和给予安慰,如发现对方有一丝性兴趣要给予及时的引导。抑郁症患者对任何事情的一丝兴趣都是病愈的好兆头。
      保加利亚伦理学家瓦西列夫在《爱情面面观》中指出:“男人对女人的性爱和女人对男人的性爱可以维持终生。这要把性本能变成一种心理现象,让大脑把性欲记录下来,就像是记录某件事情一样,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重新翻阅,虽然已经失去了性冲动,人的心理现象的变化特征就表现在这里”。抑郁症患者在精神极度抑郁、身体衰弱的情况下,带有性欲的爱,可以转为精神的依恋,以回忆和同情为基础的纯洁友爱。
      在患病后期,我多次“翻阅”曾给我留下美好记忆的时光,那情窦初开时的羞赧和对爱的美好憧憬。人,在痛苦的时候回忆起幸福的过去,往往更加痛苦,那时,我多次地扪心自问,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请读者注意,抑郁症患者宣泄痛苦时,对病愈有利。
      汤祷先生在《婚姻心理学》一书中是这样描绘初恋的:“初恋是清晨苇叶上的露珠,美丽、纯洁,但是短暂;是首次弯弓射的比武,全力以赴,但命中率很低。尽管如此,初恋还是使人终生难忘,因为它是爱情旅途上的第一站。初恋的成功与失败,都会给人留下永生难忘的回忆,并深深地影响着你对爱情的看法”。
      她,是我在“广阔天地”结识的知己,那时她是公社的广播员,稿件是我们联系的桥梁。我们合作写过配乐通讯《又是一个丰收年》,那是我在市级以上广播电台的第一篇处女作,也是成功作。她十分善解人意,在交往过程中十分默契。在那个年代,电台、报纸播发的好文章不多。至今我还记得,一次广播电台播一篇好文章《训水记》,第二天当我和她兴致勃勃谈对这篇文章的感受时,她笑了,然后从黄书包里把《训水记》拿出来送给我。今天,我的职业与“爬格子”结下不解之缘,不能说与她不无关系。
      在与她接触密切的那段时间里,每天几乎都感觉是生活在期盼、兴奋和憧憬之中。我这个人的性格是极其自尊、敏感、软弱,还追求点浪漫,而她泼辣、热情,我们性格互补且默契。在我们刚相识不久,有两次在与她谈话时,我只稍作暗示什么时间在家,每次她都找了借口来到我家,一次下雨时我送她去火车站,我走在她的右侧,左手打着雨伞,她右肩挎着书包。我多么想与她靠得更近一些,这时她悄悄地把书包换到了左肩。在心灵相通的时候,语言则显得多余了。
      清晨苇叶上的露珠,美丽、纯洁,但是短暂。在那个“政治”决定一切的年代里,我命运多舛。尔后,命运的航船把我们载入了不同的人生港湾。我引铁流钢水,她进大学校园。
      在我即将结婚的前夕的一个休假日,她大学毕业了,并前来看我。她走时,我和未婚妻送她到火车站。未婚妻去为她买了火车票。此时,我思绪万千,我们之间的悲剧除了有一定的社会原因外,我性格上的缺憾不能不说是一条重要原因。囿于……我们只能执手相看,但无泪眼。她不无虚伪地对我说:“祝你幸福,我不配……”我也不无讽刺地说:“关键我不是大学生”。是啊,爱和恨是同一根藤上的两个瓜。巴金的小说《灭亡》描写杜大辛和表妹分别的那天晚上,由于父母之命,表妹嫁与他人,表妹向他诉说痛苦的心情,但他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接着书中写道:“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时,为了爱他可以牺牲一切;当他发现这个女人不再是属于他的时候,他对她的爱会促使他做无情的报复”。我是一个普通的人,我也有人的虚伪的一面。道德和虚伪有时是同义词。
      有一次她问我:“你恨我不?”
