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园 | 百科 | 下载 | 书库 | 仪器 | 展会 |人才 | 公司 | 网址 | 问答 | 论坛 | 注册 | 通行证登录 | English

生物行

生物行   进展 | 摘要 | 人物 | 医药 | 疾病 | 技术 | 健康 | 能源   生物航   供应 | 求购 | 公司 | 展会 | 要发布
论坛   神经科学 | 神经系统疾病 | 实验技术 | 求职招聘 | 器材试剂 | 文献检索 | 读书笔记 | 考试招生 | 软件使用
当前位置: 主页 > 疾病大全 > 内科 > 神经内科 > 抑郁症 >

噩梦醒来——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述(19)

时间:2008-11-09 08:04来源:生物导航网 作者:bioguider 阅读:

 

  • uo;。她说:“你回去上自习吧,妈没生气,只是心情不好”。
      孩子走后,她觉得孩子很懂事,自己想到如果自杀死了,么下这样懂事的孩子,不是太愚蠢了吗?想着,想着,又痛哭了一场,哭完以后觉得松轻多了,自杀的念头从那个晚上起消失了。过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的抑郁的心情就好转了。
      心理医生在抑郁症人中常常观察到抑郁症患者通常不能体验和表达政党的愤怒,相反,愤怒倒转过来“冲着自我”向内发泄。笔者在患病时,当回忆自己的“失误”时,痛打自己的嘴巴,甚至要把自己置于死地,为什么抑郁症患者这样痛恨自己,抑郁症患者也知道生命的可贵,自己想自杀,完全是“自己的失误”造成的,这就是抑郁症患者的逻辑。有些场合,情绪正常的人应该表示愤慨,这是完全恰当的反应,而心情抑郁的人即使在这种时候,仍然采取逃避的方式,也就是说,在本应对外发怒时,抑郁症患者也抑制了自己的发怒,反而把怒气转向自己。一次,两位同事对某事有感而发时,有意无意给我话听,如果一个情绪正常的人听后的反应应该是针锋相对,反唇相讥,或指袖而去,不予理睬。而我当时的心理感受是,任他们说去吧,我是一个连生命都不想要的人,我没有与他们抗争的勇气,认为自己是弱者,这对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来说是最痛苦的。也许那位同志自知失言,那句刺激我的话的最后一个词换了一个较柔和的词,但这句话却给人一种续貂之感。抑郁症病人是多么敏感啊,其痛苦也正在这里。
      心理医生在抑郁症病人中还观察到,一旦患者发泄怒气,诉说忧郁的心情或痛哭一场后,他的精力与自信心会同步增长。弗拉赫博士引用一位病人的话论述了这个问题:“开始就诊时我样样事情都不会干,精力集中不起来,无法有效地表达思想,一事无成,经过几星期治疗后,心中的无名火逐渐地释放出来。我常常攥紧拳头狠狠地捶打椅子的扶手。每次这样干罢,就觉得从压抑中获得一点解放,自信心也越来越强。”患者D自从那次抑郁情感的释放后,心情不知不觉就好转了。
      我的病把家人逼上了“梁山”,一次,姐姐结识了一位气功师,和她谈起我的病情,气功师答应给我治病。对游医、巫医、气功治疗历来我是不相信的,患病前,我相信气功可以锻炼身体,但对气功治病却持怀疑态度。我不愿意去,也是在家人的“逼迫”下,我才去看病。气功师为我发了功,实话实说,我是没有任何感觉的,让她看病,完全是一种无奈,但在她观察我病情时,有一句话我是记住了。她说:“在我的幻觉里,有一个瓶子,斜放着,没有摆平”。接着我母亲说:“是不是他父亲喝尊的瓶子?”气功师说不是。
      接着母亲向气功师介绍了我患病后,表现了对我父亲的极大反感。为什么呢?病中的我,极其自卑,认为自己无能,是来自遗传。我是赞成“天才”的观点的。前文中谈到,抑郁症患者以自我为中心画个圆,关系越接近圆心的亲人,否定值越大。在病中,我还向母亲追溯过我爷爷的能力。那时我对孩子也失去了希望。认为我不行,我的孩子也不会行的。一次孩子很晚还没有回来,妻子让我跟她一起去找孩子,当时几乎没有焦急的心情。如果孩子丢了也就没有牵挂了。
      1992年国庆节过后不久,母亲在街上碰到我一个多年没有来往的老同学×××。他向母亲打听我的情况,我母亲说:“别提了,他病了二年了”。说着,母亲流下了眼泪。他告诉母亲过几天来看我。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来了。不知为什么他没有问我的病情,也没有做我的思想工作,只和我谈了几个同学的近况。他告诉我,有一个同学被其单位开除了,限他在三个月内调出该单位,如调不走给开三年工资,让其自谋职业。
