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疾病大全 > 内科 > 神经内科 > 抑郁症 >

噩梦醒来——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述(7)

时间:2008-11-09 08:04来源:生物导航网 作者:bioguider 阅读:

 

  • 台上跳下,头颅粉碎性骨折,内出血,当即送命。
      “她是患抑郁症而消极自杀的,完全可以经医治免于死亡”。医生责怪其丈夫。
      “我哪里想到她是精神病啊!她也没有说哪里不好”。她的丈夫悲叹地说。
      台湾著名女作家三毛自杀的消息几乎是海内外家喻户晓,陈斌先生在《从三毛之死谈抑郁症》这篇文章中不无遗憾地说:自三毛丈夫荷西潜水发生意外、葬身海底后,三毛受到巨大的精神打击,加上步入更年期,病疾缠身,又无子女,精神空虚,缺少寄托,她看破红尘,常将“死”挂在嘴边,多次在与人交谈中流露出消极厌世自杀之念,可惜的是,与她接触的人缺乏精神医学知识,没有及时送她到医院医治,致使这位文坛巨星过早坠落。
      抑郁症所产生的后果是震撼人心的。那么,抑郁症有哪些主要症状呢?换句话说怎样发现和鉴别抑郁症呢?弗利德里希·弗拉赫博士指出:
      大多数人不会辩认抑郁症,因为他们不能确认它的症状是什么样的。有的重大变化跟抑郁症有关,但这些变化不见得在每个病例中都会全部出现。
      首先,抑郁症与睡眠障碍有关。大部分抑郁患者会注意到睡眠习惯被打乱,也许他们得花更长的时间才能入睡,也可能一夜之间醒来次数增多,睡眠更浅。也许他们在起身之前就早已毫无睡意了。入睡之前和早晨醒来之后那段漫长的不眠时刻是在问题与压力的煎熬中度过的。他们往往晚上害怕上床,找出种种措口熬夜,虽然自己并未意识到这点。他们也同样害怕展示在面前的白天。因此,任何有较严重的或长期睡眠不足的人,都应考虑患抑郁症的可能性。
      其次是性冲动与性功能降低。由于我们的文化对性交的技能特别重视,这一点尤其使第三型的人伤脑筋。这种情况可能意味着引起抑郁症的原因一定程度上也与性有关。通常它反映精力的普遍下降,或者将精力花去对付情绪消沉了,因此,当性兴趣淡漠时,必须考虑与抑郁症相关的问题。
      第三是与性冲动衰退密切相关的是食欲不佳,进食时正常享受感消失了,继而导致体重大幅度减轻。
      第四是抑郁症患者的主观体验有异于常人。即患者感知自己的感情的体验往往是消极的,如:“我身体内部到处都疼”,“我非常想哭,但哭不出来”,“我不容易掉眼泪,简直控制不住”,“我就是实实在在的不快活”,“以前喜爱的事现在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怕得要命”,“我烦死了”,“我做什么事都犹豫不决,下不了决心”,“我无法有效地集中精力,”“我只感到绝望”。
      第五是抑郁症患者严重地缺乏自信。抑郁的情绪主要来自缺乏自信,情绪与自尊心之间有密切联系。那些感到自己“没出息”、“没价值”、“无能”、“不配”等的人,事实上都有精神抑郁的成分,如不及时医治,便会跌致抑郁症的深渊,难以自拔。
      第六是心情抑郁的人有一种不愿与他人接触的情绪,即使对于平时很合群、很外向的人也不例外。这种厌恶社交活动的心情并不真正是一种要求孤独的愿望,他们往往为寂寞而感到痛苦,生怕被别人冷落。它反映的是对人际接触的恐惧,部分是由内心痛苦和自卑所造成的。此外,心情抑郁的人对别人一时大意或不怀好意的话的一种微妙的敏感心理,这也部分造成他们对人际接触的恐惧感。外向的生物能流全面减少,与他人打成一片的能力衰退,越发会引起这种恐惧感。
      弗拉赫博士还指出:
      当人们患的是急性抑郁症时,特别是当诱发事件很容易辩认时,他就能够敏锐地将这些主观变化联系起来,承认自己得了抑郁症。但当抑郁转入慢性,甚至到与人格特征相混淆的地步(当时我就是如此消极行事的,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当情绪无法跟原因联系起来时,要发现抑郁可就困难了。因此,看一个人是否患了抑郁症,光回答下列问题是不够的,我觉得如何?我的行为是如何发生变化的?还必须进一步考虑;我是否是那些容易产生抑郁的人?我所工作和生活的环境是一种什么样的环境?应该问问自己,我在过去的几年中是否经历过可能引起抑郁的事件,我是否被自己所爱的人抛弃过?有什么人去世了?工作中是否发生什么事情对我的自尊心构成威胁?