      “我理解你”。我虚伪地说。当我表现我虚伪的一面时,我常用“理解”这一模糊的说法掩饰我不可告人的“小心眼”。
      尽管在病中时时想起她,但不想见她。因为我不愿意让她看到我这个样子。我的朋友曾提出接她来看看我,也许对我有好处,被我拒绝了。抑郁症患者与其说是自尊心强烈,不如说自卑感强烈,时时有自惭形秽的感觉。
      在她给我的信中有这样一段话,颇有哲理。“人在显赫之时,且不可忽视当时的‘微光’会给你带来希望和光明的”。在病中,对这段话我颇有感触。
      我与妻是按我们民族最传统的方式,是通过媒灼之言相识并结合的,没有憧憬,没有浪漫,权利、义务、责任规定得清清楚楚。我曾和朋友说:“我们的婚姻是异性间的‘横向联合’。”
      那时,当我和朋友谈起我的家庭时,经常用“平谈”来概括。我的家没有“浪漫”,也没有吵吵闹闹,三世同堂,一睦相处,难能可贵。客观地说,我是一个比较有责任感的人。妻子是一个勤劳、善良、泼辣、粗犷的人。在我自学夜大通勤的那段日子里,每当晚上下雨时,她经常只身一人拿着雨具在半夜到火车站接我。一次为了找回落在听课礼堂的教材,我乘后半夜的火车赶回家,下火车时已是凌晨一时三十分了,走到检票口时发现她在那里等着我。
      妻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一次我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赞扬她:“你这个人挺粗犷的”。她说:“什么意思?”当我和朋友谈及此时时,我说她粗犷得不知道什么叫粗犷。其实是我没理解她的意思。
      我珍藏着“她”的两张照片。我并没有对妻子保密。一张是她在大学时在校园里拍的,另一张则是在北陵湖旁的垂柳下我给她拍的。因为我爱好摄影,写字台的抽屉里经常保存价值不大的照片,一次整理照片时,把一些无用的照片让妻子烧掉。妻子调皮地说:“这两张照片烧不烧?”“那可不行”。说着,我把装有这两张照片的影集合上。但是,在我患病后决定自杀时,我把她的两张照片也烧了。潜意识中是想准备把她带来。
      在病中,我多次“翻阅”这些故事,时时责备自己,我不配做妻的丈夫,担心今后妻子将怎样生活下去。对自己进行了严厉的批判。
      结婚前夕,“她”给我邮来一件深赫色的女式衬衣,她深知我的审美偏好。我不喜欢原色,而比较喜欢用原色配合而成的综合色。对学术派别,主义之争,我反对相互攻击,我认为凡是存在的东西都有它的合理内核,应取人之长,为我所用。她很欣赏我对生活的某些观点。在我和妻旅行结婚前,不知出自什么动机,我建议妻穿上这件深赫色的衬衣。
      忧患危险把人连在一起。以往我对唐朝诗人元稹的“野蔬充膳甘长霍,落叶添薪仰古槐”。“诚如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只是字面上的理解,在病中我才有更痛切的理解。那时妻子经常夜班,我患病后妻子上下夜班我就不能接送了。她下零点班时每到半夜我就把屋内的灯打着,她到楼前时给她照亮。上零点班时,早晨我站在窗前期盼她按时下班。一次家人领我到市内看病,下午回来时为了上夜班她在厂门前下车了。半夜时,我执意要骑自行车接妻子,父亲怕我中途出走,也推着自行车跟着我。年迈的父亲已多年没有骑自行车了,黑灯瞎火的,骑上自行车没走多远就跌倒了。我哭着说:“爸爸,你回去吧,我不会走的”。我扶着爸爸爬起来,爸爸还安慰我:“没事,好多年没骑车了,我们推着走吧”。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常言说,病三分在治,七分在养。养包括心理调节,饮食调节,配偶、亲人及社会环境的综合作用。其中性伴侣的安慰至关重要。心理学家研究表明:服中药时,夫妻共同煎药,药效发挥得更好,处在恋爱期间的人很少感冒,伤口也要比其他人愈合得快。瓦西列夫指出:“正常的性生活对神经系统有益,可以镇静神经,改善睡眠,兴奋精神,提高生命力。性生活是正常人不可缺少的生理要求。它可以兴奋内分泌腺的活动,提高生命力。抑制抑郁情绪,许多青年男女患有癔病、贫血、神经衰弱等病,一旦结婚,很快不治而愈”。
      二战期间,德国的纳粹分子曾做过这样的试验,把两组男性俘虏丢到雪地里冻僵后抬回室内。两组都放在常温下,待苏醒后,其中一组配有性伙伴,让他们参与性活动,结果是参与性活动的那组身体恢复得好。
      弗拉赫指出:“容易抑郁的人通常对自己钟爱的对象倾注大量的感情和依赖性,因此,一旦受到对方的冷落——失去所爱的人的爱情和性兴趣——便会大大地刺激或强化他们的抑郁感”。性——抑郁的晴雨表,当抑郁症的配偶发现对方的性障碍时,要给予理解和安慰,对偶然激发的性兴趣的火花要及时点燃,并要及时看心理医生,是否患了抑郁症,及时发现抑郁症的益处是无法估量的。笔者用
  •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