      我在家休病假,感觉是理不直,气不壮。我一直认为我无能,干不了工作,十分担心单位哪天会不要我。听完同学讲的这件事后,我有些轻松的感觉。×××走时,我也没有送他。只是站在窗前目送他,当他向我招手时,我又流下泪来。
      自从×××走后,家人也发现我情绪好多了。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病好了。梦中我见到科长了,我说想上班,但还是不愿意见人。科长说,我们组织各单位汽车在铁东运垃圾,你每天去铁东给运垃圾车记个数,记完后愿意回单位就回单位,愿意回家就回家。醒来后,这个梦我和谁也没说,我怕说破,这说明我已有了希望,只要有希望,就能驱走抑郁之魔。
      在我的生活中,有几次梦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知青岁月的一个梦:那时,我在青年点食堂担任伙食长。一年初冬,知青都到水利工地出工去了,没人在食堂吃饭,我也决定到工地去劳动。头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在去工地的路上,有一辆马车翻了,把我刮倒了。在我骑自行车去工地的路上,正巧碰上一辆马车,此段又是一段较窄的上坡路,此时,我想起昨晚的梦,于是,我就下车了。由于是上坡路,车老板使劲地甩着鞭子,马一使劲,把里套拉断了,由于惯性,马向外一闪,车翻到沟里。多亏昨天晚上那个梦提醒我下了车,否则,我有被马车刮了的可能。
      在报考公务员紧张复习的日子里,我也做了一个梦,梦到我考第一。梦醒后我对谁也没说,我期待着我能考第一。我果真考了第一。
      这次,我又做了一个好梦,我期待着。
      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人在睡眠时由于超我监督的松驰,被压抑的冲动和愿意乘机混进意识,就成为梦。
      梦是思考在睡眠中的继续,梦是愿望的满足,这是弗洛伊德对梦的研究的重要发现。在患病后期,我已承认自己有病了,在内心深处也有如果能好该有多好的想法,但那时却认为自己不会好的。可是梦给我带来了希望,带来了愿望的满足。
      弗洛伊德还指出:精神病的第一次发作,通常与恐怖的梦有联系,并且焦虑的核心意念与此病有关。在前文中我已谈到在患病之初,我做了一个梦,前面是大海,后面是高山,进退维谷,觉得自己无路可走,是抑郁症的典型特点。当抑郁症患者能看到一点希望时,病愈的希望就不远了。果然,×××走后不久,病就好了。
      病愈后,姐姐来看我,她听了我的病愈过程,也觉得不可思议,病愈竟是一个早晨的事。她思前想后,忽然想到气功师幻觉中那个没有摆平的瓶子,与来看我的那个老同学的名字×××谐音同音,“假的摆平了,其实是没有摆平”。这个巧合,也许同我的病愈没有任何关系,这里仅供专家学者研究。
      康德说:“疯子是在清醒状态中的做梦者”。克劳斯说:“精神病是神志清醒时的梦”。肖彭豪尔称:“梦是短时间的精神病,而精神病是一个长久的梦”。
      弗洛伊德在《梦的释义》中指出:“对于承受身体和心理痛苦折磨的人来说,梦给予他们已被现实否定的事物、才智、身体健康和幸福;精神病者也是如此,他看到了幸福、显赫和富有的鲜明形象,假想的拥有财产和愿望的想象性满足是往往构成谵妄的主要内容,而它们的破灭或否定确实是精神病的一个重要原因。失去爱子的母亲在谵妄中体验到母性的快乐;忍受着命运挫折的男子相信自己极为富有;而遭遗弃的女孩把自己看得温柔可爱”。
      凡是存在的东西都有其合理的内核。由此,我想到有些特医看病,所看对象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可能有精神疾病,治疗的方法如果对身体没有损害,如果患者相信特医,所谓“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治好某些精神疾病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特医也有他的“信则灵”的土壤。
      在写此书时,一次,我看到由邢莉、易华编著的《草原文化》一书,书中介绍了治疗抑郁型精神疾病的方法。
      草原民族心地开阔,性情豪爽,能歌善舞。原始萨满医术也反映了这一点。他们常用歌舞形式进行医疗活动,这就是安代疗法。