      某些事件可能造成一定程度的抑郁。例如,自己生活方面的重大改变,无论变好变坏——提升或者离婚,父母或孩子的死亡,青少年离家出走,退休,身体健康状况下降,经济困难、结婚、生孩子。当人们对这类事件感到突然并反应相当强烈时,急性的抑郁是不难察觉的。但是如果抑郁缓慢地露头,在几个月甚至几年中逐渐中剧,那么灵活性一点点丧失、失眠、疲惫、退缩,感觉迟钝等症状,便很难与起因相联系,要弄清原因也加倍困难了。
      笔者是39岁时患的抑郁症。患抑郁症的直接诱因是由于调转工作引起的。
      患抑郁症的远因应从1988年参加首批录用公务员(试点)考试谈起,那次考试我本已过了报考年龄,但却有幸遇到了“贵人”,破格同意我报名考试,并有幸在全区录用公务员考试中取得第一名。录取后我被分配到某街道办事处,自己感到不尽理想,暗下决心,一年试用期结束后,要凭自己的能力调出来,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为我后来患抑郁症埋下了隐患。
      试用期结束后,先后有两个单位与我所在单位商调我,由于种种原因,单位不同意我调走,使我产生了焦虑心理,有时谈起工作调动,就表现出特殊激动的情绪。当时一位同事就说我“精神不好”。我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现在回忆起来,那时的我把调转工作看得太重了。
      后来,又有一个我认为十分理想的单位商调我,这次我所在单位的领导同意了。组织部门对我进行了考核,并和我谈了话,但后来因种种原因这个单位没有去成,使我又一次受到了较大的刺激,这是我患抑郁症的近因。那段日子,觉得天几乎是阴沉沉的,做什么事都没兴趣。做事拿不定主意,犹豫不决,总想征求别人意见,患得患失,面临自己重又选择的两个单位,反复思考,反反复复,惟恐这步棋再瞳错了。
      当时自己并没有意识自己存在潜抑郁症(也称伪装抑郁症),认为工作调转完了心情就能好了。现在回忆起来,那时确实是病态心理,把调转工作看得太重了,现在权衡调转和不调转都无所谓,不把它看得太重,但遗憾的是当时自己并没有认识到这是一种病态心理。
      几经周折,工作终于调转成功了。只是在接到调令那天,仅高兴了一会儿。然后又陷入了忧郁之中,不知怎的,总感到有一种阴沉沉的感觉,机关同志们送我那天恰好下小雨,我告别词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心情和今天的天气一样阴郁”。晚上,要好的同事为我送行,席间总有一种我奈的感觉。席毕,同事们又到舞厅去玩,中途我就退场了。病染沉疴,木已成舟,即使追求的目标实现了,也无法调动欢快的情绪。
      从欢送会结束后的那天晚上开始,我就失眠,人在失眠时,极易思考问题,而愈思考问题就愈失眠,由此形成了恶性循环。一位领导的临别赠言:“头三脚难踢,希望到新的单位把头三脚踢好,要比在我们单位工作做得更好”。这本是极一般的话,然而对精神抑郁的我则特殊敏感。到新的单位,是否能把“头三脚”踢好?是否能做好工作?然后反复的审视自己。心情抑郁的人,往往用“放大镜”看自己的缺点,并对自己的缺点耿耿于怀。自己有“手颤”的毛病,所以字写得不好,尤其是自己是做文字工作的,字写的不好叫人笑话,形成了极大的思想压力,在到新单位报到前在家休息的几天,怀着一种压抑的病态心理在家反复的写字。妻子说:“你的字写了好几十年了,这三四天就能把字写好才怪呢”。由于经常思考自己的字不好,时时产生下意识动作,即不时地用手“划拉”字。由此又推及自己的其他能力,从而形成了“晕轮效应”,即认为自己什么都不行了。在没到新单位报到前,我就对妻子说,我估计到这个单位我干不好工作了。当时,以病态的心理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怀着抑郁的心情到新单位上班了。上班后,对新单位有一种十分陌生、无所适从和阴沉压抑的心理,接着又产生了一种后悔的感觉。