      安代病起源于精神或心理不适,分为两种:缠魔安代病和失恋安代病。前者主要指抑郁型精神病;后者主要指所思不遂,抑郁成疾。治疗的时候,先让病人披发坐在房子或空地的中央,由萨满领着一群舞者持彩巾绕病人边舞边唱,激起病人也想参加舞蹈的欲望,直到病人情不自禁地和大家跳起舞来。这种独特的安代疗法由古代一直流传到明清而不衰。这种安代舞韵律优美,唱词生动感人,通常能吸引众多的人参加。当舞蹈结束时(有时是通宵达旦),不管是缠魔安代或失恋安代,精神状况都有明显好转。
      现代的精神卫生医院治疗精神疾病也采用音乐治疗这一方法。笔者在某精神卫生中心体验生活也看到采用音乐治疗的方法。
      笔者大胆地设想,在对抑郁症进行心理治疗时,设想些偶像,设法给抑郁症患者制造些希望,对于有些梦进行有利于病愈的解释,有可能会收到事半功倍之效的。
      在我病愈那天,妹妹兴奋地说:“是我在灵隐寺给我哥烧香许愿好的吧”。我听后一笑,也没有留意。因为烧香许愿是不能治病的。一个好事的朋友问我,听说你病好那天就是你妹妹给你烧香那天。我说,我妹妹出门是给我烧香了,但是哪一天烧的我没问。那位朋友说,你回去问一问。回去问后,果然是10月25日那天。因为是星期天,妹妹记得特别清楚。可见那时,亲人为我的病愈几乎是想尽了一切办法。
      抑郁症作为一种精神疾病,既然是精神与神经方面的疾病,那么幻想、幻听、幻境、异像、异语、异事等等这些精神病学中常见的病理特征也同样见怪不怪地多发于抑郁型患者当中,而这些异象特征,又往往间接而神秘地反映着患者病情的轻重,病愈的急缓,治疗的难易,也有的暗示出患者的病因、康复的机缘,甚至是他的状态等等,这一点不容忽视,这启示着人们如何更细心地去观察、看待、对待患者,如何去全面利用内因、外因引导解脱那些本该自然的灵魂。
    第九章 轻舟已过万重山(1)
     --抑郁症患者变化的机遇
      在病中,我的姐姐曾和家人说过这样的话:“有人说,这种病如果好了,更懂得人情,更明白事理,更加成熟”。当时,我对这句话仅是一听了之,并不相信,但这句话我是记住了。
      病愈后,我觉得我获得了巨大的内省力,好象自己通过患病过程,全面掌握了“内省法”。“内省法”是心理学的专用术语,是心理学的研究方法之一。也是构造心理学派的基本方法。是通过内省即自我观察的陈述来研究心理现象的方法。内省法这个概念,创始于中古时期的天主教奥古斯丁(354-430年)。他认为心理是主观自生的内部体验,别人无法直接认识,只能通过被试者的内部反省或报告,才能被人了解。这是中古时期教父心理学的神秘主义研究方法。现代科学的心理学也需要应用内省法,即自我观察。但必须和客观观察法相结合才有积极意义。
      抑郁症患者在病中,时时刻刻地在用内省法消极地观察自己。不管他是否知道这个词汇,但在实践中他已这样做了。一位哲学家说过:“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化”。抑郁症患者病愈后,就会用积极的内省法观察自己。这种全面的内省,无异于一次心灵的洗礼。病愈后,我似乎产生了一种饱经风霜,“惯看秋月春风”的气度。在人生的旅途上,我好像是卸下了重载的轻舟,进入了坦途,在历尽艰险重履康庄的快感;经过艰难岁月,摆脱痛苦之后突然迸发出一种激情。对人生道路上的困难和挫折的认识有一种“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觉。我的眼前,是一片坦荡,没有障碍了。我把“当我无法改变现实的时候,我要改变对现实的态度”作为我的座右铭。一位同学看到我的变化感慨地说:“你给我的感觉不是病刚好,而是大学刚毕业”。恩格斯在谈到人类社会发展时指出:“没有一种巨大的历史灾难是没有历史的进步来作为补偿的”。人类中许多传染病也是这样,如麻疹、天花,当人们患过某种传染病后,望洋兴叹会再患这种病了,医学上称之为“免疫力”。有研究资料表明:抑郁症也是具有“免疫力”。病愈后,笔者曾有感而发,写篇散文名曰《从潘多拉的箱子谈起》,在此文中,我深有感触地说:“无论自然科学多么发展,社会多么进步,人生的困难和灾难是无法消除的,人们应当锻炼自己承受多种灾难的能力。虽然潘多拉犯了一个大错误,她把灾难之魔放了出来,但她也把希望之魔给我们留下了。即使患了抑郁症,也给自己提供一次'变化的机遇'。弗拉赫博士指出:'在个人生活中,任何
  • (责任编辑:泉水)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