对失去原来的工作特别惋惜,甚至是当别人问起我的工作单位时竟不愿意说,尤其是当听到别人说我原来的工作好,不应该调转时就更加后悔了,甚至有调回原单位的打算。有一天早晨竟去了原单位领导的家,走到半路自己又回来了,自己谴责自己,想调走的是你,想回来的也是你。想回去的真实用意就是认为只有原来的工作自己能干,其他工作自己都干不了了。现在看来,即使当时能回到单位,还做原来的工作,情绪也不会好的,因为是由于有病才认为自己干不了工作,而不是干不了工作有的病。当时有这样一种感觉:“既无回头路,又不能往前走”。在和一位朋友谈及自己的处境时说:“不死也得疯”。一天晚上,做了一场噩梦,我困在大海的孤岛上,背面是陡峭的山崖,前面是滔滔的大海。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这个梦真实地反映了我当时的心态。
      失眠、便秘,吃不下饭,没有劲,什么也不愿做,对什么事都没兴趣,晚上睡不着觉,思前想后,就认为自己不应该调转工作,自己真傻。回忆过去,全看自己的缺点,极度自卑。一次和领导到某企业检查工作,席间既无谈话的兴趣,又不想吃什么,还要尽量掩饰自己的情绪,象征性地挟一点菜。该企业的一名领导看出我的心情不快,悄声地问我是家里有什么事,我对他说是工作调错了,他说作什么工作都无所谓,关键是胜任就行。这句话又说到了我的“疼”处,当时我就认为自己没有能力,不胜任工作了。
      在我没患病之前(当时自己不认为自己有病),好多人对我的评价是“自信”,而现在自己陷入了严重的“自卑”中。自己多次地对别人讲:“10亿人口站排,我是最后一个”。“从马路上任意拽一个人就比我强”。当时好几个朋友鼓励我说:“全区40万人口,考公务员你考第一,怎么能说你不行呢?”当时我回答说:“我就是记忆力好点,其他什么本事也没有”。面对心理医生也是这样说。
      在病中,我曾对父亲说过这样的话:“我活了40年,仿佛是一场梦,现在梦才醒,我才认为自己没有能力”。我无数次地扪心自问:“我怎么才知道自己不行?怎么别人也没有认识到我不行呢?”在前文中笔者谈到,患抑郁症的人,几乎时时在反省自己,检查自己,可以说是在“灵魂深处闹革命”。我是因《关于职工教育的意见》这篇文章而被领导启用担任当时所在局的综合秘书的。当时写这篇文章时参考了一篇文章和一份文件。现在回忆起来那篇文章确实写得较好。在写这篇文章时也借鉴了别人文章的技巧。写文章参考、引证一些参考资料,借鉴一些技巧那是必然的,然而病中的我,却认为那篇文章是“抄袭”来的而自责,不承认自己有一定的写作能力。类似这样的事有很多,当回忆起这些事时,总是过分地看自己做的不妥的一面,看得少甚至不看自己做对的那一面。现在看来,严于律己,也该有度,过度则狭隘。
      客观地说,一个人做事都十分圆满几乎是办不到的,在生活中出现的事使人们都很满意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中国古代的一位大将军说过“人生失意者十之八九”。心理健康的人往往也思考失误,但不是时时思考,总结经验,接受教训就可以了。然而心情抑郁的人却是天天想,月月想,成年想,念念不忘。
      在病中,亲人、朋友、同事多次开导我。然而自己却认为,这些话不适用于我。那时就认为自己不行了。自己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也不想去医院看病,甚至有一种“愿望”,“病死”才好呢,或是期盼哪一天突然死去才好。在家人的催促下,才不得不到医院看病。
      我见到大夫的第一句话就说:“大夫,不怕你不高兴,你治不好我的病”。
      “为什么?”大夫反问我。
      “我是心病”。我回答说。
      “心病也得治啊,你是‘所愿不遂’,有时间我和你谈谈”。大夫又对我说。
      针对我的病情开了些药,在病历和诊断书上写的病名是“抑郁症”。
      当时看了大夫的诊断,我也不认为是病,而认为这个病名是他编的。
    (责任编辑:泉水)
  •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